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五章 迎春宴

目送老婆婆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地方,袁州才拎着籃子回到了廚房。

“有蒲公英和薺菜,居然還有一點香椿,正好晚上可以加菜。”袁州翻了翻籃子裏的野菜。

小心地將一樣樣地拿出來擺放好,這樣不會讓新鮮的菜蔫了。

收拾好野菜以後,袁州就開始練習刀工了。

每年袁州都會收到好多東西,比如老爺爺會送水果,還有李都喜會送肉。

李都喜這個名字或許陌生,他是三年前跑來踢館的,他作爲一個牛肉供應商,拿着自己的牛肉來挑戰。

然後……被廚神小店征服。

至此之後,李都喜就會送牛肉,給袁州。

袁州本來是不想收,但奈何李都喜是個人才,不得不接受。

當然袁州也會給回禮,無論是果醬還是其他。

早上的時間很短暫的,沒有練習多大一會,就到了要準備午餐的時候。

午餐時間沒有來的人,袁州打算等到營業時間結束的時候再行通知晚餐的聚會。

說是聚一聚其實也沒有多少人,一個小型的慶春宴而已不需要多隆重。

要是這個消息放出去,知道舉辦的人是袁州,那麼估計就是桃溪路一條街都不夠裝的。

要說最幸運的絕對要數吳雲貴同志了,這傢伙每次都趕得十分巧,上回蛋糕屋是這樣,此次慶春宴也是這樣。

等到午餐時間結束,袁州打電話通知了周世傑和程招妹,還問了問連師父有沒有時間,得知沒有時間以後也只能作罷。

“籃子要還,也要準備一點點回禮才行。”袁州將籃子清洗乾淨以後直接晾了起來。

“婆婆好像對榆錢飯很有感情要不然就做點榆錢飯好了。”袁州思考了半天才做下決定。

其實以前吃榆錢不過是因爲災荒年月因爲窮,爲了節省糧食想出來的辦法,爲了能夠讓家裏人吃飽,做點榆錢飯,基本都是當家主婦的看家手藝,當然有的人家裏就是榆錢飯都不讓吃飽的也不是沒有。

想來老婆婆念念不忘的應該是當年的那份感情,袁州心裏也是有數的。

“婆婆年紀大了,傳統的做法估計不好消化,我得改改才行。”袁州摸了摸下巴道。

傳統的榆錢飯其實就是拌了一些玉米麪和白麪,有的地方沒有白麪,也可以混點黑麪之類的,當然味道自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袁州選了一些葉質特別肥大的出來,儘量不破壞葉片,慢慢清洗乾淨以後才放在一邊瀝乾水分備用。

爲了讓榆錢更好消化,袁州棄用了麪粉和玉米粉,而是選用了將大米和小米用石磨磨成了粉,然後再用榆錢拌勻上籠蒸制。

在蒸的過程中,袁州開始調製醬料,雖然只是簡單的榆錢飯,但是袁州還是一絲不苟一步步精心製作。

榆錢飯用料簡單,烹飪時間很短,雖然重新磨了大米和小米,以袁州的速度半個小時也夠搞定了。

將飯放到系統特意提供的食盒裏,再將食盒放進籃子裏,袁州纔拿着出門打算給老婆婆把籃子送回去。

不提老婆婆雖然十分埋怨袁州又送了東西給她,但是臉上掛着的卻是十分開心的笑容,就說袁州將籃子交給老婆婆以後就徑直回了店裏,雖然是個小型的春宴,但是有些野菜是需要提前處理醃製的,因此袁州下午的時候還是很忙的。

很快就到了晚餐的時間。

人跟以往的一樣多,不出意外就看到了烏海,周希和鄭家偉的三人組合,雖然袁州邀請了他們晚上來吃飯,但是在烏海的帶領下,也不吝於先享受一頓晚餐再說。

等會的一頓可以直接當成宵夜,一點問題都沒有。

晚餐時間過去以後,第一個到的是殷雅,不過她算是主人,因此一來,就跟着蘇若燕一起佈置了起來,雖然是在小院裏吃,但是小院裏本來只有一張石桌的需要重新佈置。

殷雅已經有了很多佈置這樣場合的經驗了因此在蘇若燕和後來來的毛野的幫助下很快就佈置了起來。

接下來,到的是程招妹一家人,本來程技師是想一個人來的,就爲了不給師傅增加負擔,但得了師傅的特別囑託還是將一家人都帶了來。

作爲嫡傳弟子,程招妹自然對於小店也是很熟悉的,來了也不見外,幫着師孃就開始佈置了。

要不是其他的記名弟子都各有各的事情,不在蓉城,人還要更多一些。

至於烏海本來是要直接吃完晚飯就守在這裏的但是被鄭家偉和周希勸走了,只要不是少了他的吃的,烏海還是比較好說話的。

接下來王鴻,吳雲貴,漫漫他們陸續都來了,直到來的差不多了,烏海三人才出現。

“姜姐最近忙不忙?”殷雅一眼就掃到了姜嫦曦。

說實話一羣人中,姜嫦曦在一羣以大老爺們爲主的人裏面那真是鶴立雞羣的存在,不說那十分強大的御姐氣場,就是精緻的容貌,高挑的身材也讓人不容忽視。

今天姜嫦曦還帶了周佳一起來的。

“殷雅姐好久不見。”周佳直接上前給了殷雅一個擁抱。

“嗯,佳佳好久不見,最近上班順利不?”殷雅也覺得很高興。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現在不止三個女人,加上漫漫,唐茜還有程瓔她們,就是一羣男士也不敢惹。

女士一堆,男士一堆聊着天,吃着袁州提供的乾果、瓜子、花生,喝着果汁,簡直不用太愜意。

院子裏種着的玫瑰開得十分熱烈,雖然面積不大,但是草綠樹青的景象,倒是符合今天的主題。

“烏海你在做什麼?”突然王鴻眼睛一轉,就看到了蹲在那邊玫瑰田邊的烏海,嘴裏嚼着什麼,手裏好像還拿着什麼。

聽到王鴻的聲音,烏海第一反應就是把手裏的東西一下子都塞進嘴裏,快速嚼了兩下,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他也是從容不迫地轉過身來:“沒有呀,我就是看花開的不錯看看。”

彷彿十分風光霽月似的,但是他說話的時候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嘴邊有些紅色汁液沾着,一看就是幹了壞事的。

“你居然偷吃東西,怎麼樣好不好吃?”王鴻的視力還是不錯的,一眼就看了出來。

“嘿嘿嘿,昨天看到有人燙了火鍋,今天嚐了嚐確實味道還不錯。”烏海道。

殷雅看了一眼就發現那邊少了四五朵花,這是袁州特意爲她種的花,雖然是食用玫瑰,但是這樣生吃的,也就一個烏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