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七章 魔幻現實主義

而程技師在謝過大家以後,就專心盯着還沒有開口的袁州身上,他最在乎的自然是師傅的評價了。

“切野菜刀工不夠利落,這是刀的問題?否則你不會出現這麼明顯的問題。”

“調製時醬料配比做的不錯,突出了薺菜的鮮美滋味,麪粉揉捏的時間,和醒面的時間有些不一樣,是你自己琢磨的?”袁州問。

程技師道:“沒錯,不愧是師傅,我一點小心思完全瞞不住,這樣會讓面更有彈性一點,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證薺菜餅的口感。”

“嗯,總體來說比起上次還要有進步,這次就算是這個月的考覈,回去多琢磨琢磨。”袁州慢條斯理道。

“謝謝師傅,我會好好改正的。”程招妹道。

自從當了十幾個人的大師兄以後,後面就有了鞭策的動力,爲保住大師兄的地位,必須得更努力,因此聽到師傅說自己進步了,程技師十分高興。

最近辛苦練習廚藝完全沒有白費,沒有比這更高興的事。

“接下來輪到我的春日禮物了。”姜嫦曦示意了一下周佳。

周佳就跟變戲法一樣從背後摸出一個大包,然後打開,裏面是一個個精緻的盒子,盒子大小基本一致,就是顏色不一樣,紅色和藍色。

“女士都是胸針,男士都是領夾,不是什麼好東西,大家就圖個熱鬧。”姜嫦曦拿過包就開始一個個發,每一個宴會上的人都有。

姜嫦曦開頭以後,大家都紛紛拿出自己準備的禮物送給大家,並不是只有袁州才有,而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有,顯然大家對於袁州舉辦這場宴會的目的還是很瞭解的。

大家準備的禮物就帶着很多個人的風格了,比如吳雲貴,直接土豪地給在場的大家一人送了一盒珍珠,不多六顆,但是都是天然珍珠品相還不錯的那種,是他這次去談生意的時候,當地的特產。

而烏海就更絕了,直接一人一張照片,照片內容各種各樣,美其名曰,這是他這個兼職大攝影家的新作。

別人是不知道的,周希拿到的時候,差點沒哭出來,這可是偶像的創作,根本不是金錢能夠衡量的。

參與的毛野和蘇若燕也是準備了禮物的,但兩人都是小孩子,禮物自然比較普通,蘇若燕準備的禮物是自己收集樹葉製作的書籤,而毛野也是異曲同工,用的是自己曬制的乾花書籤。

兩人拿出禮物的時候,有點臉紅,好多人的禮物都是很貴重的樣子,有心不收,但是大家都收了,不收不給面子。

兩個人也是真的手巧,不管是書籤還是乾花都很漂亮,很是完美地保留了葉子和花最美麗的狀態。

熱鬧的慶春宴就在大家互相送禮物中渡過了,吃得好,玩得好,大家都很高興,等到最後散的時候就已經是酒館時間結束的時候了,也是真的嗨了。

等到送走毛野他們,袁州才算是有時間將殷雅送了回去,雖然天氣漸晚,但是袁州還是不好意思問殷雅留不留宿,臉皮不夠厚。

再次回到小店的時候,袁州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上到酒館的二樓。

“系統,這幾天一直都是酒館,大家每天都在喝碧筒飲,荷葉不會禿掉了吧?”袁州揣測道。

到了二樓,袁州看到的跟第一次看到的荷花池沒有什麼區別,唯一有的大概是荷花的花苞有一瓣花瓣打開了?!

走近了,袁州才發現即使是當天採過以後,也是不怎麼看得出來的,因爲碧筒飲是需要連着莖稈一起採的,而且是越長越好,因此好多人都是採到水面以下的,就是水面以上也是只有短短一截。

袁州仔細找才會發現一兩個水面上的斷樁,很是不顯眼。

“宿主大人放心,荷葉是採不盡的。”系統現字。

“行吧,沒問題就好。”袁州對於系統的黑科技其實興趣不大,只要沒有禿的風險,其他還好。

其實荷葉長得速度也是很快的,倒是不用那麼擔心,別看池子小,上百片荷葉也是有的,每天消耗幾片沒有問題。

看完自己的突發奇想,袁州就打算回去睡覺了。

一覺睡到大天亮已經是基本操作了,袁州在熟悉的鈴聲的催促下起牀按部就班地開始洗漱跑步,給米飯餵飯。

“昨天慶春宴來的人也是少數,今天早上準備一點清明粑粑作爲早餐好了。”袁州吃完面以後就開始考慮早餐準備做什麼。

最後決定做清明粑粑,顧名思義就是用清明菜做的粑粑,可以分爲甜鹹兩種,甜的可以放紅豆沙或者芝麻白糖,鹹的可以是鮮肉,也可以是臘肉。

袁州選擇了芝麻白糖的和臘肉味道的兩種,巴掌大小,厚度也有手掌那麼厚。

可以點甜鹹各一個,因此早餐的時候,大家吃的那是一個嘴裏冒油,心花怒放。

主要是清明粑粑,不是用蒸的,而是用油慢慢煎熟的,按理來說應該是很油才對,但是有了清明菜的襯托,根本不油,反而透着一股子清香味,很是開胃。

因此早餐的食物,食客們都是十分滿意的,有吃過的,特別懷念,沒吃過的很是新奇,大家都十分滿意。

緊張忙碌的早餐時間過後,午餐也按部就班的到來。

今天廚神小店,小慧又來了,吃不下什麼東西,沒過幾天又來了。

點了其他的菜,還是一樣的好吃。

“愛了愛了,這袁老闆真是厭食症福星。”興高采烈的小慧,蹦蹦跳跳的來到了位於桃溪路旁沒多遠的房產中介。

畢竟小慧這些年,也存了一筆積蓄。

“其實桃溪路這邊環境還不錯,買房子也挺好,最重要的是可以時不時吃一頓。”小慧現在的職位是一家公司的時尚總監,薪酬還是不錯的。

買房子也不一定是爲了升值,爲了吃也不錯,小慧抱着這樣的心情走進去了。

然後……

“爲什麼桃溪路的房價和春熙路差不多,這是成華區啊!”

“還有袁區,袁一環和袁二環,這都是什麼鬼?”

“一家店拉起房價,這是什麼現實主義魔幻事情?幻覺吧。”

小慧哭喪着臉和小姐妹說了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