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三章 唯一可能的人

“暖暖,你這次不是也有假期嗎,不然你跟我一起去親自見證一下好了。”鍾小小眼睛一轉想了一個主意。

她有信心只要是江暖吃過袁州做的菜一定會被袁州的手藝征服的,安利被人吃,是很值得開心的事。

“行,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正好看看袁主廚是不是什麼都會做。”江暖想了想點頭,吃貨是拒絕不了美食的。

這邊鍾小小和江暖謀劃着蓉城之行,那邊也有人深夜不睡,想着要去蓉城。

“你看這就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半本書,雖然只有後面的三分之一,但是我敢肯定這本書絕對是上百年的古籍,十分珍貴。”男人捧着一個紫檀木的盒子正在跟雷題炫耀。

暈黃明亮的燈光下,深色的木匣子上面,油光水滑的,一看就是好木頭,正面雕刻着一些花紋,似鳥非鳥,似花非花的,看不真切,已經有些模糊了,確實是個有年頭的物件。

雷題倒是興致不大,他是個美食評論家,又不是考古專家,拉他來看什麼百年古籍,要不是關係真的到位了,早就翻臉了。

“我不是考古專家,鑑定不了這個。”雷題臭臉。

雷題跟李研一都是出了名的毒嘴,當然兩人的方式還是不一樣的,至少雷題沒有差點被人打死。

作爲要求嚴格的美食家他信奉的也是有問題直接說,美食不能作假,有一說一。

也幸虧男子跟雷題認識不是一年兩年了,知道他的狗脾氣,也沒有介意。

“又有一個廚師上門來想要我的古籍,說什麼把古籍捐給飯店,連道菜都做不出來的,還配看我的古籍嗎,想都不要想。”男子一臉的不屑。

“你還在找能夠做出那道菜的廚師?都跟你說了那就是不存在的,怎麼可能會有人做得出來,就算有,也不是隨便能找到的。”雷題道。

“不可能,我在家族書籍裏翻到的,雖然只有短短幾行字,但是絕對是存在過的,只不過現在失傳了而已。”男子一臉的激動。

“我說鍋子,這都大幾十年了,你這執着個什麼勁,你又不是廚師。”雷題特別不理解郭鵬浩。

小四十的人了,還整天琢磨着不可能的事情,家大業大的,也不想想怎麼守成或者開拓,這些難道不好嗎?

“你不懂,做一件事習慣了,要是做不到心裏就老惦記得慌。”郭鵬浩一臉深沉。

雷題聞言,沉思片刻,然後道:“要不然我帶你去見個人,說不定可以完成這道菜,但你也別抱太大希望,因爲古人記載東西,有時候會虛構和誇張。”雷題想了想說道。

郭鵬浩是不知道老朋友心裏有什麼盤算的,他一聽到雷題帶他去見個人,就知道肯定是個有本事的,心情就很高興了。

“我說老雷還是你夠朋友,沒白叫你來這一趟。”郭鵬浩大力拍拍雷題的肩膀。

“行了,先說好,先看古籍最後再定其他的。”雷題一點也不想給袁州找麻煩,因此再三交代。

“知道,知道,放心吧。”郭鵬浩現在心情好,隨意擺擺手。

那就是雷題說啥就是啥。

這些事情袁州是不知道的,更不知道有人專門要來求幫忙的,他剛剛查完所有寺院的資料。

雖說當下不能完成任務,但做準備還是沒問題。

一大早的,太陽就開始勤勞地開始工作,金黃暖和的光芒灑向大地。

今天的早餐又被袁州玩出了新花樣,這次倒是沒有什麼大動作,而是繼之前的過橋米線以後,又再次推出了一種滇省的特色食物,酸漿米線。

那酸爽的味道似乎還停留在舌尖上,讓許多食客都讚不絕口,很新穎。

早餐的時候早就已經過去了,午餐時間如約而至。

鍾小小和江暖就是在午餐時間即將開始排隊的時候到的桃溪路。

爲了配合雙方的時間,沒有趕上早餐時間,不過這次放假時間比較長,兩個姑娘打算在蓉城呆上一個星期的,因此倒不是很介意漏掉的早餐。

“小小來了?這次不會又是打的飛的吧?”

“一會晚上還得往回趕吧。”

“怎麼早餐沒有見到你,今天的早餐酸漿米線可好吃了。”

相熟的食客看到鍾小小不自覺地就開始打招呼,認識鍾小小的人還不算少,看得江暖很是驚奇。

她就沒有見過哪家飯店的食客跟朋友一樣,熱情招呼的。

“這家店的凝聚力還真強。”這是江暖第一次對於廚神小店的印象。

鍾小小在食客羣裏也是小範圍出了名的,認識的人不在少數,畢竟打飛的吃飯的也就那麼幾個。

鍾小小拉着江暖一一迴應大家的熱情,順便給江暖介紹一下,一邊排隊一邊聊天也是十分融洽的。

兩人來得比較早,雖然是末尾,但是也在第一梯隊裏,算是不錯了。

沒有等多久,午餐時間就到了,隨着人羣兩人都走進了店裏。

雖然之前聽鍾小小提過小店很小,然後進店以後江暖覺得鍾小小一點不誇張,這是真的小。

“菜單也太厚了吧?”兩人坐在兩人位置上,江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菜單了。

那麼厚的一本,放在桌上,想要不注意都難。

“跟你說了袁老闆什麼都會,你現在信了吧?”鍾小小十分驕傲地道。

作爲袁吹的驕傲,一般人都不明白。

江暖聳聳肩不置可否,她是個現實的人,現在眼見爲實都不一定是真的,謹慎一點也沒錯。

“譁譁譁”

江暖翻了翻菜單,發現上面的菜確實很多,而且她看到了好幾個菜系,確實很像那麼回事。

“兩位想要吃點什麼?”蘇若燕已經點餐到這邊來了。

“我要一個鳳尾蝦,清湯獅子頭,金陵草,燈影牛肉,一碗白米飯,就這些。”鍾小小立刻就報出了一串想吃的名字。

聽起來就是想了很久的,說話都不帶停頓的。

江暖正好翻到了米百做的那裏,就只有三個字,就有點好奇了。

“這個米百做的意思是大米的百種做法?”江暖問道。

“是的,只要是米做的東西,都可以算是。”蘇若燕回答地很是肯定。

江暖不是第一個這麼問的自然也不是最後一個,蘇若燕早就已經摸索出了一套待客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