第3208章 伴生圖騰

聖城內居然擁有兩名十六翼熾天使,而且烏列比米迦勒更早迴歸聖城,他達到十六翼境界比新崛起的米迦勒更早!

這個烏列在聖城中極少發表言論,更心甘情願站在米迦勒強勢的光輝之下,誰能想到他也是一位十六翼熾天使!!

七位大天使長,果然每一位大天使長都不凡!

“他能處決我,我不能處決他,如果你們真的敬重未知,敬重新的法系,那就應該在我被他拋入地獄的時候現身拉我一把,而不是……而不是……”莫凡深呼吸着,他的腦海浮現出那個在泥潭中面容腐爛的人。

救自己的人,不是這些熾天使,而是一位來自黑暗位面的墮落天使。

莫凡不會因爲自己眼前多了兩名熾天使便因此放過米迦勒,他根本就不需要向世人證明什麼,他要的僅僅是讓米迦勒殘害自己身邊人的罪魁禍首血債血償!!

“我們有我們的苦衷,你一意孤行,我們只能以戰爭來終結此事。”烏列開口說道。

說完之後,烏列向雷米爾示意,而雷米爾也點了點頭,他高高的舉起了右手,突然猛的握緊,可以看到一股氣息朝着天空聖城卷去,很快一片片華麗的金色流星落向這聖城廢墟之中……

越來越多金色的流星,化作了一場震撼無比的金色流星暴雨,那些人全部都是聖城的武裝力量,數量比人們預想得還要多,甚至那些看上去像是普通聖城居民的民衆,竟然也隱藏着聖職,他們在雷米爾的命令下統統飛落到這聖城廢墟戰場之中。

一時間聖城廢墟變得金光閃耀,一支又一支聖城衛軍沿着那些只剩下痕跡的大道鋪開,由高空往下望去去,這裏就好像一片閃爍着金色光芒的星河,所散發出的氣息前所未有的強烈!!

聖城真正的底蘊,也在此時徹底展現,雷米爾、拉斐爾、烏列這三位熾天使顯然不會輕易的向莫凡妥協,即便莫凡達到了一個半全能法神的境界!

“雷米爾!”葉心夏走來,那張面容冰冷憤怒。

她的身旁,所有的封號騎士已經迴歸,包括那頭被奴役的金耀泰坦巨人,其屹立在葉心夏和衆位封號騎士的後面。

光明龍咆哮着,它揮動着翅膀,落在了大天使長雷米爾的身後,其體型與金耀泰坦巨人相若,一時間兩大古老生物隔着一片殘恆斷壁冷冷對峙着!

“你要違反協議?”葉心夏質問道。

話音還未落下,聖城千穿百孔的平原上響起了整齊的戰歌之聲,神女峯女侍隔着十幾公裏吟唱起了帕特農神廟的血戰之歌,可以聽見那氣勢磅礴又充滿鬥志的旋律涌入到聖城之中來,像是一支無畏鐵血軍隊已經襲來。

浩浩蕩蕩的神廟大軍終於駛來了,他們行軍的速度非常快,短時間內就盤踞在了聖城之外!

聖城的城牆已經成了擺設,兩大軍團都充滿着神聖氣息,一邊是完全的金色,另一邊卻是由金色、銀色、藍色三種色彩交織而成!

“我們不會允許莫凡再殺死一位大天使長,這是聖城最後的底線,哪怕是血流成河!!”雷米爾義正言辭的道。

“我們只要你留着米迦勒的性命,他不爲他自己,他爲的是聖城。”烏列鄭重說道。

……

冰雪紛飛,穆寧雪將趙滿延從米迦勒的青衣大軍中解救了出來,圖騰玄蛇、霸下、月蛾凰共同隨着穆寧雪飛落到了大地聖城中。

穆寧雪站在了莫凡同側,舉着劍指向了大天使長拉斐爾。

儘管一言不發,但穆寧雪的戰姿很明顯了,只要他們敢對莫凡出手,穆寧雪一定將他這位十四翼熾天使也給斬了!

“凡哥!!”

忽然,高空中傳來了一聲高呼,就看見海東青神載着一個青年飛來,那人迫不及待的從空中躍了下來,穩妥的落在了莫凡的身邊。

莫凡皺起了眉頭來。

他可不希望這傢伙捲入進來。

倒不是感情的問題,而是張小侯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在中國擁有軍銜的。

“中國軍方,呵呵,難道國家也想涉足這場魔法紛爭了嗎??”雷米爾看了一眼來人,正是張小侯。

雖然張小侯沒有穿着軍裝,但雷米爾現在對莫凡身邊的人極其清楚。

張小侯是軍人,代表着的是國家。

而國家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干涉魔法公約中產生的鬥爭的,哪怕是巨大的變革,國家都不能參與,何況是國家的軍隊!

國家就是國家,魔法就是魔法,莫凡對國家有貢獻,那是國家的事情,跟聖城和魔法協會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們中國要爲莫凡一人違反國約,很好,我們聖城和其他歐盟國拭目以待!”拉斐爾臉色冷青道。

“小侯,你不要踏進來,這是我們之間的戰爭,和國家無關。”莫凡阻止了張小侯。

一旦上升到了國戰層面,牽連的人就不僅僅是魔法組織,那些普通人也都會受到波及,莫凡很清楚這一點。

“凡哥,你放心,我不是來引動世界大戰的。國家不能干涉,國家的軍隊也不會染指,但我們不會袖手旁觀,任由你在歐洲受這些人的欺凌,這個給你!”張小侯遞給莫凡一樣東西。

莫凡有些疑惑,伸出手來去接時,立刻感受到一股源源不斷的能量涌入到自己的手掌心裏,並從手掌處迅速的凝聚到了額頭上!!!

額處,一道青痕豁然浮現!

那是一條龍紋,修長的身軀蜿蜒成一個墜子的形狀,隨着莫凡吸收着張小侯遞來的器皿中的泉水,那額紋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熾盛!!!

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那是與自己靈魂伴生的養分啊,它等於是另一個自己!

“小泥鰍……”

莫凡無法抑制住內心的喜悅!

自從魔都一戰後,小泥鰍幾乎都處在一種沉睡的狀態,儘管依舊爲自己提供修煉的養分,可莫凡感覺不到小泥鰍的魂,自從踏上魔法道路以來,莫凡都沒有這種失落感,尤其是關押在聖城中那種孤獨,很大程度上都因爲小泥鰍的沉寂!

現在,小泥鰍在復甦,他在自己額前,自己能夠感覺到它的情緒,亦如自己從小陪伴的摯友,它因爲自己的處境而憤怒,它正在不遠千里的飛來!!

“國家不能干涉,國家軍隊不能動身,但國獸不受這個約束。凡哥,這是邵鄭議長和華軍首極盡所有的國家資源爲你收集到的散落在各地的地聖泉,雖然不是所有,應該可以再喚醒一次你的伴生圖騰。”張小侯神采飛揚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