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六章 廚藝方面的累積

待迎了兩人進店,袁州給倒了兩杯水後才道:“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這是我朋友郭鵬浩,是他有些事情想要請袁老闆幫忙。”雷題利索地賣了郭鵬浩。

郭鵬浩終於不好意思地開口:“是這樣的,我有道菜,我覺得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好多廚師都做不出來,所以想請袁老闆看看。”

來之前郭鵬浩曾瞭解了一下袁州,真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一項項榮譽擺出來,才知道袁州不光是名氣大,所獲得的榮譽隨便隨便拿出一條都是秒殺級的。

“是什麼菜?”袁州在高溝會時,不少名廚也會拿出自己難以還原的菜來交流。

“咳咳,順序顛倒了,我們之前說好的?”雷題乾咳一聲提醒道。

“哦對,我這裏有一本百年的殘缺菜譜,先請袁主廚長長眼。”郭鵬浩一經提醒立刻反應了過來。

打開手裏的公文包,從裏面拿出紫檀木的匣子,放在面前的隔斷上,“啪嗒”,上面的袖珍搭扣被打開,露出裏面泛黃的書頁。

確實不全,一看就看到撕裂的痕跡比較慶幸的是,撕口完整應該是故意撕裂的,有可能可以找到殘缺的部分。

古代菜譜不一定都厲害,甚至於現代許多改良菜,還更加符合現代人的口味,當然也有許多是現代還原不了的。

袁州在看到書頁的瞬間就覺得這是一本真正的古書,那種厚重歷史的感覺撲面而來,確實是經歷了歲月更迭的。

“我能仔細看看嗎?”袁州對於菜譜還是很有興趣的。

“當然沒問題。”郭鵬浩立刻道。

拿出一次性塑膠手套帶上以後,袁州才慢慢伸手將菜譜小心翼翼地拿出來查看。

除了明顯的撕裂痕跡,還有一些蟲洞的地方,應該是久遠以前因爲保管不當造成的。

“譁”

輕輕翻過一頁,袁州仔細看了起來,他雖然鑑定不了古董,但是對做菜很熟悉,可以從菜的配料以及做法那些中判斷是否是古書。

大約看了十分鐘左右,袁州總共翻了五頁,每一頁都看得很認真,鑑寶欄目也就差不多如此了。

大概是袁州嚴肅的表情感染了在場的兩個人,雷題和郭鵬浩也緊張了起來。

“怎麼樣?”看到袁州放下書,郭鵬浩立馬追問。

“古董方面我不太懂,但是裏面的一些食材稱呼確實是比較久遠,比如羖肉,蕹菜等,如果是後天作假需要查閱很多資料,目前我沒看見有時代性的錯誤。”

“調味也是重辛,初略的看應當是唐代,或者是唐以前,但不會早於漢,因爲在佐料中有胡椒。”

“除此之外我更傾向於古書是唐朝的,因爲這種把鴨肉置於羊腹的做法,類似於唐朝著名的一道宮廷菜渾羊歿忽。”袁州道。

聽到袁州這麼說,兩人也是不由自主地點頭,有理有據。

郭鵬浩更是連連點頭,心裏想着不愧是著名的袁老闆,看看這知識量,就不是一般廚師能夠比的,僅僅從一些名字,就能推理出這麼東西。

還有“渾羊歿忽”,郭鵬浩是聽都沒聽過。

“袁老闆比專家靠譜多了。”郭鵬浩心中判斷,曾經郭鵬浩拿過一個古物給專家鑑定,然後被騙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郭鵬浩就再也不信什麼專家了。

“這個古籍只有後面一小部分,大概是一門宴席的記錄,現在能夠看到的只有幾個點心和最後的湯菜,大菜也只有那麼一道,你之前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菜是?”袁州問道。

就目前看,古書上的菜最多是食材難找了一點,絕對和“不知道能不能做出來”是兩回事。

郭鵬浩略有點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道:“是兩件事,那道菜不在這本古書裏,是一本家族記事的閒雜書籍裏面提到了幾筆,我很感興趣,就記了下來。”

說話真是藝術話,就郭鵬浩的說話方式任誰都會覺得,那道菜是在古籍中。

但實際上是,郭鵬浩有古籍,然後不少廚師想要借看,而他提出的要求就是做出那道菜,也就是爲什麼他會說,很多廚師想騙他古籍。

“他就這脾氣,什麼都得尋根問底,想請袁老闆判斷一下,這本古籍這次帶來就是想要送給袁老闆研究研究的,也算是我們給這個行業添點磚加點瓦的,可別推辭。”雷題直接道。

別看雷題平常不會說人話,出口必懟人,但是對於袁州卻是很尊重的,言語十分客氣。

“對對對,是這樣沒錯。”郭鵬浩立刻順着雷題給的杆子就往上爬。

“先把你們說的那道菜給我看看,就是文字記錄。”袁州道:“你們帶了嗎?”

“帶了,帶了,袁主廚請看。”

郭鵬浩別提有多高興,利索地從剛剛掏出木匣子的包裏再摸出了一個木匣子。

大小類似,但這匣子呈暗黃色,表面光滑,棱角地方的包漿很是圓滑,一看就是有人經常把玩的,上面雕刻着一隻活靈活現的老鷹,倒是很稀奇的花紋。

“啪嗒”

郭鵬浩帶着點小心地打開,露出一本頁面有些泛黃的書籍,估計至少要往上數三代才行。

“嘩啦”

郭鵬浩小心地翻了翻書籍,手下熟絡地翻到早就很是熟悉的書頁,將書輕輕放到袁州面前道:“袁主廚給看看,就是這邊。”

【餘去歲嘗聞一奇物,清香四溢,既酥且糯,既冷又熱,乃奇哉。甚奇之,輾轉經年,偶得之,謂之曰陰晴圓缺,甜鹹適口,酥糯芳香,誠不欺我。】

也就是短短一行字,沒有多少,袁州一打眼就看完了,但是猛地一看,就跟流水賬似的,大概就是聽說了一個好吃的,然後總算吃到了,而且名不虛傳?

名字也很怪,難道菜的名字就叫做陰晴圓缺?

一時之間袁州都覺得有點懵,雖說知道古人取名字喜歡內涵,但是不是……

袁州怕自己看漏了,小心地往前翻了一頁,然後又往後翻了一頁,除了找到一個季節應該是春季,其他的倒是沒有特別發現。

“一時我也說不準,需要研究一下才可以。”袁州直接道。

“沒事,沒事,有研究價值就好,袁主廚可以隨便研究。”郭鵬浩一看有戲立刻道。

“不耽誤袁老闆的時間就好。”雷題道。

“沒事,我也真的好奇,什麼時候菜品可以取名陰晴圓缺,真的能研究出來,你們可以來試試。”袁州道。

雷題還沒有說話呢,郭鵬浩就立馬接過了話頭道:“沒問題,沒問題,早就想要一個結果,辛苦袁主廚了。”

雷題白了一眼跟打了雞血差不多的郭鵬浩,轉頭就對着袁州溫言細語道:“袁老闆做主就好。”

“你們這本書需要留在我這裏才行,我要查看一下才能最後確定。”袁州想了想道。

“沒問題,沒問題。”郭鵬浩連連答應,直接將兩個盒子都裝好扣起來,兩本書都交給袁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