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7章 創造法神境界

...

風的禁咒、水的禁咒、光的禁咒、冰的禁咒由火的禁咒、雷的禁咒、暗影的禁咒、土的禁咒衍生,衍生之後八系禁咒所形成的禁咒之籠完全就是將時空給鎖住了!!!

次元魔法的誕生,是源自於那些可以破開時空的禁咒之法,所以那鎖住天地的時空之籠正代表着次元之力,可以看到莫凡本身就具備的銀色空間、虛無混沌、召喚之門在時空之籠上浮現,而給世界帶來一片沉寂的音系禁咒竟然也在悄然衍生……

兩大類魔法的所有禁咒!!

以時空之籠,以元素之融的方式出現在這聖城之下,假如米迦勒是魔法天父的使者的話,此時此刻莫凡齊聚着十二個系的禁咒便宛若是魔法之神的親臨!!!

可惜,莫凡自知境界還不夠高,而且他也無法演化白魔法和其他黑魔法,不然他真的可以給米迦勒好好演示一下什麼才是正統的魔法,什麼才是魔法的至高奧義!!!

...

這十二個系的禁咒,即便是衍化融合而來,其威力也已經遠超任何單系的禁咒之巔了,當莫凡完成這些禁咒的全融合之後,他的那雙眼睛不再神芒閃耀,也不再是虛無縹緲,他的瞳孔恢復成了他本來的黑褐色,平靜的就像是一個沒有接觸過任何法術的凡人……

時空之籠,正在寧靜的壓縮,從原本足以將這整片幾百公裏的天地籠罩進去的可怕範圍變成了一個小小的區間,就在米迦勒的頭頂之上,似昏暗舞臺中的一束垂直的聚光燈那般。

只是這時空之籠可沒有聚光燈那麼溫暖,那麼閃耀,它就像是將米迦勒從這個世界給隔離了,人們可以看到米迦勒,米迦勒自己卻瞬間被關入到了一個位面的背面,所能夠看到的竟然是無窮無盡的毀滅塵埃在他所處的位面之背中飄揚……

遠處的星河,近處的天隕,位面次元中亙古不朽的生物,都在米迦勒的眼中化爲了塵埃,而米迦勒自己也感受到了那真正的泯滅之力正在靠近自己,正在瓦解自己的天神之力!!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他違背了天法,而我遵循法則,該灰飛煙滅的是他,不是我米迦勒!!!”米迦勒在位面之背中陷入了惶恐!

十二個系的禁咒!!

莫凡怎麼可能達到那種神明境界!!

他可以輕易的將自己這樣一個人間天使拋到位面之背,拋到這充斥着毀滅的次元裏,讓自己在這裏自生自滅……

明明他才是惡魔!!!!

……

“啊啊啊啊!!!!!!!!!!!”

寂靜的聖城裏忽然響起了米迦勒撕心裂肺的叫聲。

這叫聲令聖城幾十萬人同樣惶恐不安,那是因爲他們不久前也感受到了莫凡的時空之籠,這意味着只要莫凡願意的話,這聖城幾十萬人也將全部被那十二系禁咒給洗禮,和米迦勒一樣直接拋到一個未知的毀滅次元裏……

只是,莫凡已經可以操控禁咒之籠了,甚至可以讓一個原本毀天滅地的十二系禁咒化爲一陣風那般柔和,柔和的摧毀一名十六翼熾天使的所有意志力!!

然而屹立在聖城下的莫凡,無論多麼平靜,無論身上是否跟凡人一樣沒有一絲絲聖輝,他所達到的境界都令所有苦修魔法的人感覺到不寒而慄!!!

他已經可以衍生那些不曾修煉的魔法系了。

這意味着再給他一些時間,白魔法所有的力量他都會掌握。

用不了多久,黑魔法全部的契約也將成爲他全能法神的一部分!

“所以這才是融合法門的真正奧義……我真是該死,沒有守護好真正的神。”天空聖城,莎迦看到這一幕後突然更加悲傷欲絕,竟然掩面而泣。

她錯失了一個多麼偉大的人!

融合的下一個境界便是創造,試想每一個魔法師在學習之處就可以使用所有魔法系,這將給人類的魔法文明帶來一次怎樣的飛躍??

融合魔法,這本應該傳授給所有人的啊。

用不了幾年,一定會有天才領悟到莫凡如今這個境界,以融合爲衍生,衍生後再創造,只要掌握了那個真諦,所有人都可以成爲全系法師,所有人都可以啊!

那是何等輝煌的時代!!!

不再侷限於覺醒石,不再是執着於某個單系,人們可以選擇自己擅長的力量走得更高更遠,也可以更合理的分配魔法資源……

……

時空之籠兀然關閉,米迦勒背後的十二對翅膀已經全部粉碎了。

米迦勒也不愧是人間最強大的天使,他拼勁了所有的力氣,揮斷了所有的翅膀,最終還是從莫凡的十二系禁咒中逃脫了出來。

他頭髮散亂,臉色蒼白無比,身體更是連站都站不穩了。

“沒有了翅膀,你也就是個凡人,你的眼界,你的心胸,並不適合做這個世界的至高主宰者。”莫凡走向了米迦勒,整座聖城突然間淪陷到了一場可怕的元素風暴中。

所有的廢墟被攪到了半空,就像是莫凡踩過的地方,必定會沉陷那般,米迦勒感受到了一股強大到難以抗衡的氣勢,壓得米迦勒呼吸都困難了。

米迦勒往後退去,他還沒有徹底喪失戰鬥力,他開始施展各種魔法,每一種法門都源自於聖城古老祕法,每一次洗禮都達到了禁咒級別。

莫凡穿過這些魔法硝煙,儘管還沒有達到冷月眸妖神的那種“絕對瓦解”的境界,但莫凡已經可以一拳打碎許多禁咒之力了,尤其是米迦勒現在已經沒有一隻翅膀了。

每一隻翅膀都令他多一分聖力,他現在虛弱無比。

“我不適合,難道你適合嗎??”米迦勒怒道。

“我沒說我適合,但我有廢除你的……實力!”莫凡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勝得了我,卻勝不了聖城,你只是有廢除我的實力,卻沒有廢除聖城的實力,好好看一看你的身後!”米迦勒突然大笑了起來。

莫凡轉頭看去,看到了幾個人站在那裏。

他們也不知何時出現的,躲過了自己的感知。

但這幾個人莫凡都認得,他們分別是雷米爾、拉斐爾與烏列三大天使長!

聖城有七位大天使長啊,自己都差點忘記了!

“莫凡!你不能剝奪米迦勒的天使之職!”雷米爾怒道。

雷米爾十二翼豁然展開,彰顯出聖城執掌天使的威嚴,這個傢伙似乎遠比看上去的要強大,即便他只有十二翼!

“莫凡,你與米迦勒的鬥爭,我們其他大天使長都未插手,因爲我們敬重未知的同時,也不能輕易的廢除原本固有的規則,我們只能選擇靜觀其變。”拉斐爾緩緩開口說道。

“你可以代表新的神明,創立新的法門與新的法系,我們也可以向世人宣佈米迦勒在走一條錯誤的道路,但你不能殺死米迦勒。”烏列也開口道。

拉斐爾與烏列兩人也同時展開了天使之翼,可以看到拉斐爾擁有整整十四翼,比雷米爾還高出一個級別。

而烏列更加誇張,他竟然與米迦勒是一個級別的熾天使,擁有的是十六翼!!

第3208章 伴生圖騰

聖城內居然擁有兩名十六翼熾天使,而且烏列比米迦勒更早迴歸聖城,他達到十六翼境界比新崛起的米迦勒更早!

這個烏列在聖城中極少發表言論,更心甘情願站在米迦勒強勢的光輝之下,誰能想到他也是一位十六翼熾天使!!

七位大天使長,果然每一位大天使長都不凡!

“他能處決我,我不能處決他,如果你們真的敬重未知,敬重新的法系,那就應該在我被他拋入地獄的時候現身拉我一把,而不是……而不是……”莫凡深呼吸着,他的腦海浮現出那個在泥潭中面容腐爛的人。

救自己的人,不是這些熾天使,而是一位來自黑暗位面的墮落天使。

莫凡不會因爲自己眼前多了兩名熾天使便因此放過米迦勒,他根本就不需要向世人證明什麼,他要的僅僅是讓米迦勒殘害自己身邊人的罪魁禍首血債血償!!

“我們有我們的苦衷,你一意孤行,我們只能以戰爭來終結此事。”烏列開口說道。

說完之後,烏列向雷米爾示意,而雷米爾也點了點頭,他高高的舉起了右手,突然猛的握緊,可以看到一股氣息朝着天空聖城卷去,很快一片片華麗的金色流星落向這聖城廢墟之中……

越來越多金色的流星,化作了一場震撼無比的金色流星暴雨,那些人全部都是聖城的武裝力量,數量比人們預想得還要多,甚至那些看上去像是普通聖城居民的民衆,竟然也隱藏着聖職,他們在雷米爾的命令下統統飛落到這聖城廢墟戰場之中。

一時間聖城廢墟變得金光閃耀,一支又一支聖城衛軍沿着那些只剩下痕跡的大道鋪開,由高空往下望去去,這裏就好像一片閃爍着金色光芒的星河,所散發出的氣息前所未有的強烈!!

聖城真正的底蘊,也在此時徹底展現,雷米爾、拉斐爾、烏列這三位熾天使顯然不會輕易的向莫凡妥協,即便莫凡達到了一個半全能法神的境界!

“雷米爾!”葉心夏走來,那張面容冰冷憤怒。

她的身旁,所有的封號騎士已經迴歸,包括那頭被奴役的金耀泰坦巨人,其屹立在葉心夏和衆位封號騎士的後面。

光明龍咆哮着,它揮動着翅膀,落在了大天使長雷米爾的身後,其體型與金耀泰坦巨人相若,一時間兩大古老生物隔着一片殘恆斷壁冷冷對峙着!

“你要違反協議?”葉心夏質問道。

話音還未落下,聖城千穿百孔的平原上響起了整齊的戰歌之聲,神女峯女侍隔着十幾公裏吟唱起了帕特農神廟的血戰之歌,可以聽見那氣勢磅礴又充滿鬥志的旋律涌入到聖城之中來,像是一支無畏鐵血軍隊已經襲來。

浩浩蕩蕩的神廟大軍終於駛來了,他們行軍的速度非常快,短時間內就盤踞在了聖城之外!

聖城的城牆已經成了擺設,兩大軍團都充滿着神聖氣息,一邊是完全的金色,另一邊卻是由金色、銀色、藍色三種色彩交織而成!

“我們不會允許莫凡再殺死一位大天使長,這是聖城最後的底線,哪怕是血流成河!!”雷米爾義正言辭的道。

“我們只要你留着米迦勒的性命,他不爲他自己,他爲的是聖城。”烏列鄭重說道。

……

冰雪紛飛,穆寧雪將趙滿延從米迦勒的青衣大軍中解救了出來,圖騰玄蛇、霸下、月蛾凰共同隨着穆寧雪飛落到了大地聖城中。

穆寧雪站在了莫凡同側,舉着劍指向了大天使長拉斐爾。

儘管一言不發,但穆寧雪的戰姿很明顯了,只要他們敢對莫凡出手,穆寧雪一定將他這位十四翼熾天使也給斬了!

“凡哥!!”

忽然,高空中傳來了一聲高呼,就看見海東青神載着一個青年飛來,那人迫不及待的從空中躍了下來,穩妥的落在了莫凡的身邊。

莫凡皺起了眉頭來。

他可不希望這傢伙捲入進來。

倒不是感情的問題,而是張小侯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在中國擁有軍銜的。

“中國軍方,呵呵,難道國家也想涉足這場魔法紛爭了嗎??”雷米爾看了一眼來人,正是張小侯。

雖然張小侯沒有穿着軍裝,但雷米爾現在對莫凡身邊的人極其清楚。

張小侯是軍人,代表着的是國家。

而國家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干涉魔法公約中產生的鬥爭的,哪怕是巨大的變革,國家都不能參與,何況是國家的軍隊!

國家就是國家,魔法就是魔法,莫凡對國家有貢獻,那是國家的事情,跟聖城和魔法協會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們中國要爲莫凡一人違反國約,很好,我們聖城和其他歐盟國拭目以待!”拉斐爾臉色冷青道。

“小侯,你不要踏進來,這是我們之間的戰爭,和國家無關。”莫凡阻止了張小侯。

一旦上升到了國戰層面,牽連的人就不僅僅是魔法組織,那些普通人也都會受到波及,莫凡很清楚這一點。

“凡哥,你放心,我不是來引動世界大戰的。國家不能干涉,國家的軍隊也不會染指,但我們不會袖手旁觀,任由你在歐洲受這些人的欺凌,這個給你!”張小侯遞給莫凡一樣東西。

莫凡有些疑惑,伸出手來去接時,立刻感受到一股源源不斷的能量涌入到自己的手掌心裏,並從手掌處迅速的凝聚到了額頭上!!!

額處,一道青痕豁然浮現!

那是一條龍紋,修長的身軀蜿蜒成一個墜子的形狀,隨着莫凡吸收着張小侯遞來的器皿中的泉水,那額紋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熾盛!!!

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那是與自己靈魂伴生的養分啊,它等於是另一個自己!

“小泥鰍……”

莫凡無法抑制住內心的喜悅!

自從魔都一戰後,小泥鰍幾乎都處在一種沉睡的狀態,儘管依舊爲自己提供修煉的養分,可莫凡感覺不到小泥鰍的魂,自從踏上魔法道路以來,莫凡都沒有這種失落感,尤其是關押在聖城中那種孤獨,很大程度上都因爲小泥鰍的沉寂!

現在,小泥鰍在復甦,他在自己額前,自己能夠感覺到它的情緒,亦如自己從小陪伴的摯友,它因爲自己的處境而憤怒,它正在不遠千里的飛來!!

“國家不能干涉,國家軍隊不能動身,但國獸不受這個約束。凡哥,這是邵鄭議長和華軍首極盡所有的國家資源爲你收集到的散落在各地的地聖泉,雖然不是所有,應該可以再喚醒一次你的伴生圖騰。”張小侯神采飛揚的說道。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