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六章 叫我什麼

烏海是什麼人?

不對烏海不是人。

也不對,烏海是半人半獸。

吃個點心,看見真草真花,吃兩朵花很稀奇嗎?不稀奇。

等到將小酒館的酒客安頓好,把醒酒套餐分配好以後,慶春宴算是正式開始了。

“可以開吃了。”袁州招呼了一句。

大家都開始動了起來,現場小二十人,不多也不算少了,因此袁州準備的東西還挺多的。

“這個香椿拌豆腐真是太香了,我是早就想吃這一口了,可惜是個手殘的,做不了。”漫漫端了一盤香椿豆腐放到之前準備的長桌上。

這次慶春宴,採取的是自助餐的形式,也就是將所有的菜都端到長方形桌子上,大家想吃什麼就拿着盤子夾到自己的盤子裏就好。

大家自在方便,也能最大限度地保證每一樣菜大家都能吃到,當然這是在烏獸收斂的前提下。

不過烏海做的還是不錯的,這種自助餐形式,完全是他發揮的地方,可是太好發揮,別人就沒得吃了,想到這裏的烏獸,只用了一層的實力。

“榆錢飯,我也就是小的時候吃過,很多年沒有見過了,袁老闆做的聞着就跟當時的味道一樣,香極了。”吳雲貴端着一大盆榆錢飯過來,語氣十分感慨。

“吳老板小時候家裏也不富裕?還吃過榆錢飯,這下距離一下子拉近了。”王鴻端着一盤涼拌蒲公英湊了過來。

“額……小時候很偶然的去我姥姥家的工人家裏做客,吃過一回,味道很特別所以記了很久。”吳雲貴梗了一下才道。

姥姥家的工人,可以。

白手起家什麼的,真的是極少。

“袁老闆可以說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廚藝天才了,這麼多菜,每一樣看起來都很好吃,我是第一次知道野菜都有這麼多做法。”周希也在幫忙。

“呵呵,你小時候我給你做過的野菜美食,不下十道,以後出去不要說是我兒子,丟人。”周世傑道。

“那你的廚藝還不是比不上袁老闆。”周希想也沒想直接懟了一句。

“……”然後周世傑無語了,他決定過幾天老友的全魚宴,不帶這叉燒來。

舉辦慶春宴的主要目的是三五好友一起聚聚,不過人數有點多而已,還好袁州還是做了充足的準備的。

就連老婆婆早上送來的野菜也都用了,小盤裝的就是老婆婆送來的,大盤裝的都是系統提供的野菜,那是真的大盤,就拿裝榆錢飯的盆子來說,40公分的盆子已經算是很大了,裝了滿滿兩盆。

當然也不是都是素菜,還有葷菜混在裏面的,比如說涼拌雞肉,裏面就加了一些馬蘭的碎末,提鮮的同時更增加了不少的風味,還有白切雞的蘸水裏面,也是加了一點蒲公英的,這些都是袁州自己想的菜式,還有傳統的一些菜式比如折耳根炒臘肉,水芹炒牛肉等等。

有一個是例外,就是作爲這次慶春宴的主角,薺菜餛飩是一人一碗的,女士都是二十個,男士都是四十個,比起一般的餛飩略微小一點,很是精緻,當然很實在就是。

“今天就是大家一起聚聚,能夠成功開店這麼久,多虧了大家照顧。”袁州見菜都端出來了,就說了一句。

“哈哈哈,哪裏的話,袁老闆你要不是菜弄得好吃,早就被打死了。”

“打死?怎麼說話的,瞎說什麼實話。”

袁州表示,他沒有聽到。

“這麼多菜,袁老闆辛苦了。”

還是有友好的回覆。

大家七嘴八舌說了幾句,就開始埋頭苦幹,說正經的,這次聚餐,其他的什麼目的都沒,也因爲野菜香味,席間交談的人也少,大家默契十足,只管吃東西,一時之間場面極度和諧。

袁州設想周到,準備的食物絕對綽綽有餘,但架不住他手藝好,而且在場的都是能吃的,最後剩下的都是光盤,還有好多人都感到肚子沒飽。

“嗝,果然是袁老闆出品,就是吃了還想吃。”漫漫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也架不住內心還想吃的衝動。

“袁老闆的手藝真是太好了。”唐茜的兩隻眼睛都好像在發光一樣。

“確實吃的很舒服。”吳雲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雖然不滿足,但是肚子是真的飽。

“圓規還有沒有吃的。”烏海是隨時都在秀自己的胃。

“沒有。”袁州冷漠臉。

“沒有就沒有。”烏海又問:“袁州,我弟妹生的崽,你說叫我什麼?”

“應該是伯伯吧?”袁州想了想。

烏海點頭:“伯伯,也不錯。”

旁邊殷雅噗嗤一笑,道:“叫汪汪。”

“呃……”袁州一愣這笑話有點冷。

“我是畫家,汪汪我也能聽懂。”烏海自信。

在迎春宴到尾聲的時候,程招妹開口了:

“那個……師傅我準備了一點禮物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看看。”話語中帶着一點不好意思。

自從收到要參加慶春宴的消息以後,程招妹就開始準備禮物,畢竟來赴宴他是晚輩。

這不是說程技師斤斤計較,作爲徒弟在任何時刻都應該有徒弟的樣子。

“招妹拿上來看看。”袁州道。

程招妹應了一聲就出去了一下,半晌就抱了個比較大的泡沫箱子進來。

放在桌子的一角,直接打開,裏面還纏着花布,一看就是爲了保溫做的處理。

花布一打開就有一股清新的滋味散了開來,幸虧現在院子裏已經沒有菜香味了,不然肯定會被影響的。

“薺菜餅嗎,拿出來看看。”袁州一聞味道就大致猜出來是什麼了。

“是的師傅,是我做的薺菜餅,請大家品嚐一下。”程招妹說着就在程瓔的幫助下將餅一人一塊的分了。

算得還是比較到位的,分完剩下的也就是寥寥幾塊了。

“咔擦”

大家都很給面子,就算不給程招妹也得給袁州不是,何況程技師的廚藝那是真的不錯。

就是烏海也很給面子的嘗了嘗。

“還可以,雖然比袁州的差了些,但還不錯。”烏海評價了一句。

“味道酥香,確實不錯。”漫漫點頭道。

“薺菜和麪粉相得映彰,確實還不錯。”姜嫦曦也開口金口。

大家對於程技師的薺菜餅紛紛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有提出好吃的自然也有提出其他意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