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一章黑色的序幕 一新生

三年前,一名本校即將畢業的大四女子,在學校後山坡處不幸身亡,經警方初步判斷,該女子應該是爲情自殺。

一年前,一名讀大三的女子,在家無緣無故死在家中,據該校學生說:“該女子惹怒了死神少女。至今還被稱爲懸案。

男子坐在教學的天臺上,看着手機上的新聞,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正值桃花梨花盛開的季節,經過細雨的滋養,空氣中瀰漫的淡淡的花香,校園後上坡的蒲公英也隨着春風,在天空中飛舞。

白衣女子望着遍地的蒲公英,這個季節正是蒲公英盛開的季節,也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和他相遇的,度過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如今,她卻只能站在樹蔭裏,刻意地躲避着太陽。

女孩拿着整理箱,走進了校園,校園裏的路邊種滿了樹和花,風一吹就能夠聞到淡淡的花香,學校很大,走着走着就轉了方向。

“請問,女寢3號樓怎麼走”,女孩攔下了一個路人打聽了一下自己寢室樓的位置,走了半天才找到寢室樓。

女孩來到了自己所在的住所,敲了敲門。

“請進”,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

女孩推開了門,走了進去,四處看了看,寢室面朝陽面,陽光充足,但是和自己之前所在學校的寢室相比差距還是挺大的,不過寢室的環境還是挺乾淨的,牀位的佈局還是挺好。

夏可心見新來的室友很熱情,上去就拉住了人家的的手“你就是新來的室友”,女孩被夏可心的熱情勁弄着有點蒙,呆呆的站在原地。

蘇惜然也來到了女孩的身邊看着夏可心埋怨的說:“你看你把新室友嚇得”。

夏可心鬆開了手,甜甜的笑了笑:“我叫夏可心,她叫蘇惜然,我們是大三的學生”。

“我叫安瀾,是新轉來的,讀大二”。女孩很活潑的自我介紹了自己。

“原來是學妹啊!別在門口站着啊”!進來坐。蘇惜然拉着安瀾的手毫不生疏往屋裏走。

安瀾來到自己的牀位,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整理完自己的東西,心想在牀上躺着休息一會。

“學妹,你收拾完了,一定餓了吧!”我們去吃飯好不好,夏可心呆萌的看着坐在牀上的安瀾。

安瀾無奈的點了點頭。

三人從寢室出發來到了食堂,食堂是二層小樓,裏面的環境不錯,桌子擺着很整齊,有圓桌,四人桌,以及六人桌。安瀾轉了一圈,由於食堂裏小吃種類較多,有許多沒吃過的東西,開始猶豫自己吃什麼了,安瀾看了看蘇惜然和夏可心買了些什麼,又糾結了一下選擇了揚州炒飯。三人找了一個四人桌就坐了下來,安瀾吃了口炒飯覺得味道一般,沒有在以前學校吃的好吃 ,心裏開始有點想念之前的學校了。

“對了,安瀾你是學什麼專業的”。夏可心邊吃邊問。

“我是學醫的,學姐你們是學什麼的”。

“我們是學金融的,不過,你醫學方面要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請教一下寢室裏另一位學姐,雖然她的專業也是金融學,但是她在醫學方面也是很有研究”。

安瀾點了點頭,吃完飯,三人在學校裏

閒逛,夏可心和蘇惜然把安瀾夾在中間,三個人拉着手,簡單的給安瀾介紹了她們經過的地方。逛着逛着,安瀾看有蒲公英在空中飄揚,轉了頭看到了學校後上坡那遍地的蒲公英。心想在這還能看見這麼美的蒲公英。

學姐,我們去那看看吧!安瀾用手指着那遍地的蒲公英。

蘇惜然看了看夏可心,夏可心搖了搖頭。

安瀾,這天色有點暗了我們還是回寢室吧!蘇惜然拉着安瀾直奔寢室走,夏可心跟在後面。

三人回到寢室後,安瀾心裏有點不高興,坐在椅子上很直接的問道:“學姐,爲什麼不讓我去後山看蒲公英啊。”

蘇惜然嘆了口氣說:“不是不讓你去,而是晚上不能去。”其實,每個學校都會或多或少流傳的一些靈異事件,往往那些靈異事件都大同小異。然而,我們所在的大學的恐怖傳說卻略有不同。

“什麼傳說啊!學姐,你趕緊給我說說唄!”

在學校的後山坡上種滿了遍地的蒲公英,白天,蒲公英沒有什麼不同。可是,在夜幕降臨的時候,總是有人看見一個長髮女子在蒲公英裏徘徊,而那遍地的蒲公英也不再是潔白如雪,而是變成通紅如血,如同彼岸花,讓人以爲自己到了黃泉一樣。

寢室的燈,忽然一亮,在寢室裏正在談論恐怖故事的三個女生,不約而同的叫了起來。三人一起向門口看去,門口站着一個黑色長髮女生,長髮遮住了女孩的眼睛。

“這就是寢室的另一位學姐嗎?”安瀾看向旁邊的夏可心。

夏可心點了點頭說:“她叫蕭夢瑤,可以說是一個天才。”

此時,蘇惜然很是生氣衝着門口的蕭夢瑤就開始大喊,“大晚上的能不能別跟鬼似的,嚇死人了”。

“本來就是死神,還用嚇嗎”?蕭夢瑤的聲音很冷,給人一種不太好相處的樣子。

入春的晚上飄來一陣涼風,讓人覺得一股寒意襲來。蘇惜然被氣得直躲腳,夏可心見倆人這樣急忙的說:“好啦!大家認識這麼長時間了,何必呢!”

蘇惜然哼了一聲,就回到了自己的牀上了。

蕭夢瑤走進了寢室,看着新來的室友,安瀾被蕭夢瑤的冷冰冰的眼神嚇到了。站在原地發起了呆,感覺蕭夢瑤冷冰冰的。

“學姐,你好,我是新來的室友,我叫安瀾,請多關照”,安瀾很恭維的向蕭夢瑤伸出了手,蕭夢瑤看了一眼,就往自己的牀走了。蕭夢瑤在牀上把衣服換好了,就拿着洗漱用品出去了。

“惜然學姐,爲何夢瑤學姐自稱死神呢!”安瀾一臉好奇的樣子。

蘇惜然看了一眼夏可心,夏可心注意到她的眼神了,拿着洗漱的東西也離開了寢室。

安瀾看了看離去的夏可心,又看了看牀上的蘇惜然,有點不明白了,前幾分鐘還有說有笑的,現在咋又這樣了呢!

蘇惜然見夏可心離開寢室,吸了一口氣說:“這件事還要從我們剛開學說起。”

那時,我們剛開學,蕭夢瑤向學校申請自己開一個社團,名爲“占卜社”。爲學校裏的同學進行占卜,因爲她占卜的事情都很靈驗,占卜社在學校也很受同學們的歡迎。

可是,科學研究社的社長卻不相信那些封建的東西,就去占卜社找蕭夢瑤理論,蕭夢瑤見她第一眼就說:“你的命要終結了”。科研社社長一聽這話氣的就直接走了,她花錢調查蕭夢瑤的身世。

發現蕭夢瑤有一個不爲人知的祕密,就是她從小就被稱爲死神少女。這個消息在一夜之間成爲學校論壇裏最火的新聞了。

可是,消息傳出不久,那個科研社的社長離奇的死在家中了。學校裏有人就說:是死神少女生氣了,把人帶走了。也因此占卜社也沒人敢去了,至今一直荒廢的。

另一邊,蕭夢瑤和夏可心在水房裏洗漱,夏可心看着蕭夢瑤,心想不知還能不能一直待在她的身邊。

“想什麼呢!”

“沒想什麼啊!瑤瑤,你對新來的室友怎麼一點都不熱情啊!”

“ 我跟誰不都是這個樣子嗎?”

“唉!就你這脾氣,我都擔心你嫁不出去。”

蕭夢瑤用水潑了夏可心一下,拿着洗漱東西就開溜。留她一個人在水房裏,夏可心嘟着嘴,拿着東西,就開始追蕭夢瑤。

“學姐,那占卜社在什麼地方啊!”

“就在學校廢棄的教學樓裏,你不會想去占卜吧!”蘇惜然很吃驚的看着安瀾

“我要是想占卜直接找夢瑤學姐不就好了,幹嘛去那麼遠的地方。”

蕭夢瑤在門口停住了,聽屋裏人的談話冷冷的笑了笑,便推門進屋了,收拾了一下就回到自己的牀上。

夏可心在遠處看見了這一幕,放慢了腳步,看蕭夢瑤進去才恢復正常的步伐。

大人們都說她是死神派來的,我們離她遠一點,小心她把我們的魂帶走。

你帶着她會倒黴的,不能讓她留在身邊。蕭夢瑤從夢中驚醒,滿頭的大汗,用手機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幾分鐘就到凌晨十二點了。

蕭夢瑤下牀喝了點水,就往洗手間走去了,水房裏很靜,蕭夢瑤用清水洗了洗臉,看了看鏡中的自己,用手擋住了一隻眼睛,看向鏡中。

水房裏就她自己一個人,沒有別的東西了,蕭夢瑤想了想,這個時間段,居然什麼都沒有,這個宿舍還真是挺安靜的啊!

走廊裏的燈,一閃一閃,而蕭夢瑤身穿白色的裙子,在走廊裏走,如同女鬼一樣。如果在睡意朦朧的情況下看見蕭夢瑤,真的會以爲自己見鬼了呢!

蕭夢瑤輕輕地打開了門,往寢室裏走,蕭夢瑤的眼睛如同狼一樣,在漆黑的夜裏泛着光。

“學姐,你還沒睡嗎?”安瀾小聲的問到。

“我只是起來方便一下,不小心吵到你了,繼續睡吧!”蕭夢瑤回到自己的牀上。

安瀾點了點頭,心想夢瑤學姐人其實挺溫柔的。

“我要吃燒烤”,夏可心忽然冒出了一句話。安瀾被夏可心說的夢話逗笑了,笑完便繼續進入了夢鄉了。

蕭夢瑤在牀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忽然間想起了一個人,那個人總是會帶她看山上的蒲公英,而且還要防着家裏人偷偷的帶她去看那遍地的蒲公英。

不知不覺,蕭夢瑤睡着了,夢裏彷彿回到了小時候,淚水順着眼角流了下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