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2章 黑暗判官

...

“莫凡,讓那些星蟲進入到你的靈魂裏!!”穆白急切的大喊道,他打着黑色的羽翼,身體在半空中都保持不了一個很好的平衡。

“我已經看到地獄了……”莫凡另一只眼徹徹底底的失去了光輝。

他的身體莫名的潮溼起來,就像側躺在一個冰冷的淺水湖中,那一側還在隨着柔軟的泥慢慢的下沉。

這一次進入的不再是黑暗位面的遊廊,更不是某位黑暗王的遊戲棋格,是真正的黑暗底部,被拽入到那裏的人,無論強大到了什麼境界,無論超越了多少神明,都絕不可能再回到這個世界。

靈魂不滅,卻遠比灰飛煙滅更絕望痛苦,這就是米迦勒對待不遵守他規則的人極致的懲罰!!

...

似一個黑色巨大的瀑布,本可以沉淪數以萬計的生靈,但那一隻只飢餓的魔爪,卻統統拽住了莫凡的魂魄,正興奮癲狂,正迫不及待的要讓他成爲這痛苦鍋爐中的一員!!

往下望一眼,已經令人感覺魂飛魄散。莫凡第一次沒有了直視的勇氣,那還有一點點人間視線的眼睛,忍不住想要再多看幾眼,多看幾眼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多看幾眼這些令自己戀戀不捨的人……

總是把可以爲之獻出生命埋在心裏,做好那個萬全的心理準備,可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竟然這樣難以割捨。

終於,最後有色彩的視線消失了……

連另一只眼也看不見了。

自己不再擁有那具備生命活力的身軀,也將不再擁有純淨的靈魂,即將面對的是一個麻木惡臭的位面,永遠沒有安寧的日子!

下沉。

繼續下沉。

似一個冰冷發臭的湖,在關閉自己的氣門,在凍住自己的心臟,在堵塞自己的血管,這大概就是只剩下一個靈魂的感覺,死亡卻還存在着。

在黑暗遊廊的時候,莫凡有聽一些人說過,第一次進入煉獄裏,人會一直往下沉,經歷好很多個不同狀況的煉之層,雖然每一個煉獄之層都有不一樣的“風景”,但那份折磨與崩潰都是一致的,每當你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極限的時候,每當你覺得應該結束的時候,下面還有……

莫凡閉上了眼睛。

他想要給自己一些心理暗示,好讓自己有勇氣去面對接下去要發生的。

可突然莫凡腦海裏浮現出無數過往的畫面,那些溫暖的,那些寧靜的,那些刻骨銘心的,那些喜極而泣的……

像是記憶的紙片。

正被狠狠的捲入到了攪碎機械裏。

遺忘!!

自己正在遺忘!!!

莫凡猛的睜開眼睛,他幾乎本能的去掙扎!!

黑暗煉獄什麼都可以奪走,自己可以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折磨成一個麻木的骷髏,更可以讓自己化爲一個沒有秉性沒有憐憫的魔鬼,就是不可以奪走自己的記憶……

他不要遺忘任何人。

更不要遺忘任何與他們在一起時被觸動的每一個瞬間。

他只有這麼一個乞求!!

莫凡本以爲自己經受得起任何煉獄的拷打,但僅僅是這第一個環節,便讓莫凡徹底崩潰了!!

這還只是開始,還有那麼漫長的幾百年、上千年,如果沒有這些自己珍藏的過往,沒有那些可以癒合自己創傷的笑容,沒有了屬於自己的記憶,自己要拿什麼來渡過那可怕灰暗永無光明的歲月!!

莫凡開始瘋狂的掙扎,似一個溺水者那般。

他難以從容。

原來自己這般懦弱。

那些美好從他腦海裏抹去就已經無法承受了。

他想要往上游,可怎麼使勁,他都在以一個平緩的速度沉下去,一些可怕猙獰的面孔逐漸塞入自己視線,一些尖銳的笑聲充斥在自己腦海……

莫凡開始憤怒,憤怒的對這些嘲笑自己的東西揮拳。

那些東西快速的逃走,但沒過多久又會飛回來,繼續嘲弄着莫凡。

莫凡開始感覺到無助與痛苦,他開始忘記自己珍惜的一切,他開始忘記自己爲什麼活着,開始忘記自己是誰……

最終,他精疲力竭。

閉上眼睛,一點一點的下沉,與一顆骯髒砂礫墜入泥湖中沒有任何區別。

“咚。”

有什麼東西頂住了自己的背。

莫凡意識到自己抵達第一個煉獄層底部了,他茫然的環顧四周,臉上沒有了喜怒,縱然情緒裏還有一絲絲不甘,可他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爲什麼不甘了,唯有那揪心的痛還在……

還在深淵泥沼裏啊?

可爲什麼不再下沉了呢?

莫凡正充滿疑惑時,莫凡忽然感覺到自己背上的物體正在將自己往上託。

身體開始往上浮,之前莫凡無論怎麼掙扎,身體都在下沉,但不知碰到了什麼物體,這個物體卻將自己託了起來,讓自己身體終於向上了一點。

莫凡身體不能翻轉,他只能夠很努力的扭着腦袋往自己背下面看,想知道是什麼在託着自己,是什麼力量可以強大到讓自己上浮……

一隻手!

莫凡看到了一隻手!

那只手的主人全身都幾乎被深淵淤泥被侵蝕的腐爛了,可他依舊用那一隻手託着自己。

他只有一隻手,另一只手是斷去的。

莫凡腦袋嗡嗡作響,依稀記得自己看到人間的最後幾個畫面裏,就有一個在廝殺中失去了一隻手臂的人,可自己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你下不下地獄,由我說的算!!”

“我才是煉獄的黑暗判官!!!”

這個腐爛的人怒吼道,他的雙眼是這個地獄深淵裏唯一綻放出光輝的物體,他的臉都沒有了,剩下枯骨,他的背部有許多斷掉的翼骨,同樣沒有了羽皮。

他託着自己,不斷的向上,不斷的向上浮……

地獄深淵裏的一切都是下墜的,唯有這個人在託着自己往上!!

“呃呃呃呃呃!!!!!!”

那些猙獰的鬼怪似乎不願意讓莫凡離開,它們羣涌而至,瘋狂的撕咬着身軀已經這個人還黏在身上的皮肉,甚至啃着他的骨骼!

“給我滾開!!!”

那人咆哮着,他繼續用那一隻手託着莫凡,朝着“水面”上吃力無比的游去,然而啃咬他這位墮落天使身上的深淵鬼怪越來越多,在殘酷的黑暗煉獄裏,能夠咬到一口高血統生物的機會可非常少,它們更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無垠的深淵泥沼,一個單手的人託着還沒有腐化的靈魂之軀,身上掛滿了密密麻麻的噬魂鬼怪,一點一點的向上,一點一點的靠近淵口……

“穆白……”終於,莫凡想起了這個人是誰。

“這就是我本來的面目,我的靈魂早已經腐爛不堪。”穆白擡起了頭來,那張白皙俊秀的臉龐早已經不見,是一張骨面,殘存一些修飾不了五官的皮。

“這些你都經歷過一遍嗎……”莫凡問道。

穆白沒有回答,只是用那隻手繼續使勁將莫凡託出淵口。

人間很近了,這個淵口陷落的力量最爲強大。

“是我們的錯,沒有讓你真正活過來。”莫凡幾乎哽咽。。

“那就替我好好活着!”

第3203章 七魂人間一魂地獄

重重的一推,莫凡只感覺自己像是撞碎了一面薄薄的鏡子那般,乾淨得可以瞬間將肺腑中的濁氣給掃勁的空氣涌入自己的身體。

那些僵死的肌肉,那些凝固的血液,那些逐漸遺忘的記憶……就好像一切都活了過來,包括自己那具即將枯朽的軀殼以及腐爛的靈魂!

莫凡平躺着升空,卻擰過腦袋,餘角間看到那沉陷的巨大黑暗深淵內,有一個人離自己越來越遠,他一點一點的被那些渾濁腐朽給包裹,他身影一點一點的遠去,變得渺小。

莫凡不敢再去看,緊緊的閉上眼睛。

眼睛格外的乾澀,心中更是填滿了愧疚,腦海裏還在迴盪着穆白說得那幾句話。

墮落天使……

還能回到這個世界嗎?

如果回不來了呢。

那個地方,自己連剛剛觸碰到表層便已經脆弱、惶恐、抓狂、崩潰、絕望,爲什麼他有勇氣墜落第二次……

……

“莫凡!”

“莫凡!!”

“莫凡!!”

耳邊不斷傳來一些聲音,莫凡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有陽光暖暖的照耀在自己的臉頰上,有風輕柔的吹拂在自己的肌膚上,還有許多爲自己擔憂的人,莫凡能夠聽出他們呼喚自己時的喜悅心情……

明明只是墜入到地獄那麼短暫的時間,卻爲什麼宛如隔世,那麼真正沉淪下去的那個人又要經歷多麼漫長的煎熬??

本以爲自己將來會成爲一個大英雄,到頭來身邊的每個人都比自己做得更好,都值得自己用盡一生去仰望。

“爲什麼!!!”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米迦勒要讓一個真正的異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還需要經過你們這些人的准許!!”米迦勒看到莫凡從煉獄深淵之中浮了起來,整個人幾近發狂!!

從審判到叛變,再到這場越演越烈的鬥爭,聖城要殺死一個人竟然會如此艱難,如果沒有絕對的制裁,邪術、妖法只會越來越氾濫,到那個時候人們又將被妖魔給支配,又會淪爲那些妖族帝國的食物,難道人們在懷念做古神奴隸的時代嗎,那是人類的文明在倒退!

沒有了聖城,就沒有了魔法的公約,不禁止邪術,這個脆弱的魔法文明會被其他位面的那些主宰踐踏得沒有一點點尊嚴!

“你要揹負千古罪名!!”米迦勒指着從地獄中歸來的莫凡,幾乎嘶吼道。

“我聽夠了你這些讓人作嘔的闊論了!”莫凡的血液不僅開始在全身流淌,並且逐漸沸騰,此時的莫凡就像是一位上古神魔的後裔,正一點一點的蛻變,正一點一點的強壯。

因爲天地八魂格,善魂與惡魂並存,他的力量一半充滿着聖潔高尚的精魄,另一半更蘊藏着極惡本質。

他的身上開始燃燒着烈焰,是源自於聖圖騰朱雀的涅槃凰炎,萬羽之王,每一根火焰之絲都透着神聖尊貴,不可褻瀆的至高無上。

可他的骨子裏,又是一位來自於黑暗最底部的惡魔,惡魔的火焰由血液之中誕生,由內心深處的憤怒作爲燃體,邪性凜然之炎將他的眼睛化作了一雙可以融穿人靈魂的魔瞳,將一位邪神惡魔的狂態展現得淋漓盡致……

這兩種火焰共融,在莫凡一個人的身上,尤其是這短短的時間裏經歷了朱雀的涅槃與惡魔的狂怒,現在屹立在兩座聖城之間的莫凡,已經分不清他究竟是神性多一點,還是魔性多一點!

“我現在只想用你這個髒髒惡臭的天使的血,來祭奠每一個被你迫害得無法在這個世界生存的人,你可知道,他們每個人都多麼留戀這個世界?”莫凡注視着米迦勒。

他身上明明擁有這個世間最極致的兩種火焰,本應該怒可焚天,讓耀日之芒都黯然失色,可人們卻感受到了一種九幽之下的冰冷從莫凡的身上散發出來,籠罩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靈魂不由自主的顫慄起來,明明是對米迦勒的怨念,卻像是宣泄到了幾十萬人的內心!

米迦勒的眼裏永遠都只有他高高在上的理念,以守護之神自居。

可他所迫害的人,哪一個不比他熱愛這裏的一切?

正因爲視若珍寶,才不願意掀起毫無意義的戰鬥,才會想要以自己的犧牲來終結這一切爭端……

只是有些人始終都不明白,這美好與安寧是建立在一個又一個甘願付出的人基礎上的,絕不是米迦勒這種藐視一切人間可貴一心只想要剷除異己的主宰者!!

世間絕大多數人可以被米迦勒的十六翼輝煌光芒矇蔽雙眼,也可以和他一樣在虛僞的安寧中高高在上的唾棄那些泥潭裏掙扎的人,但見過真正高尚可貴之魂的自己,絕不會認同,也絕不會妥協!!

“替我好好活下去……”

這不是穆白一個人對自己說的話,是記憶裏那每一個揮之不去的人,他們託着這個脆弱不堪的世界,自己卻一點一點的沉入泥潭,在窒息前,在死亡前,發自內心對自己說的話。

自己並不是泥濘前行中的那個幸運兒,而是承載着所有人的期望。

自己的腳下已經太多人的肩膀,哪怕自己倒下了,都有人託着自己的背不讓自己沉下去!

爲什麼一定要在高處嘲笑?

爲什麼就不能伸出手來,拉這些人一把,他們被淤泥裹得不能窒息,他們充斥着淚水的眼睛多渴望真正的光明。

人間的天使,不應該給人帶來希望嗎?

爲什麼還要用腳將這些人狠狠的踩下去!!

“一秋,你不配做我的義魂。我的義魂,即便靈魂永生永世沉淪於黑暗,他在我心中也仍然不死不滅!”

莫凡背後有八座魂山,一一浮現。

莫凡卻轉過身去,一隻手伸向了那虛無的魂體,生生的將一秋的義魂給抓住。

那座魂山被莫凡抓在手中,被面容冰冷可怕的莫凡給生生的捏碎!!

自滅一魂格!

這是無比痛苦的過程,但莫凡依舊沒有一絲絲的表情,可以看到莫凡胸膛上那個芒星烙痕與靈魂之中的桎梏也隨着莫凡這無比殘忍的方式一同粉碎!

惡魔與朱雀之炎相融,神魔共存。

天地善惡魂魂格分庭,有一魂山空空如也。

七魂在人間,一魂在地獄。

莫凡知道自己這一生都不可能擁有完整的魂了,卻會因爲這殘缺的一魂變得更加強大!!

……

黑色的芒星隨着莫凡自滅一魂而徹徹底底的粉碎,胸膛上那一個觸目驚心的烙痕瞬間化爲了一團熾熱的朱雀之炎,火焰掃過,胸膛的傷口也已經快速的治癒,變成了熔火之肌!

朱雀之火,鮮豔如虹,隨着芒星烙痕的消失,這些火焰變得更加絢麗多姿,它們在莫凡的背脊後面一點一點的舒展開,似破繭成蝶時那驚豔的翅膀從濃稠的蠶繭中緩緩的打開!

而另外一側是張狂邪異的惡魔之火,純淨的黑色,魔之血統在甦醒,黑色的炎之翼與那朱雀炎羽一同朝着長空兩邊舒展開。

不似天使那般層層疊疊的誇張之羽,無論是朱雀涅槃之身,還是惡魔之軀,都只誕生了一隻,一半是朱雀虹炎聖羽,一半是惡魔黑焰之翼,但兩者都碩大至極!

兩翼完全遮蔽了這一片天空,聖城東面與西面,都被這兩種光輝反差巨大的羽翼給籠罩,完全像是兩道浮空燃燒着的烈焰天峽,一眼見不到盡頭!

“我先將你這自詡我神明的天使聖羽一隻一隻折斷,你和沙利葉一樣,應該鮮血淋漓的趴在地上,好好看清楚每一個負重前行的人的臉,他們有多憎恨聖城,多憎恨你們這些虛僞的主宰者!”

莫凡振翅,兩道天峽之翼捲起了兩重焚天之焰,他的速度已經無法用肉眼去看清了,只有漫天的惡魔之火與朱雀之炎像絢麗的天空畫卷不斷的鋪開不斷的渲染!

穿梭了次元,但震撼至極的焚天之炎卻緊緊相隨。

莫凡出現在了米迦勒的面前,而米迦勒周身有金色的聖羽屏障,似一個金屬法球將米迦勒保護在裏面。

“嘭!!!!!!”

金色的守護法球碎成了一大片光影,米迦勒整個人從天空墜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大地聖城的恢宏聖殿中!

魔火鋪下,由天空翻卷到大地,大地聖城頃刻間化爲了一片兩火共存的火焰城池,沒有一間屋宅可以倖免。

“第一只!”

莫凡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米迦勒跌落的地方,他一隻腳踩着米迦勒的肩膀,雙手抓住了米迦勒背後的十六翼最外部的一隻!

翼芒滾燙至極,帶有非常強烈的聖光之灼效果,當莫凡雙手抓住翼根時立刻被燙得皮開肉綻,雙手都在流出血來。

但相比於內心真正的創傷,這點肉體上的痛苦對於莫凡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感覺了,他死死的踩住米迦勒,不給米迦勒翻起身的機會,更不在乎那聖羽灼燒!

抓住翅膀,硬生生的從米迦勒的背骨上折了下來,可以看到嫣紅至極的血泉一般噴灑出來,米迦勒的背上立刻多出了一個窟窿!!

“我要將你的靈魂千刀萬剮!!!”米迦勒痛苦的嘶吼着。

“轟!!!!!!!!”

金色的能量從米迦勒的身上爆射,似一根根可以刺穿一切的金針,有百萬之多,一時間大地聖城與天空聖城被這幾金色尖雨給洗禮,就連遠處的平原都沒有能夠倖免,全部變成了鏤空的蜂窩狀平原。

米迦勒逼退了莫凡,但那只天使之翅還是無法復原了,他的背上只剩下了十五只,每一隻都染上了鮮血,包括他的青衣聖鎧也沒有剛纔那麼潔淨!

米迦勒看了一眼身後的聖殿,已燃一片灰燼。

再掃了一眼古老悠久的聖城,同樣變成了連綿的廢墟,還有那一隻被折斷的翅膀,十六翼熾天使最驕傲的羽翼,與凡人區別的聖羽……

痛苦與憤怒一同表現在了米迦勒的臉上,使得他的面容看上去有些猙獰。

他盯着莫凡,憎恨到了極點!

在之前漫長的審判過程中,米迦勒對待莫凡的態度都只不過是一種公事公辦的態度,眼睛裏沒有多少憎恨與怨怒,只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平淡且厭惡。

但隨着情況不斷的發生變化,米迦勒對莫凡的恨意更達到了一個峯值。

就因爲這個人的存活,以至於一切都叛離,這樣的人不是終極異端又是什麼??

“只有我親自將你撕碎,人們才不會挑釁十六翼熾天使的威嚴!”米迦勒即便折了一隻翼,也不影響他的戰鬥力。

他衝向了城池火海,那烈焰裏數之不盡的梵葵竟然肆意的生長,那些梵葵似乎可以吸收任何暴躁的物質化爲自己的養料,當米迦勒殺到莫凡面前的時候,梵葵之藤已經蓋過了一切魔火,生長到了城外!

米迦勒飛向莫凡,而滿城的梵葵更如同青色的植物海嘯,恐怖至極的襲向了莫凡,莫凡頭頂上的光線正在被遮蔽,米迦勒與那黑壓壓的梵葵融爲了一體,使得梵葵海嘯變得更加誇張!

從聖城到千穿百孔的平原,還有之前那從阿爾卑斯山滾下來的雪崩之徑,米迦勒的梵葵都全部吞噬,莫凡的朱雀之炎與惡魔之火都無法燒燬這些擁有聖性的植物,反而火焰不斷的滋養着這些強大的梵葵……

從聖城捲到了平原,再從平原襲向了慢慢起伏的山巒,阿爾卑斯山學院最南端的歷練小院都沒有能夠倖免,那些梵葵簡直就像是一場史詩級的叢林蔓延災難,侵吞萬物,汲取世界所有養分,化作一場植物泯滅!

大地被梵葵叢林碾過,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密恐至極的藤蔓與梵葵之花,連冰雪與山巒都隨之消失了!

而米迦勒身影逐漸浮現,他懸浮在這史詩梵葵上方,高傲的俯視着下方,找尋着被梵葵不知埋葬在何處的莫凡。

“第二只!”

莫凡的聲音卻從米迦勒極近的地方響起,就看見一隻帶有黑色鎧刃的爪子緊緊的抓住了米迦勒一翅,重重的擰了下來,翅膀與肩後相連的骨骼頓時發出了悚然的響聲!!

“啊啊!!!!!!!!”米迦勒慘叫,這痛苦比之前被扒斷的第一翅還更強烈,米迦勒五官都扭在了一起!

————————

(兩章合一章一起發咯~)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