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十章 祕方是什麼

鬆鬆軟軟的,筷子一夾就凹進去了一塊,很是蓬鬆,近看才發現,饅頭的表面油光水滑的,很是光滑,泛着一點點油潤的光芒,跟普通的麪粉製作的饅頭有着明顯不同的色澤。

“啊嗚”

江暖張着嘴一口就咬下來半個,吞進嘴裏咀嚼,首先感受到的是淡淡的荷葉的香氣,接着是鬆軟的口感,細細一嚼,又帶着一點點清甜和自然的一絲酸味。

“姥姥的祕方?”江暖愣住。

只有一點點,要是不注意似乎都不會注意到,而就是熟悉的酸味喚醒了江暖的記憶。

這種酸不是醋酸、檸檬酸等等,也並非加了任何調料,在記憶中姥姥做的米饅頭就是帶着一點特有酸味的。

“雖然沒有我記憶中姥姥做的那麼好吃,但真的不是我錯覺,袁老闆真的會做正宗的米饅頭!”

江暖感受到了袁老闆的厲害,畢竟那可是她姥姥的祕方,從來沒聽過其他人會,她決定吃完後,要問問老闆祕方的事。

“真好。”江暖將剩下的半個塞進嘴裏。

腮幫子一股一股的,跟進食的小倉鼠似的,越發顯得江暖嬌小可愛,當然眼睛有點紅,有點像是兔子了。

“哭了?怎麼樣好吃嗎?”鍾小小很想吃,但看着江暖突然有點微紅的眼眶,不敢動。

江暖杏眸眨了眨似是才回過神來,聽到鍾小小話裏的小心,再次快速地眨掉眼睛裏的水汽用力點點頭:“非常好吃,特別感謝小小你帶我來這裏,有我喜歡的味道。”

一連用了幾個肯定句來表達自己的意思,末了還奉送一個大大的感謝。

“哈哈哈,喜歡就最好,我感覺介紹食客來廚神小店,袁老闆絕對讓人滿意。”鍾小小頓了頓道:“這麼好吃,我得嚐嚐了,早就眼饞了。”

說着就夾起一個饅頭往嘴裏送,咬上一口,立刻就被蓬鬆香甜的口感征服,裏面特有的帶着米味的一點點酸,成爲其獨特的標誌,很是美味。

“感覺又發現了什麼寶藏,小燕子,也給我定上一份米饅頭。”

“我這裏兩個人來上兩份。”

“我也要一份。”

周圍旁觀的食客,看到兩個姑娘陶醉的吃相,立刻招呼旁邊的蘇若燕打算預定饅頭,東西不貴,一份不到一百塊,偶爾也是可以吃上一次的。

說真的,廚神小店這種名氣的店,或許是全球唯一一個,預定美食連定金都不要給的店了。

在廚神小店就算是天天吃的烏海都不敢誇海口說是自己吃過菜單上所有的菜,畢竟菜系實在是太龐大了,就獸的食量,每天也吃不了很多,更何況是普通人。

更重要不是所有人都有烏海那土豪之力,能夠將廚神小店當食堂的,一週來個幾次都是了不起的了,還得有錢有閒才行。

因此看見同行食客,點了好吃的美食,就跟上在店內是基本操作。

“米饅頭,今天還剩下五份,剛剛開口的前五位食客可以今天吃,剩下的今天預約,一個星期以後來吃。”袁州趁着端菜出來的空隙直接開口。

每次做預定的東西,袁州都會有意識地多做點,一個是東西多了,做起來方便,另外一個就是大家每次都會一窩蜂的點,袁州也習慣了。

“謝謝袁老闆,我要來一份。”

“哈哈哈,太好了,現在就可以吃到了。”

“我等下週跟我媳婦一起吃就好,名額讓給後面的一位。”

食客們對於袁州說的話十分捧場,按照自己要求紛紛說着,看到袁州手腳利落地端出五盤白雲般的米饅頭,氣氛更是高漲。

江暖吃完飯,在外面長凳上等着午餐結束,想問米饅頭祕方的事。

在一旁鍾小小也陪着等,隨着一個個食客餓着肚子進店,心滿意足地離開。

午餐時間結束,袁州也注意到了在外面候着的江暖和鍾小小。

“袁老闆,我有一件事想要請教你。”江暖開門見山,也知道不能耽擱袁州時間。

“請問。”袁州點頭。

“我想問問米饅頭的烹飪方法。”江暖突然想到了問一個廚師烹飪方法,豈不是向魔術師打聽魔術的祕密。

所以江暖又出言把姥姥的祕方,以及米饅頭的事原原本本都說了。

“我想知道,袁老闆做出的米饅頭,和我姥姥祕方做的米饅頭差不多,是巧合還是什麼的。”江暖總結問題。

袁州思考了一會,一時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那個,是不是我這個問題有點過分。”江暖立刻道歉:“對不起袁老闆。”

“沒有什麼不方便,只是就米饅頭來說,沒有什麼技巧和祕方。”袁州道。

“嗯?”江暖呆呆的看着袁州。

“我剛纔在就在想,米饅頭是用米飯自然發酵的糕點,說是饅頭,但其實並不需要像饅頭一樣揉麪,所以連揉麪的方法都沒有。”

袁州向江暖簡單簡述烹飪過程:“只需要用幾天讓大米混合甜酒,磨成漿發酵,最後一勺勺裝在模具裏就行,我的米饅頭之所以形狀和其他不同,也是因爲模具的緣故。”

即使不會廚藝,聽袁州的解釋也明白,況且江暖還是會做點東西。

“那我姥姥的祕方是?”江暖大腦有點混亂,她其實是想問,既然沒有祕方那爲什麼只有在姥姥和廚神小店,吃到這種味道。

話雖然沒說完,但袁州也懂了,所以說出了他的看法。

“你吃到的和其他米饅頭不同的酸味,是甜米酒發酵米漿足夠多的時間才釀出來的味道,所以至少需要五天時間提前準備。還有米漿的清澈,也是需要時間的細活兒。”

袁州道:“我認爲江女士你的姥姥,提前準備了,並且足夠細心,江女士你可以仔細想想每次要回去前,你姥姥是不是都會詢問比較準確的時間。”

話說得很明白,經這一提醒,江暖真想到了,每次她要回家,姥姥和姥爺都很開心,比如國慶放假,姥姥這九月中旬就會打電話詢問,放假回不回來之類的。

不過即使是這樣,江暖因爲工作問題,一年也就回去兩三次。

“這樣啊。”江暖感覺內心被滿滿的幸福填滿,然後鄭重感謝:“謝謝袁老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