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四章 大佬的浪漫

“客人需要點什麼米百做嗎?都是九十八一份,但有些需要提前預定才可以。”蘇若燕詳細的道。

“米饅頭有嗎?”江暖道,隨後想想又加了一句:“正宗的那種。”

這是她老家那邊的特產,只有在很小的時,姥姥還在的年頭她才吃過正宗的。

自打姥姥過世,就再也沒人能夠做出這個味道了,就算是親媽都做不出來。

江暖母親說,姥姥是有祕方的,不過祕方沒有傳下來。

現如今吃貨遍地走,米饅頭自然也有賣的,但是味道不對,江暖試過兩回就死心了,還在心裏嘀咕,難道姥姥說傳說中的廚藝高手,能夠自己研究出很厲害的祕方?

至於江暖來廚神小店又點,還特別強調正宗,只是想知道袁老闆能夠還原幾分。

當然江暖清楚,自己吃的也不一定是正宗的,如果有更好吃的,她也接受。

蘇若燕一聽發現沒怎麼聽過,下意識轉頭看向廚房的方向。

“可以,但米饅頭需要提前準備,一個星期後同一時間再來吃就可以。”袁州趁着間隙說了一句。

五感靈敏,那是想要聽到什麼就聽到什麼,顯然剛剛已經將江暖的話聽到了。

“要準備這麼久?”江暖沒想過米饅頭這麼難,因爲姥姥在時,隨時回去都有得吃。

當然聽到袁州這樣說,江暖也沒有懷疑,畢竟做菜店老板才是專業的。

“謝謝老闆。”江暖道謝。

“我來一個烏飯加糖,一個糖醋排骨,板鴨,還有開水白菜。”江暖一口氣也點了好幾個菜,都是有講究的菜。

“請稍等。”蘇若燕將預定的和剛纔點的分開記錄以後就走開了。

“米饅頭,是米做的饅頭?”鍾小小念念叨叨的。

作爲一枚吃貨,聽到沒吃過的食物,自然好奇。

“我家鄉的食物,味道很不錯,到時候我們來嚐嚐,正好是我們呆在這裏的最後一天,挺巧的。”江暖微微一笑。

“袁老闆做的,值得期待。”鍾小小自然點頭。

兩人點的都是大餐,如果是其他飯店半小時要等,但架不住袁州的速度很快,沒多一會,菜就陸陸續續的上來了。

先上來的是素菜金陵草和開水白菜。

金陵草看上去碧玉一截,除了顏色鮮亮和冒着一點點熱氣以外根本不像是下過鍋的。

至於開水白菜,那更就是名副其實,一片片的葉子白白嫩嫩的,湯清如水,葉子浮浮沉沉地在大碗裏,顯得既好看味道又香,很是引人入勝。

最讓人受不了的大概就是香味了,明明就是素菜,看起來都是清湯寡水的樣子,偏偏聞起來香味濃郁醇厚,讓人欲罷不能。

“咕咚”

江暖沒有忍住咽了一口口水才算是緩了緩道:“這也太香了吧,而且看起來一點也不油。”

以前江暖也是吃過開水白菜這道菜的,在她的認知裏那已經算是很好吃了,但是仔細看看還能看到一點點的油珠珠,不光是湯裏,白菜上也是一樣,總感覺膩膩的。

但是面前的不一樣,那是好像真的就是開水裏燙熟的白菜一樣,一片片形態完美,大小相同的葉片清清爽爽的,跟之前吃的嫩嫩油油的菜心一點也不一樣。

“袁老闆做的菜,你以爲是誰能比的?那我們開動吧。”鍾小小深吸了一口氣。

江暖點點頭用筷子夾起一片嫩生生的白菜,放進嘴裏一咬,“咔擦”一聲清脆的響聲,白菜被咬斷,一股濃郁的雞湯還有豬肉的香味混合着冒出來,既是鮮美又有豐腴的感覺,加上脆爽的白菜,簡直就是神仙組合。

多嚼幾下,還有一股子清甜的滋味最後留在口腔裏,真是好吃到了極致,也脆嫩到了極點。

“難道只用了白菜最裏面的那一片嗎,這麼嫩!”江暖驚疑不定。

再多她也沒有精力想要一探究竟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吃東西,將美味吃進肚子裏才是實在的。

“現在知道我爲什麼心心念了吧。”鍾小小道。

“換我,我也心心念,這個廚師是真厲害。”江暖不由道。

一道開水白菜算是徹底征服了她。

鍾小小和江暖只是廚神小店食客當中的其中一景,其他的食客都各自專心地吃着自己面前的美食,都是一模一樣的姿態,同一家小店,不同的食客,同樣的動作。

午餐時間就在大家的惋惜中,到了尾聲,送走最後一批食客以後,袁州照例換完衣服以後就開始練習雕刻。

說起來,最近袁州用來練雕刻的木料……真的也虧得連木匠和張焱沒看見,否則真擔心袁州被刮成皮。

另一邊,有食客約了在廚神小店碰頭。

“嫺姐你怎麼來得這麼早?”萌萌跑過來,看到鄭嫺的身影,她都是提前來的。

“沒什麼事,就提前過來了,看看袁老闆雕東西也挺好,強迫症的福音。”鄭嫺道。

此時已經有一圈人圍着了。

“說起來我親戚給我相親,那貨的業餘愛好就是木雕。”萌萌突然想起這件事:“然後我就說我認識一個廚師,業餘愛好也是木雕,他就很感興趣的跟我來看了袁老闆雕刻。”

鄭嫺問:“然後呢?”

“然後不知道爲什麼他就沒有聯繫過我了。”萌萌笑嘻嘻的道。

鄭嫺笑了笑,如果把袁老闆的雕刻叫做業餘,那麼這世上有多少能夠稱爲專業的?

很明顯是萌萌這小丫頭使壞,和相親對象的事肯定有什麼沒說,不過鄭嫺也沒有追問。

“嫺姐我們是等一會再去,還是現在?”萌萌問。

“再看看,袁老闆這個木雕人物,萌萌你覺不覺得眼熟。”鄭嫺問。

萌萌看過去,袁州用木料練習的是各種小動物,他用的是循序漸進的方法,先雕刻小動物,然後再雕刻人形。

“唰唰唰”

是雕刻的仙女像,長裙飄飄,但仙女樣貌,萌萌瞅了瞅,的確是眼熟。

“這雕的是殷雅姐姐?”萌萌驚訝的說。

鄭嫺點頭:“估計袁老闆心中的仙女就只有小雅的模樣,所以不自覺地雕成了這樣。”

“哇,這就是大佬的浪漫嗎?”爲什麼萌萌要說是大佬,因爲她連雕章都辦不到,別說其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