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八章 一起睡

孫明的朋友,袁州都認識,倒不是孫明的朋友圈窄,而是孫明會帶着好朋友去廚神小店吃東西,並且強烈安利。

當然袁州印象深刻的一位是叫做許光藍的男子,他就是吃了袁州一頓,然後風風火火的決定自己也要學廚藝。

還說了這樣一番話:“我還年輕,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吃完袁老闆的這一頓,我才知道我對美食是最熱愛的,我一定會成爲名廚。”

接下來許光藍就很努力的看廚藝的書籍,然後練習廚藝,大約在兩個月後,袁州聽孫明說,許光藍放棄了。

用孫明的話說,他這個朋友,是間歇性的壯志凌雲,然後習慣性的選擇放棄。

話說回來,許光藍兩個月的廚藝還是沒有白練,他做的肉末豇豆還是挺下飯。

當然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袁州做的蛋糕,還有菜最受歡迎。

殷雅學自袁州的青椒肉絲也得到了大家的好評,不光是孫明很是高興,受到肯定的殷雅也開心,還多喝了一點酒。

等到回去的時候,殷雅瑩白的小臉上已經是一片酡紅了。

“木頭,我們是不是要回家家了?”大概是喝多了,殷雅腦子轉的有點慢。

暈乎乎地靠在袁州的肩頭,小手扯着袁州的衣服,不是很安分地動着。

“我們要回去了,再等等就到了。”袁州語氣溫柔。

“爲什麼這麼晚了還不到?”隔了沒兩分鐘殷雅又開始了。

袁州倒是全程十分溫柔地照顧着殷雅,直到將她送回家以後,還打水給殷雅洗了臉,脫了外衣,纔將她塞進被子裏。

“唔木頭,好熱開空調。”殷雅聲音軟軟的像在撒嬌。

“睡着就好了,小雅快睡吧。”袁州就坐在牀邊。

見殷雅有些不安分地動了動,袁州輕輕拍着被子,將手裏拿着的熱水放到牀頭櫃上,預防殷雅半夜醒來口渴。

大概是感到熟悉的氣息,殷雅倒是不再鬧了,但抓着袁州的手,卻一直沒有放。

袁州給毛野打來個電話,交代了些酒館的事,然後就坐在殷雅牀邊,陪着陪着就睡過去了。

翌日。

良好的生物鐘,讓袁州自然醒了,然後看到了眼前精緻的臉蛋,忍不住親在了殷雅額頭。

殷雅眉頭微蹙,然後嘟了嘟嘴,嘀咕了一句什麼,翻了個身繼續睡。

“昨天也算是和小雅睡一張牀了,雖然我沒上牀,但也差不多。”袁州傻樂了會,然後給殷雅煮早餐。

袁州和殷雅商量好的,結婚後殷雅退掉自己的單身公寓,然後搬到廚神小店二樓住,反正距離公司也近。

關於這點袁州也知道,是殷雅遷就他,但婚房還是要佈置。畢竟袁老闆現在也是奔小康了,房子別墅還是有幾套的,之前選中的就是吳雲貴送的附近那套,不過要是殷雅喜歡,袁州表示隨時都可以換。

話分兩頭,李研一也在做一件大事,是關於廚神小店的,準確的說是袁州拜託李研一做的事。

“你好李先生,請問這次的初稿做好了嗎?”電話那邊是個溫潤的男聲,很是小心地問道。

“沒有,需要再過段時間,這次打算出兩本,沒問題吧?”李研一一臉嚴肅道。

臉上表情端凝,彷彿不是在打電話,而是在做什麼大事一樣。

“沒問題,三本也沒事,銷量非常高,之前的五冊到現在銷量都沒有跌下去,還有攀升的趨勢,這都是李先生的功勞。”那邊逮着就是一頓吹捧。

“胡說,明明是袁主廚知識夠豐富,能夠給書提供諮詢,我只是整理介紹,哪裏那麼重要了?”李研一眉毛一皺呵斥道,真是不會聊天。

“袁主廚當然也是頂尖的大廚,但是李先生對於食材的瞭解,以及科普語言也是很好的,兩個都好。”那邊急忙說道。

“也對,袁主廚的廚藝不說,但是我的知識儲備也的確夠。”李研一點頭認同。

“那就這麼說定了,下個月的這時候就是最後的日子了,我就不多打擾李先生了,請李先生早點休息。”那邊搞定了正事,寒暄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而李研一掛了電話以後,倒是沒有動彈,反而坐在書桌後沉思了起來。

“袁老闆那裏出的菜是越來越多了,我現在都趕不上趟了,看來是時候找點幫手了。”李研一嘀咕道。

自從有一回廚神小店,李研一碰到袁州和張焱在討論飲食文化傳播的事。

李研一也挺關注,所以加入了討論,正好看見在賣菜單的熊孩子,李研一就萌生了個想法。

作爲專業的食評家,講真是真的吃過不少好東西的,在沒有廚神小店之前,李研一十分自得,但是自從有了廚神小店以後,尤其隨着袁州廚藝的提升,菜單上的菜逐漸增多,他就覺得自己就是個土包子,太長見識了。

以前在袁州不是很出名時,李研一聽過不少說菜價太貴的話語,當然每次都是被袁州的廚藝所征服。

其實李研一更清楚,即使不算廚藝,就這些食材小店的價格也是相當值。

考慮良久以後,李研一決定寫一本趣味向的科普小說,主要是科普食材,以及食材來歷,古代有什麼做法等等。

這先是跟袁州進行商談,袁州一聽非常好,然後就以華夏名廚聯合會的名義委託李研一寫。

之所以要如此,是因爲收集這些資料,以及寫是需要時間的,袁州也是怕書寫來賣得不好,委託也是有委託款。

袁州的想法是等他在博古斯世界烹飪大賽獲得金廚再把書推廣出去,至於爲什麼要金廚後,在國外不贏,說話是不硬。

但出乎袁州意料的是,李研一把這書寫紅了,甚至於還寫成了暢銷書。

主要是李研一嬉笑怒罵皆成文章的文筆,老少皆宜就好像《明朝那些事》,趣味感很強,再加上袁州強大的科普。

比如說到茄子,古印度是它最早的發源地,然後華夏是第二發源地,這些都是能夠查到的,而袁州就能提供,在西晉時期有茄宴等一系列信息。

這也讓袁州鬆了口氣,本來準備幫忙宣傳,也不用了。

只是王鴻有點不開心,作爲暢銷書作者的他一直在店裏很開心,但是被李研一這個食評家吊打了。

王鴻覺得裝逼都不愉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