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十四章 圈內圈外都牛

“好了,我們先告辭,有問題我再打電話聯繫你。”李研一接過袁州的東西道。

袁州點點頭,目送四人出去以後,就沒有做別的事情,拿出郭鵬浩拿來的古籍開始看,他估算許班一會得來了,就不練習其他了。

“古代取名也不一定都是內涵對應,比如三香放海,基本只是‘三’有關聯,三種豆子。陰晴圓缺的話,會不會是更直白一點,菜整體是圓月型或彎月型。”

“或者是菜跟月亮有關,是夜晚做的?”袁州仔細研讀那幾行字。

心裏拿不定主意,真香水有明確指示,但這就什麼都沒有。就吃了的感受,並且還籠統。

袁州覺得想要滿足書中提及的口感,分分鐘能夠想出好幾個,但和陰晴圓缺對不上。

“公元一千多年的事,想要找到相關的資料也是有難度的。”

說到資料,袁州聯想到一件事,可以反過來想:“會不會和蘇東坡有關,蘇大吃貨可是一個菜系。”

著名的東坡菜系,什麼東坡豆腐、東坡餅以及東坡肘子等等,非常多,連袁州都沒有完全掌握。

找了找資料,袁州反覆琢磨着,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確定的事,所以袁州心態放的很穩。

還把古籍從頭開始看,一遍粗略看下來,袁州清楚了古籍其實是本雜記,記錄各種瑣事,且撰寫的不止一個人,是家族成員共同匯寫。

纔看了幾頁就看到三人的平生軼事,當然書籍就這麼厚,不可能是生平全寫,只選一兩件奇異或者有紀念意義的事記錄。

比如袁州剛看到名叫崔翁的人,有次連夜趕路走一段山路,走了一夜,纔在天色剛亮時走出大山,遇到正正方三十丈的閣房,有一物可讓食物不損壞,有一物可看百里外景。

於是此人回來跟家族的人說了這件事情,並被記錄,那是明朝的事。

“這些奇異的事,分不了真假。”袁州心中評價了一句。

這邊袁州正忙着看書,那邊有人也是熱鬧非凡。

某公司項目部。

“老賈咱們週年慶你說要給我們一個驚喜,是不是真的?”林浩勾住賈明的脖子。

林宇是跟賈明一同進的公司,一直都在一個部門打拼,雖然賈明先進一步,成了經理,但林宇也不差,是副經理。

“賈經理明天就是正日子,驚喜是不是能透露一下?”高個子的男人一臉笑容地道。

“我也很好奇是什麼驚喜,弄得神神祕祕。”長頭髮三十多歲的女同事插嘴道。

“我覺得賈經理費心準備的肯定是大驚喜。”平頭男人嬉皮笑臉道。

“咱們賈經理什麼時候讓我們失望過?”林宇一臉促狹地看着賈明。

成爲目光聚焦點的賈明,饒是身經百戰,被盯着也不習慣。

“不用這麼看着我,即使今天你們不問我也要說說情況。”賈明乾咳一下道。

“三週年是一個很有紀念意義的日子,並且前不久我們部門剛剛完成了一個大項目,兩者合一,我準備請大家吃一頓大餐。”賈明一口氣說完,還補充了一句:“是桃溪路的廚神小店吃大餐。”

然而賈明話說完後,並沒有預想的激動,相反很安靜,長髮女同事、平頭同事、高個子、林宇還有其他人目光中都帶着一些疑惑和詫異。

賈明也有點摸不着頭腦,這是怎麼了?

林宇率先開口:“我說老賈,你說的廚神小店,是袁老闆的那個店?!”

“難道還有其他店敢在桃溪路,叫廚神小店。”賈明點頭:“我之前已經提前預定了一桌雞樅宴。”

得到承認,然後部門炸開了。

“這的確是大驚喜了。”平頭同事道。

“袁老闆是我的理想男神啊,又會做蛋糕,又會做菜,還浪漫,早就想去支持我男神了。”短髮的女同事。

“賈經理也太壕了吧,我記得沒錯,廚神小店的東西可一點不便宜。”高個子同事道。

從大家的話語中就可以聽出對於廚神小店的期待以及對於袁州的推崇,這些都是一點點的聲望累計。

其他廚師,即使是幾十年的聲望累計,在普通人中也難有這聲望。

最關鍵是袁州的聲望還不同,比如周世傑、張焱聲望更多是在廚師圈,你問問普通人估計都不知道。

總結一句話,袁州真可以說是圈內圈外都極具聲望之人。

“不過老賈,雞樅我知道,雞樅全宴是什麼?”林宇沒聽過。

“是我們老家那邊非常好吃的宴席,相信我準沒錯。”賈明立刻解釋。

賈明和大多數人一樣,喜歡把自己家鄉的東西介紹給其他小夥伴,雞樅宴很好吃,是他最喜歡的,但基本上沒在蓉城看見過,自然也沒法介紹。

驚喜的是,廚神小店居然有,這樣等他們吃完後,肯定也會喜歡上雞樅宴,賈明無比相信袁州的廚藝。

說起來,賈明沒有想過,當小夥伴們在廚神小店吃完,然後想着去滇省吃原生態……

轉回廚神小店,晚餐時間將近,食客們開始趕來排隊,先到先得,都是有數的人。

前後三分鐘,隊伍就已排出去三四米遠了。

“我今天吃青椒肉絲這道菜,我先記錄一下。”

說話的男子真名就不說了,認識的都叫他耗子,耗子穿着一身衛衣,戴着兜帽,看不清楚具體長相,揹着一個單肩包,白皙修長的手指抓着小本子,一隻筆正在孜孜不倦地記錄着什麼。

耗子長得並不像耗子,面容還有些小帥,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個外號。

“對不起撞到你了。”王鴻因爲剛纔大腦走神,估計是想到了一段劇情,所以不小心撞到了隊伍前面的耗子。

“沒事,下次小心點就行,摔地上會疼。”耗子笑着迴應。

王鴻連忙點頭,待他回神後,注意到了前面排着的這人。

“這個人……真的。”王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語來形容。

“是喪嗎?”

王鴻不確定自己的感受,剛纔明明是有笑容的,並且也有禮貌,但王鴻就感到很喪。

“說起來,是應該見到過他,但一點印象都沒有。”王鴻努力想了想,似乎有點印象。

要知道廚神小店氣氛挺好,基本上熟客互相都認識,這個人還真是例外。

……

Ps:安利安利,大家有什麼好吃的啊,快安利給菜貓,菜貓好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