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十二章 單身貴族

“鍋子,明天我有事,你自己隨便逛吧。”雷題朝癱在對面沙發上的郭鵬浩道,和李研一約好了。

兩人剛從廚神小店吃完晚餐回來,要不是早上手非,沒抽着喝酒名額,兩人還沒回來。

值得提一句的是,雷題和郭鵬浩的運氣真是欠佳,自從上次拿着古籍來找袁州已有三四天,這幾天早中晚三頓飯都是在廚神小店解決,但都沒有抽到喝酒名額。

也不知道到底是雷題是非洲人,還是郭鵬浩是。

“正好我明天早上有個遠程會議要開,那你忙吧。”郭鵬浩回答。

第二天中午,臨近要排隊時,李研一按時出現在廚神小店門口。

“最近下崗了,是不是寫的東西沒人看了,天天都在礙眼。”周希很不客氣的說。

李研一瞥了周希一眼:“爲什麼不跟着烏獸,怎麼了狗腿子都做不了?”

“嘴這麼毒,小心被人打死,沒人給你收屍。”周希道。

“你被打死了,我都還沒死。”李研一道:“我是有兒有女的,哪像你,單身狗。”

周希反駁:“我是單身貴族謝謝,話都不會說,而且我是找不到嗎?我是不想找,女人哪有跟着烏門檐有意思。”

“我要把這話錄下來告訴周世傑。”李研一可知道周世傑是很想抱孫的。

“呵呵。”周希憋嘴道:“就這?我爸早就放棄我了,我怕什麼?”

食客們聞言無語,這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李研一若有所思,他現在有點知道爲什麼周世傑會那麼喜歡袁州了。

不知爲何,自打周希和李研一認識以來就不對眼,這兩人之間的“友好”交流,在場的人都習慣了。

一開始還有人打合場,後來才發現,雖說兩人很不客氣,可關係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差。

待兩人的互懟完,剩下的熟客也紛紛跟李研一打招呼。

在這時遠處走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跟雷題差不多大,標準的身高,大概一米七八左右,身強體壯的,穿着一身薄西裝,打扮得倒是很斯文,但是身材長相都是粗狂,像是經常鍛鍊的。

“李老,不好意思遲到了。”男子走到李研一身邊輕聲道。

男子是李研一請來的,職業跟他一樣都是美食評論家,也是小有名氣的,但後者擅長找的是鄉村野食,和周彰居有點類似,但又有區別。

周彰居是着力於一二線城市,那些不出名的店,但這男子是縣鎮,很多人叫他雲師傅。

因爲他發掘出的小店,很多城鎮需要做大巴,連高鐵都少,比較少人去,所以只能看別人吃,也就是雲吃美食。

“小黎來的挺合適的,還有人沒有來。”李研一微微點頭道。

“我就知道你說的是我,我沒有遲到。”周彰居從他們身後走過來。

他走的是另外一個路口,沒有跟李研一他們碰到一起。

“那肯定是我最遲了,不好意思來晚了。”雷題前後腳的來了。

“黎遠你也來了,好久不見。”雷題跟黎遠也算是朋友,泛泛之交。

“雷題好久不見。”黎遠淡淡頷首打招呼道。

比起雷題的外向來說,黎遠要顯得更加嚴肅內斂了一點。

“我說這次找了我又找了這兩個小夥子是個什麼意思?”周彰居狐疑地看着李研一。

本來還以爲就是平常的聚會現在居然有小輩來了,從地位和年齡來說,周彰居和李研一,都要大於雷題和黎遠。

“我們這邊說。”李研一環視了一下,到了小店房檐下的長椅那邊,正好沒有人。

等到幾人都圍了過來,李研一纔開口道:“你們有沒有看過那本《華夏食材趣味賞析》?”

聽到李研一的問題,三個人都有點摸不着頭腦的點點頭,表示知道。

作爲美食評論行業的佼佼者,沒有看過這本書實在說不過去,畢竟暢銷。

“怎麼,要炫耀?”周彰居皺了皺眉道:“我承認,這本書的專業知識很強,很多知識連我都不知道。”

南李北周,美食評論界的兩位大佬,雷題和黎遠在旁邊聽着。

“沒什麼好炫耀的,書裏很多東西都是詢問的袁老闆。”李研一道。

周彰居點頭:“難怪……”

其實評論家存在的意義是,讓一個領域更加專業化,或者是從其他角度看問題。

畢竟研究一件事,和從事一件事,可以說是兩類人。

但袁州這個廚師,對於美食的研究卻是連周彰居和李研一都服氣的。

雷題默默想到:“袁老闆還是袁老闆。”

“今天讓大家來,是有一件事想拜託各位。”李研一道。

雷題、黎遠都表示洗耳恭聽,而周彰居也示意李研一繼續說。

“這書最近需要出第六、七冊了,時間不夠用,年紀大了,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比較慢,你們知道這些食材是參考什麼地方的嗎?”李研一不急不緩道。

“廚神小店!”三個人異口同聲道。

因爲讀過書,發現食材出現的順序跟小店上新的先後順序一樣,三個人都是有心的,而且都是專業的評論家,這點蛛絲馬跡還是能夠發現的。

“沒錯,不光藍本是小店,而且也是袁老闆通過華夏名廚會贊助的,剛剛就說了,袁老闆也提供了不少稀有知識。”李研一道。

“今天邀請你們來,首先是想請你們吃頓飯,然後是想要邀請你們加入這個書的編纂工作,現在小店裏的菜單上的菜越來越多,而且袁老闆會做的菜肯定是會越來越多的,目前都只編寫了完整的兩個菜系你們是知道的。”李研一道。

初衷是爲了弘揚華夏飲食文化知識,但是現在李研一也確實有點力不從心,找幫手勢在必行。

人還是得承認自己老了。

“這個事情很有意義,肯定是要參加的。”正事面前,周彰居還是很有分寸的。

“李老邀請我們就是我們的榮幸,我們肯定會盡心盡力的。”雷題和黎遠對視一樣,一起道。

跟着前輩一起幹有意義的事情,還不樂意,那麼不是大傻就是二傻。

“不過今天中午你請客我得好好多點幾個菜才行。”周彰居話鋒一轉道。

“沒問題,大家隨便點,只要知道小店的規矩就行了,被列入黑名單,可就怪不了誰了。”李研一這次很好說話,直接答應。

周彰居哼唧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心裏已經盤算着自己的食量,打算點哪幾道菜了。

而雷題和黎遠就淡定一些,並沒有想要宰一頓的意思。

等到商量得差不多了,正好就趕上開始排隊,這個時候可不是謙讓的時候,輪到誰,就誰去刷身份證取號碼,一切井然有序地進行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