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一章 三者皆好

“我來介紹一番,這位是莫爾曼,這位是摩根,這位是希爾,都是我的朋友,同時也是西餐的大廚,大家想要來見識一下yuan的廚藝。”奧古斯特怕介紹錯,還是一個個點着介紹的。

“三位主廚你們好,很高興見到你們。”袁州有禮地問好。

雖然奧古斯塔介紹模糊,但袁州也大概知道希爾、摩根、莫爾曼三人身份。

三位大廚對於袁州也是十分好奇的,即使視頻裏看到過,但是現實當中見到總是十分驚歎的,真是夠年輕。

雖然語言不是很通,但是有艾利克斯在,加上袁州的英語不錯,兩班人馬還是交談地十分融洽。

時間轉瞬就逝,很快就到了袁州平常要準備晚餐食材的時間。

“今天很高興認識各位主廚,希望有機會能夠再一起探討,現在我有事要忙,需要失陪了。”袁州站起身很是客氣道。

剛纔跟幾位西餐大師交流了一個甜品上的看法,有所收穫,袁州是十分滿意的。

“時間過得是快,每次交流都會忘記時間,yuan你去忙就行,我們等會就出去排隊吃飯,我知道規矩的。”奧古斯特首先道。

“沒錯,我們自己來就好。”曼弗雷德也揮揮手錶示理解。

這兩位開口,剩下的三位主廚也是有所耳聞,對於規矩都比較遵守,因爲他們自己的餐廳也有些奇怪的規矩。

比如挪威名廚希爾,他的主廚店,是週三不接待男性。

至於原因,沒有特別原因,然後希爾被告性別歧視男性……迷惑行爲大賞。

言歸正傳,袁州回到二樓洗漱換衣服打算準備食材。

晚餐時間因曼弗雷德他們的加入顯得熱鬧了不少,主要是其中的希爾是烏海的畫粉,還是鐵粉的那種,遇上了偶像就是五六十歲的大廚也得瘋狂,因此格外喧囂。

奧古斯特他們的正事其實就是來吃袁州做的菜的,其他的事情都是順帶的,因此晚餐的時候點餐是格外的賣力。

另外三位大廚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是有艾利克斯的翻譯都在菜單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菜。

結果是毫無疑問肯定會被征服。

雖然下午時候的討論,就能窺見袁州廚藝一角,但是真正吃到嘴裏的食物才讓他們知道了,爲什麼奧古斯特會跟居曼李當面爭執了。

希爾、莫爾曼、摩根三人點的東西都是不同的。

摩根喜歡吃牛排,他的偶像就是陀羅瑪。正所謂西方喜歡吃牛排的這有兩派,一派是馬派,一派是陀派,很顯然摩根是後者,畢竟他和陀羅瑪是朋友。

希爾喜歡甜食,看看他“微胖”的身材就很明顯,要知道希爾還是個業餘的足球運動員,年輕的時候運動強度不小,即使如此還“微胖”,可想而知。

至於莫爾曼沒有什麼特別的喜好,對於他來說,什麼都還好。

於是乎三人點了三份截然不同的食物,抹茶布丁、意大利西冷牛排、瑞典肉丸。

西冷牛排其實,西冷是Sirloin的音譯,簡單的說,不是烹飪手法,而是指牛肉位置。西冷是外脊,肉質會硬些,帶筋有嚼勁,是喜歡吃嫩一點的年輕人的最愛。

“三人點了三份不同的餐,哈哈我們是不是有點難爲yuan?”希爾說。

摩根沉吟後說:“是奧古斯特告訴我們,yuan都擅長的,應該沒問題。”

“吃了就知道了。”莫爾曼道。

對於三人的說話,奧古斯特和曼弗雷德並沒有參與,作爲來過幾次店的老司機,倆人一開始就想好了自己要吃什麼。

袁州做菜是一如既往的快,很快就端了上來,首先是抹茶布丁,然後是牛排,最後是肉丸。

剛開始三位各自盯着其他人的菜,主要是都特別精緻。

抹茶布丁跟平常的不一樣,翡翠一般的顏色,有點通透的感覺,跟傳統的用杯子裝不一樣,整個顫巍巍地放在一方潔白的小碟子裏,很是好看。

至於牛排那就更簡單了,放在一個平坦的大盤裏,散發着誘人的香味,油亮的色澤,外表看上去似乎是全熟的,但是內裏如何大家都不知道,旁邊的配菜也是精緻華美。

瑞典肉丸應該是其中顏值最高的,畢竟之前李立就極爲驚歎過。

吃第一口之前三位都想着吃完就說說感覺,然後一口進去,就沒有然後了,低頭吃都來不及。

都吃完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人從互相的目光中,看到了熟悉的神采。

“好吃嗎?希爾。”莫爾曼問。

希爾脫口而出:“這個抹茶布丁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布丁,牛奶,茶粉,雞蛋的搭配,上帝下廚也只能這樣了,太好吃了,可惜沒有聖誕布丁,否則就更完美了。”

抹茶布丁,是街邊小吃禮包中開出來的,不得不說,街邊小吃開出了不少美食。

“我的這個牛排纔是經典,不管是軟嫩的程度,還是刀法,就是配菜都堪稱完美,我認爲就算是陀羅瑪也辦不到。”摩根很顯然,不知道陀羅瑪和馬裏謝羅已把第一牛排的名頭,冠在了袁州身上。

“那你呢,莫爾曼。”摩根和希爾看着莫爾曼。

“從今天開始,瑞典肉丸就是我最愛吃的美食了,本來我以爲這道菜我做的已經是頂尖了,沒想到袁主廚這裏纔是真的高。”莫爾曼讚不絕口。

再多的讚美,也擋不住他們品嚐美食的心情,最後都吃到了自己完全吃不下了才走。

雖然年紀大了,但是這五位大廚覺得他們比起年輕人來也不差什麼,就胃小了點。

袁州是不知道這五位大廚這麼多戲的,晚餐時間過了以後,等到將酒館的事情安排妥當,袁州就上二樓打算看看書。

今天殷雅需要加班,難得不能來吃晚餐,之前送了宵夜,然後被殷雅趕回來休息了。

“昨天那本《甜品清覽》好像還沒有看完,要不然現在將它看完?”袁州覺得今天正是討論以後處於文思泉涌的時候,再看的話說不定能有一些靈感。

在拿書的時候,袁州掃過一旁的日曆,突然頓了一下道:“系統,今天是初一,忘了給你上香,作爲一個合格的宿主大人,我是不會忘記你的,現在補上剛剛好,記得五星好評。”

自從很早很早以前系統頒佈讓袁州一日之內去三個地方祈福的任務以後,袁州就已經看透了系統想要香火供奉的想法。

因此在完成任務沒多久,就特意專門給系統弄了一個牌位以及巨大的香爐,是爲了滿足系統的虛榮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