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章 爲其默哀

期待值,可以說凡是知道廚神小店名氣的食客,都對袁州有很大的期待值,還好的是袁州無論在任何時候,都不會讓食客的期待值落空。

王部長十分忙碌吃完午飯,將後續交給李處長就迅速離開蓉城。

至於李處長現在已有名正言順來廚神小店吃飯的理由,因此他決定以後每個月都來兩次,這樣利於跟形象大使溝通事情,聯絡感情。

“這樣應該沒問題。”李處長覺得他真是個機靈鬼。

或許是前面大半個月空閒久了,今天事情接踵而至,下午時,代表博古斯烹飪大賽組委會的奧古斯特等人也來了廚神小店。

一來是想要跟袁州說說大賽具體細節,以及比起去年的一些變化。

別以爲大型比賽的賽制都是固定,特別是廚藝圈的大型比賽,基本上每年都有改變。

說起來博古斯特烹飪大賽組委會副主席,名廚居曼李是非常反對,一個華夏廚師直接進入決賽的,哪怕這個人是亞洲第一的袁州。

居曼李並非針對袁州,而是針對華夏美食,他一直覺得華夏飲食文化上不了檯面。

並不是所有廚藝大師都有包容心。

但是博古斯世界烹飪大賽評委會主席這屆是奧古斯特,直接把居曼李的不同意壓下去了。

當然這件事奧古斯特並沒有和袁州說,所以袁州也不知道。

許久沒有吃袁州做的食物了,奧古斯特一行人非常想念,也想要再跟袁州交流交流,因此就是這一行人名額都是經過一番“商量”,最後定下來的五人團。

說句實話,袁州在歐洲的名聲並不多顯赫,一個就是因爲不少美食評論家,對於中餐都是比較牴觸的,比如之前楚梟遇到的所謂“中餐效應”。

這一次是經過楚梟在奧古斯特這樣的大廚舉辦的宴會上,用視頻給袁州揚了一把名,讓很多廚師對於袁州這個名字有了一點點印象,至少刀工那是真的卓絕。

還有袁州個人展時驚豔了當時全球名廚聯合會的會長曼弗雷德和奧古斯特,當時有人在維特上傳小視頻給袁州現場直播。

袁州在歐美廚師圈,可以做這樣一個總結,在歐美頂尖廚師圈小有名氣。

此番爭搶幾個來蓉城的名額的人,都是當初在袁州個人展上,被推特直播荼毒了的廚師。

除開假公濟私以會長的名義要了名額的曼弗雷德,以及主要執行人奧古斯特,剩下三人都是抱着期待心情而來。

素有丹麥王冠之稱的莫爾曼主廚,以及芬蘭名廚摩根以及挪威的西餐大廚希爾。

“能讓奧古斯特,當面和居曼李起爭執的廚師,自然很期待。”莫爾曼這樣說。

希爾和摩根點頭。

“我也認爲居曼李主廚太過了,每個國家的文化都需要尊重。”希爾補充。

“居曼李主廚一向是唯法餐論者,甚至於認爲西餐就是法餐的代稱。”摩根道:“再加上居曼李主廚廚藝是真強,沒有人能糾正他。”

“我也這麼覺得。”莫爾曼道:“還是不要說這些了,我們過來是來品嚐美食的。”

幾個人年紀都不算小了,但他們這次沒有帶弟子或助理,和陀羅瑪他們差不多,聯繫了這邊的地導,反正他們的主要目的一是爲了跟袁州商量烹飪大賽的事情,二就是來吃飯的,有沒有人陪同那是根本不重要。

在定酒店的時候那是着實費了不少的功夫,搭了一些人情才達到目的。

導遊是老朋友艾利克斯,這傢伙是在外國友人那裏掛了號,陀羅瑪、曼弗雷德都挺滿意。

奧古斯特他們到時,恰好是下午袁州打算要開始雕刻的時間。

這也是特意挑選的時間,其實中午的時候他們就到了。

“多羅瓦會長和奧古斯特主廚這次來是有什麼事情嗎?”袁州打招呼。

“yuan我們又見面了。”

奧古斯特和曼弗雷德都很熱情,他們是把袁州的地位跟他們擺在一個階級,廚師圈實力比年齡重要。

另說一句,多羅瓦是曼弗雷德的姓。

“很高興再次見到各位。”袁州朝着幾位微微點頭。

估摸着是有事就將幾個人朝着後院的方向領,那裏算是比較適合談事情的地方。

招呼幾位坐下後,袁州每人給倒了一杯水,自然是官方認證的,已經成爲網紅的水了。

“這水真是不錯。”奧古斯特喝了一口道。

其他人對於這水也比較滿意,作爲頂尖大廚,味蕾都比較敏感。

“是不是烹飪大賽的事情有什麼變化?”袁州問道。

“細節方面有小變動,但yuan你也不必太關注,這次來是通知參加的具體時間的,具體已擬定好了,6月18日,如果可以提前兩天到達,我是來送邀請函的。”奧古斯特說着就掏出一張十分精美的帖子。

上面工工整整的寫着邀請華夏名廚聯合會會長袁州參加博古斯烹飪大賽決賽。

“謝謝。”袁州雙手接過看了看就收了起來,然後道:“初賽是不是已經開始了?”

先前就說過博古斯烹飪大賽分爲兩部分一個是初賽和決賽。

目前來說初賽的報名已經是如火如荼地展開了,但袁州的名額是已經提前定下來,不會影響到接下來的比賽。

“報名開始了,接下來就是等了。”奧古斯特道。

他是本屆的評委會主席,自然十分清楚目前的進度。

“yuan有興趣去現場觀看嗎?”奧古斯特問。

袁州回答:“店離不開,不知道現場有沒有名廚們的視頻錄製?”

“自然有,都會存檔,也不是什麼絕密,yuan你需要的話,給你拿一份。”

“那謝謝奧古斯塔主廚。”袁州道謝,多看看名廚做菜,能夠吸收不同的東西。

明明廚藝那麼好,還要研究對手,奧古斯特有些爲其他選手默哀。

“多羅瓦會長此次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袁州問道。

袁州覺得就送一個邀請函,不需要這麼多人一起來,隊伍也太豪華了。

“咳,我來跟週會長商議一些中法交流會的事,然後隨便過yuan這裏來看看。”曼弗雷德坦然地道。

“不是已經定在烹飪大賽之後了嗎?”袁州有些疑惑。

之前周世傑曾經就這個問題跟他說過,他還是記得比較清楚的。

“是這樣沒錯,不過有些細節的東西需要敲定,加上這次奧古斯特要來你這裏,我就順便一起過來了。”曼弗雷德說的一本正經,自己都信了。

袁州點點頭沒有多說,第一次舉辦交流會需要磋商的事情很多,這一點也不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