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2章 黑暗判官

似一個黑色巨大的瀑布,本可以沉淪數以萬計的生靈,但那一隻只飢餓的魔爪,卻統統拽住了莫凡的魂魄,正興奮癲狂,正迫不及待的要讓他成爲這痛苦鍋爐中的一員!!

往下望一眼,已經令人感覺魂飛魄散。莫凡第一次沒有了直視的勇氣,那還有一點點人間視線的眼睛,忍不住想要再多看幾眼,多看幾眼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多看幾眼這些令自己戀戀不捨的人……

總是把可以爲之獻出生命埋在心裏,做好那個萬全的心理準備,可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竟然這樣難以割捨。

終於,最後有色彩的視線消失了……

連另一只眼也看不見了。

自己不再擁有那具備生命活力的身軀,也將不再擁有純淨的靈魂,即將面對的是一個麻木惡臭的位面,永遠沒有安寧的日子!

下沉。

繼續下沉。

似一個冰冷發臭的湖,在關閉自己的氣門,在凍住自己的心臟,在堵塞自己的血管,這大概就是只剩下一個靈魂的感覺,死亡卻還存在着。

在黑暗遊廊的時候,莫凡有聽一些人說過,第一次進入煉獄裏,人會一直往下沉,經歷好很多個不同狀況的煉之層,雖然每一個煉獄之層都有不一樣的“風景”,但那份折磨與崩潰都是一致的,每當你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極限的時候,每當你覺得應該結束的時候,下面還有……

莫凡閉上了眼睛。

他想要給自己一些心理暗示,好讓自己有勇氣去面對接下去要發生的。

可突然莫凡腦海裏浮現出無數過往的畫面,那些溫暖的,那些寧靜的,那些刻骨銘心的,那些喜極而泣的……

像是記憶的紙片。

正被狠狠的捲入到了攪碎機械裏。

遺忘!!

自己正在遺忘!!!

莫凡猛的睜開眼睛,他幾乎本能的去掙扎!!

黑暗煉獄什麼都可以奪走,自己可以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折磨成一個麻木的骷髏,更可以讓自己化爲一個沒有秉性沒有憐憫的魔鬼,就是不可以奪走自己的記憶……

他不要遺忘任何人。

更不要遺忘任何與他們在一起時被觸動的每一個瞬間。

他只有這麼一個乞求!!

莫凡本以爲自己經受得起任何煉獄的拷打,但僅僅是這第一個環節,便讓莫凡徹底崩潰了!!

這還只是開始,還有那麼漫長的幾百年、上千年,如果沒有這些自己珍藏的過往,沒有那些可以癒合自己創傷的笑容,沒有了屬於自己的記憶,自己要拿什麼來渡過那可怕灰暗永無光明的歲月!!

莫凡開始瘋狂的掙扎,似一個溺水者那般。

他難以從容。

原來自己這般懦弱。

那些美好從他腦海裏抹去就已經無法承受了。

他想要往上游,可怎麼使勁,他都在以一個平緩的速度沉下去,一些可怕猙獰的面孔逐漸塞入自己視線,一些尖銳的笑聲充斥在自己腦海……

莫凡開始憤怒,憤怒的對這些嘲笑自己的東西揮拳。

那些東西快速的逃走,但沒過多久又會飛回來,繼續嘲弄着莫凡。

莫凡開始感覺到無助與痛苦,他開始忘記自己珍惜的一切,他開始忘記自己爲什麼活着,開始忘記自己是誰……

最終,他精疲力竭。

閉上眼睛,一點一點的下沉,與一顆骯髒砂礫墜入泥湖中沒有任何區別。

“咚。”

有什麼東西頂住了自己的背。

莫凡意識到自己抵達第一個煉獄層底部了,他茫然的環顧四周,臉上沒有了喜怒,縱然情緒裏還有一絲絲不甘,可他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爲什麼不甘了,唯有那揪心的痛還在……

還在深淵泥沼裏啊?

可爲什麼不再下沉了呢?

莫凡正充滿疑惑時,莫凡忽然感覺到自己背上的物體正在將自己往上託。

身體開始往上浮,之前莫凡無論怎麼掙扎,身體都在下沉,但不知碰到了什麼物體,這個物體卻將自己託了起來,讓自己身體終於向上了一點。

莫凡身體不能翻轉,他只能夠很努力的扭着腦袋往自己背下面看,想知道是什麼在託着自己,是什麼力量可以強大到讓自己上浮……

一隻手!

莫凡看到了一隻手!

那只手的主人全身都幾乎被深淵淤泥被侵蝕的腐爛了,可他依舊用那一隻手託着自己。

他只有一隻手,另一只手是斷去的。

莫凡腦袋嗡嗡作響,依稀記得自己看到人間的最後幾個畫面裏,就有一個在廝殺中失去了一隻手臂的人,可自己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你下不下地獄,由我說的算!!”

“我才是煉獄的黑暗判官!!!”

這個腐爛的人怒吼道,他的雙眼是這個地獄深淵裏唯一綻放出光輝的物體,他的臉都沒有了,剩下枯骨,他的背部有許多斷掉的翼骨,同樣沒有了羽皮。

他託着自己,不斷的向上,不斷的向上浮……

地獄深淵裏的一切都是下墜的,唯有這個人在託着自己往上!!

“呃呃呃呃呃!!!!!!”

那些猙獰的鬼怪似乎不願意讓莫凡離開,它們羣涌而至,瘋狂的撕咬着身軀已經這個人還黏在身上的皮肉,甚至啃着他的骨骼!

“給我滾開!!!”

那人咆哮着,他繼續用那一隻手託着莫凡,朝着“水面”上吃力無比的游去,然而啃咬他這位墮落天使身上的深淵鬼怪越來越多,在殘酷的黑暗煉獄裏,能夠咬到一口高血統生物的機會可非常少,它們更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無垠的深淵泥沼,一個單手的人託着還沒有腐化的靈魂之軀,身上掛滿了密密麻麻的噬魂鬼怪,一點一點的向上,一點一點的靠近淵口……

“穆白……”終於,莫凡想起了這個人是誰。

“這就是我本來的面目,我的靈魂早已經腐爛不堪。”穆白擡起了頭來,那張白皙俊秀的臉龐早已經不見,是一張骨面,殘存一些修飾不了五官的皮。

“這些你都經歷過一遍嗎……”莫凡問道。

穆白沒有回答,只是用那隻手繼續使勁將莫凡託出淵口。

人間很近了,這個淵口陷落的力量最爲強大。

“是我們的錯,沒有讓你真正活過來。”莫凡幾乎哽咽。。

“那就替我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