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十五章 穿梭在銀河的系統

“笑都感覺不到開心。”王鴻想結交一下,也是多個朋友。

“哥們,看你急得挺認真的,在記什麼啊?”王鴻輕聲詢問。

“啊?”耗子顯然是沒想到會有人和他交談,愣了半響纔回答:“統計,數據統計。”

“嗯?”王鴻第一時間想到眼前男子也是做飲食方面的生意,來廚神小店取經,這種情況雖不常見,但也絕對不少見。

“我已經吃了三十五種菜了,今天是第三十六種。”耗子說着還一點也沒防備的把小本子給王鴻看。

【1月11號33次吃的貴菜:糟辣帶魚。吃完了,好吃。

2月8號第34次吃的川菜:魚香肉絲。吃完了,好吃。

3月6號第35次吃的蘇菜:清蒸青魚。吃完了,好吃。】

王鴻晃了一眼,好奇心更濃,他認識另一個人也會記錄菜品,那人叫俞矗。

但兩者完全不同,這個就像是私人的日記一樣,評論千篇一律都是“吃完了,好吃”。

感覺,這除了知道自己來吃了什麼菜之外,沒有其他作用。

“挺好的。”王鴻不知道說什麼,附和了一句。

“謝謝。”耗子認真道謝,似乎很感謝王鴻的話。

王鴻以前覺得自己挺能說,但今天似乎沒什麼能說的,交談暫時擱置。

耗子每次來廚神小店吃飯都是隻點一個菜一碗米飯,從不例外。

蘇若燕出現,意味着第一批食客可以進去了。

王鴻和耗子都是第二批食客,進去後王鴻關注了一番。

看記錄的,基本上是一個月來廚神小店一次,也就是說差不多有三十多次,三十多次絕對可以稱得上熟客,王鴻也終於明白爲什麼他會沒印象了。

是耗子刻意在避開與人交流,比如點菜時:“一份青椒肉絲,一份米百做白米飯,沒有其他的,加上迎客套餐364,我轉微信,謝謝。”

話說得很滿,蘇若燕除了覈實了一遍價格,然後拿出微信碼,沒有再問的。

還有,點完餐後,就盯着桌子,目光不與任何人交流。

當然王鴻也不可能一直關注,所以待他自己的菜上了後,就收回了目光開始吃。

等到王鴻再想起這樣一個人時,望過去位子上已經坐上了其他食客了。

耗子吃完離開了,低頭走出桃溪路,然後走過繁華的廣場,直到轉進了一條沒什麼人的小路,腳步才放慢了。

“今天在店裏吃了青椒肉絲,雖然排隊時有點變故,但總體是很好的,沒人注意到我,真好。”耗子臉上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天色沒過多久,就黑了。

“唧唧啾啾”

蟲鳴聲在幽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明顯,春夜的晚上,鳥叫蟲鳴的,也只有在植被多的地方纔能夠聽到了,其他的地方,基本是已經絕跡了。

第二天

賈明手下的一干人等今天上班的時候就跟打了雞血似的,顯得格外亢奮,就是手底下的活都利落了幾分,到了下午約定出發的時候,工作早已經做完了。

“我們出發吧。”賈明看了看時間招呼已經按耐不住的大家。

“馬上。”這次倒是同聲協力的。

爲了給賈明準備這次的雞樅全席,袁州也是做了一些準備的。

滇省有名的雞樅全席,總共是二十四道菜,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可變化的,但是其他的配菜那些袁州還是頗費了一番思量的。

跟傳統的雞樅席有所區別但是又遵於傳統,帶了一點廚神小店的特色,也就是有了一點袁州的個人風格。

這是既之前的袁氏烤乳豬以後,袁州再一次的嘗試。

系統提供的雞樅直接放在一個櫃子裏的,倒不是長在土裏的,但是雞樅的杆上明顯帶着溼潤的泥土,因此絕對是新鮮摘取的。

“嘩啦,嘩啦”

對着流動的水,袁州用草葉子輕輕刷洗雞樅,既避免弄傷雞樅表面,又可以讓雞樅留有草葉獨有的清香。

“總感覺好像少了一點什麼?”袁州總覺得心裏有點空落落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了,系統之前你提供雞樅的時候,居然沒有給我科普,難道是沒電了?”袁州突然反應過來了。

就說少了一點什麼。

“難道這個雞樅的活法終於比不上人類了?”袁州猜測道。

主要是已經活的不如豬,不如牛,就是一顆草莓,蘋果都不如了,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但是現在有了一種活的不如自己的食材,袁州心裏莫名覺得很開心。

“既然宿主大人誠心誠意的要求,那本桶就大發慈悲的說一說。”系統突然現字:“蟻巢是雞樅和白蟻共生的理想生活環境,爲了養育出優質的雞樅菌,系統優先選取品質優異的白蟻蟻后以及雄蟻培育後代,選取其中品質最優的三代中的佼佼者,從小飼養其食用各種貴重金屬以及上好木料,然後通過結蟻巢的方式培育雞樅。”

“……那是穿梭在銀河的火箭隊嗎?”袁州無語:“而且本統的統都錯了,是統不是桶。”

系統處於掛機狀態了。

袁州也就沒理會了,繼續處理食材。

賈明他們出發的早,到的也還算早,至少,除了周希和烏海還沒有人到。

“還算來的及時。”賈明心說。

“雞樅味道鮮美,不過現在不是吃的季節不知道,袁老闆這裏的好不好吃?”其中一個波波頭的妹子有點擔心。

“鬥雞公蛋湯那是多久都沒有吃過了,袁老闆做的絕對美味。”林宇是土生土長的蓉城鄉下的,對於雞樅那是不要太熟。

小的時候滿山遍野的找尋,那都是童趣。

大家閒聊了幾句,後面的隊伍越排越長,很快晚餐時間就開始了。

賈明他們一行人就是十二個人,來得早,都在第一梯隊裏面,除了他們就剩下四個外人了,也算是包場了。

有的人認爲雞樅全席可以說是滇省第一宴,其實也有一定道理的,不光是用材方面,就是吃的方面和報菜方面都很有講究。

不光是每一道菜都有一個詩情畫意的名字,就是一道菜都要配上一首詩也是少見的,但是雞樅全席就佔了個全,真是既美味又優雅。

賈明帶頭,大家依次按照空位坐好,其中除了賈明以外,大家都是第一次來廚神小店的,但是作爲在網上衝浪的年輕人,對於小店的規矩那是如數家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