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七章 靠譜的方法

正事講完了,接下來就是閒聊的時候,雷題知道袁州時間緊,立刻掏出將一個黑色的塑料袋,從裏面拿出一株帶着一點點泥土,已經有些乾癟的植株。

“袁老闆,這次我去了桂省,在那邊得到一味當地人稱之爲,山元皮的香料,據說加進肉裏,可以提升其香味,我試過一次,確實相當不錯,香氣誘人,讓人有點欲罷不能,而出了那個村落,即使是鄉鎮也沒有人用,因此我就給你帶了一點曬乾制好的,這棵是新鮮植株,當時正是採摘的季節,我就採了一株。”雷題道。

“謝謝。”袁州雙手接過植株和一個小布包,對於雷題這樣時不時帶點食材回來的行爲已經習以爲常。

隨即回身去了廚房,拿出兩個不大的罐子,類似陶罐的樣子,罐口比較小,中間大,罐底也較小一點。

罐口扎着一圈深色的布,應該是爲了密封特意弄的,看起來應該不重,袁州一手一個很是輕鬆。

“這是我最近做的一點櫻桃醬,就剩這些了,你們趕巧了,拿回去嚐嚐吧。”袁州將罐子推到兩人面前。

去年的桑葚老大爺,水果生意還不錯,所以在家裏承包了片小小的櫻桃園,今年結果,不光是送了不少袁州桑葚,還給他送來了不少櫻桃。

吃不完,老規矩袁州就都做成了果醬。

大多數都被送人了,剩下的確實不怎麼多了,就是這樣,烏海都時刻盯着袁州這裏,想要多坑點醬,作爲袁州請假的儲備糧。

“袁老闆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袁老闆。”雷題嚴肅的臉上也擋不住開心的笑容。

早就聽說袁州做的桑葚果醬,那滋味光是聽形容就知道好吃,這回總算輪到自己了,雷題臉都差點笑爛了。

雖不知道這個櫻桃醬有什麼特別的,但袁州出品必屬精品,加上雷題這副樣子,郭鵬浩直接手腳快地將屬於自己的那罐撈到自己面前,生怕人搶了去。

雷題有想搶的心思,但他是個要臉的,當着袁州的面是不會做出這種有辱斯文的事情的。

只是悄悄瞪了眼糟心的兄弟,接下來就是跟袁州告辭,他剛剛看錶時間已經不早。

等到雷題兩人離開,袁州纔將兩個盒子拿起來打算放到樓上。

要判斷一個菜品是否存在,有多種多樣的方式,比如從菜品,或者是味道做法,再有是文獻的真實性。

比如齊民要術裏出現的美食,真實度就很高,像煮醴酪現在都能吃到。

陰晴圓缺四字是出自蘇東坡的水調歌頭,所以即使存在這道菜也肯定是在北宋後,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食物改名。

袁州開始精確判斷——“系統你說這個菜是不是真的存在?”

系統現字:“根據檢測,此菜存在的機率是百分之八十以上。”

OK判斷結束,基本上是真的。

袁州默默想到:“既然是真的存在,那就得好好研究一下了。”

這邊將東西放好以後,直接去廚房做午餐的準備了,另外一邊雷題和郭鵬浩離開以後也沒有回去,而是直接在外面等着午餐時間的開啓。

“這個櫻桃醬真的那麼好吃?”郭鵬浩看雷題的小眼神時不時往自己裝罐子的包裏瞅兩眼,很是好奇地道。

“你把罐子給我,我就告訴你。”雷題直接道。

“呵!”郭鵬浩冷笑一聲,轉過頭就當不認識雷題,就沒見過不要臉的。

“買賣不成仁義在嘛,何必這麼斤斤計較。”雷題一臉你怎麼這麼小氣的樣子。

看得郭鵬浩要不是這是在大街上,他就要跟雷題論論武藝了,不可能文的不成武的也不成。

“就算我沒吃過袁主廚做的食物,但是不代表我不知道袁主廚這些年的成就,就你這樣的還想騙我,當我很好騙?”郭鵬浩實在沒忍住,直接開啓嘲諷模式。

所謂人以類聚,物以羣分,能夠成爲好朋友的,自然有些相同的地方的。

兩人就着櫻桃醬的事情展開討論,暫時沒有分出勝負,,隨後的一頓午餐,更讓郭鵬浩知道了雷題的險惡用心。

說回袁老闆處,之前孫明就提過他辦生日宴的事,袁州是放在了心上的。

日子就是今天,袁州下午時,沒有練習廚藝,將昨晚做好的蛋糕胚拿出來,打算給孫明做蛋糕。

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做了三層,每一層的樣子都不太一樣,也算是一種創新以及嘗試。

第一層是14英寸,第二層12英寸,第三層是10英寸,層層遞減,每一層的裝飾都是按照孫明的喜好來,看起來就很豪華和喜慶。

除了蛋糕,袁州想到之前孫明提過這次宴會的特殊性,預備了孫明最喜歡吃的一道菜,回鍋肉的材料,打算到時候帶去做。

袁州打算帶殷雅去參加孫明的生日宴會,算是給殷雅介紹自己以前的一些朋友,袁州還給殷雅預備了她要做的青椒肉絲需要的用料。

之前殷雅一聽到要去別人的生日宴上做菜,有點信心不足。殷雅廚藝是有幾分,但是也就是家常水準,現在要做給別人吃,要是做得不好,肯定會有損袁州的面子。

因此殷雅挑了一個簡單的菜,在袁州這裏突擊學習了一下的。

“木頭是真的木頭。”這是殷雅幾天學習下來的感受。

雖然殷雅覺得袁州對於廚藝嚴肅認真是值得稱頌,但是想到當時學菜的時光還是有點發慫。

等到晚餐時間結束以後,將小酒館交給提前到來的毛野,袁州等到了匆忙趕來的殷雅。

一身修長的連衣裙,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風衣,襯得殷雅越發的身材修長,柳眉杏眼,臉上因爲疾走染上了一些薄紅。

“小雅到了,我們走吧。”袁州左手拎着特意訂做的大盒子裝着的蛋糕,右手拎着一個袋子,鼓鼓的,看來是裝了一些東西的。

“好,我來幫忙吧。”殷雅說着就上前一步打算接下體型小一點的袋子。

“不重,我拎着就好。”袁州讓了一下走到殷雅面前道。

見袁州堅持,殷雅抿了抿脣,沒有再說話,走在袁州的旁邊,那模樣倒是有幾分像回孃家似的。

這次別開生面的生日宴會,孫明將場地定在了一農家樂的地方,這樣方便大家動手,離得桃溪路不是很遠,但是也不近,大概需要半個小時左右。

車是殷雅提前叫好的,兩人一出來就直接上了車,朝着農家樂的方向而去。

要到時打個電話,孫明就在路口的位置侯着,因此袁州和殷雅一到就被接了進去,時間恰到好處。

人到齊了,熱鬧的宴會就開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