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一

“魏無羨死了。大快人心!”

亂葬崗大圍剿剛剛結束,未及第二日,這個消息便插翅一般飛遍了整個修真界,比之當初戰火蔓延的速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時之間,無論是世家名門,還是山野散修,人人都在議論此次由四大玄門世家聯率、大小百家參與混戰的圍剿行動。

“好好好,果然是大快人心!手刃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

“還能是誰。他師弟小江宗主江澄唄,雲夢江氏、蘭陵金氏、姑蘇藍氏、清河聶氏四大家族打頭陣,大義滅親,把魏無羨那老巢‘亂葬崗’一鍋端了。”

“我得說句公道話:殺得好。”

立即有人撫掌亮聲應和:“不錯,殺得好!要不是雲夢江氏收養他栽培他,他魏嬰這輩子就是個混跡鄉野市井的庸徒……還談什麼別的。原先的江宗主可是把他當親兒子在養,他倒好,公然叛逃,與百家爲敵,丟盡了雲夢江氏的臉,還害得江家幾乎滿門慘死。什麼叫忘恩負義白眼狼?這就是!”

“江澄居然就讓這廝囂張了這麼久,換了是我,當初魏某人叛逃時就不是隻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門戶,否則他也沒機會做出後來那些喪心病狂之事。對這種人,還講什麼同門同修青梅竹馬的情面。”

“可我聽到的不是這樣的啊?魏嬰不是因爲自己修煉邪術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將撕咬蠶食而死的嗎?聽說活活被咬碎成了齏粉呢。”

“哈哈哈哈……這就叫現世報。我早就想說了,他養的那批鬼將就像一羣沒拴好的瘋狗到處咬人,最後咬死自己,活該!”

“話雖如此,可此次圍剿亂葬崗,若不是小江宗主依夷陵老祖的弱點擬定計劃,成功與否還難說呢。你們可別忘了魏無羨手上有什麼東西,當初一晚上三千多個成名修士是怎麼全軍覆沒的。”

“不是五千嗎?”

“三千五千都差不多。我覺得五千更有可能。”

“果真喪心病狂……”

“他死之前毀掉了陰虎符,倒也算積了點陰德,否則留下那鬼東西繼續貽害人間,更加罪孽深重嘍。”

“陰虎符”三字一出,忽然一陣靜默,似乎都在顧忌着什麼。

片刻之後,一人慨嘆道:

“哎……要說這魏無羨,當年也是仙門之中極富盛名的世家公子,並非不曾有過佳跡。年少成名,何等風光恣意……究竟他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話題轉移,議論聲又紛紛然起來。

“由此可見,修煉終歸是非走正統路子不可。邪魔歪道,一時風光無限,好像很囂張很了不起?嘿,最後是什麼下場?”

擲地有聲:“死無全屍!”

“也不全是修煉之道害的,歸根結底還是魏無羨此人人品太差,天怒人怨啊。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

……

身死之後,蓋棺定論。所論內容大同小異,偶有微弱的異聲,也會立刻被壓了下去。

只是每個人的心頭都還有一縷陰霾揮之不去。

雖說夷陵老祖魏無羨已身死亂葬崗,但事成之後,卻無法召喚他的殘魂。

他的魂魄,也許是在被萬鬼吞噬之時一同被分食了,又也許是逃逸了。

若是前者,自然皆大歡喜普天同慶。然而,夷陵老祖有翻天滅地、移山倒海之能——至少傳聞中是這樣的,他若要抗拒召魂,也不是什麼難事。一旦他來日元神復位,奪舍重生,屆時,玄門百家甚至整個人間必將迎來更加喪心病狂的報復和詛咒,陷入暗無天日和腥風血雨之中。

因此,將一百二十座鎮山石獸壓在亂葬崗頂後,各大家族開始進行頻繁的召魂儀式,同時嚴查奪舍,蒐集各地異象,全力警戒。

第一年,風平浪靜。

第二年,風平浪靜。

第三年,風平浪靜。

……

第十三年,依然風平浪靜。

至此,終於越來越多的人相信,也許魏無羨也沒那麼了不起,也許他真的神魂俱滅了。

縱使曾經翻手爲雲覆手雨,也終歸有一日成爲被翻覆的那一個。

沒有人會被永遠奉在神壇之上,傳說也僅僅只是傳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