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神洲大陸,公曆七四九年,預言家巴洛特家族中的拉菲爾先生臨死之前說了最後一次預言並且留下一份遺言給巴洛特家族。

預言說道:“惡魔之子重現人間,聖壇之星再次亮起。純淨之血染紅江河,良善之心囚困刑池。聖潔火焰破冰塵出,邪善怒火撥雲見日。你們要謹記,巴洛特家族男丁必須負起傳宗接代的責任,血脈萬萬不可斷,並且巴洛特家族從此改姓爲桑斯,是爲‘使命’之意。家族中人,不可爲官,不可經商,隱世於東,世代守護聖壇!若有不尊遺言者,吾必詛咒,其將生不如死!”

巴洛特•拉菲爾說完遺言便辭世了,千百年來,巴洛特的後裔一直遵守遺言守着聖壇。

公曆一七四九年後

一天,守護聖壇的長老發現,在聖壇周圍的三根柱子上的水晶之星分別都有微微亮起的痕跡,急忙大喊:“快去告訴少爺,說聖壇的三星有要亮起的跡象,請他馬上來預言!”

“是!”

許久,一位二十出頭的英俊少年出現在聖壇之地,紅色的披風,銀色的戰甲,和他的臉上掛滿了稚氣與天真完全不搭調。

棕色的捲髮長到耳邊,清澈的黑眸明亮如星,白嫩的皮膚細緻無瑕,可憐伊人倚新妝啊!

“大長老,聖壇之星已經亮起了嗎?”少年溫柔的聲音還帶着些許的奶氣。

大長老見自家少爺到來,立即彎曲行個禮,低頭拱手說:“屬下見過少爺,聖壇之星有亮起的跡象,但並未真正的亮起,所以請少爺施展能力,預言一次。”

少年眉頭微蹙,眨了眨天真的大眼睛,撅撅嘴說:“巴洛特家族的預言能力不能亂用,一年只有一次,大長老,你確定要我預言嗎?只怕聖壇之星亮起之時,沒有人可以預言了。”

大長老依舊維持剛纔的動作說:“是的少爺,既然聖壇之星有亮起的痕跡,那就說明離亮起不遠了,而且少爺的功力至少能預言未來兩年發生的事,就算沒有看見什麼,一年之後依舊還可以預言。”

少年聞言點點頭,甜甜一笑,“好吧。”語畢,雙眼一閉,周身泛起白色的光芒,嘴裏輕輕念起:“山河流淌血淚,哀嚎蔽雲遮日,聖壇之星點亮,南都滿載而歸。”

話音剛落,少年睜開眼睛,額頭冒出一滴冷汗,忙說:“大長老,準備一下,我們巴洛特家族從今天開始必須問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