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四章 認真對待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天氣漸漸暖和,人們有的已經脫下厚重的冬裝開始換一些輕薄的春裝了,就連鳥兒都一改冬日的懶散,在稀疏的陽光下,站在枝頭鳴叫,似乎在爲發春的烏獸報喜。

汪季客作爲廚師運動協會的頭,組織了一個廚師踏青的活動,到野外採野菜,然後自己烹飪。

說起來還是挺有意思的活動,汪季客也邀請了袁州,但袁州看了看規則,最終還是拒絕了。

袁州倒是想湊這個熱鬧,但這個踏青活動週期是五天……想了想在家裏練廚藝開店不香嗎?爲什麼要到處瞎跑?

“而且我大系統提供的野菜那也是純天然生長的,何況還是特意選的地理環境,野菜肥厚細嫩,吃了一次就想吃第二次。”袁州自言自語。

系統現字:“是的,謝謝宿主大人誇獎。”

還真冒出來領功了。

“薺菜餛飩味道的確好吃,帶着一絲清新的野味,極品。”袁州再次吞了一個小小的薺菜餛飩。

今天早上拒絕汪季客的邀請後,就想吃薺菜餛飩,所以沒有去吃麪,而是跑步回來後自己跟系統要求提供了薺菜,自己包了餛飩煮來吃。

沒有辜負期待,味道鮮美,脣齒留香。

也不怕燙,袁州一口一個,小小巧巧的三十個餛飩不一會兒就下了肚。

“春天到了大家一起品嚐下春天的滋味還是挺好的。”袁州看了看新鮮的薺菜。

袁州這麼想也是有原因的,都說“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薺菜是率先感知到春天到來的。

話雖然這樣說,但袁州並不準備今日早餐也是薺菜餛飩,而是清湯麪,晚上再做薺菜餛飩。

早餐前,看到了烏海。

“家偉和周希回來了嗎?”袁州問了一句。

印象中這兩位再次出去也有好幾天了,還沒有見到人影,按理來說只要是周希回來,烏海的跟班就會正式上線的。

“說是中午到,應該快了吧。”烏海先點了早餐才到。

“晚上把他們一起叫上吧。”袁州直接道。

“好的,沒問題。”烏海眼睛一亮,知道有額外的好東西吃,立刻精神百倍,比吃了仙丹還管用。

一個小時的早餐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今天姜女王難得也來吃早餐,因此袁州也通知了她。

“袁老闆今天沒什麼事吧?”面店老板在早餐後詢問。

“沒什麼事。”袁州回答。

“那就好,我看今天早上沒來店裏吃麪,所以問一問。”面店老板撓頭,覺得打擾了袁州,不好意思道:“打擾袁老闆了。”

“沒有打擾,老闆也是關心我。”袁州道:“下次如果我不來吃麪,我會說一聲。”

“啊,其實不用專門這麼鄭重,袁老闆你每天事情也多,也忙。”面店老板道。

“說一聲耽誤不了多少時間。”袁州道。

見袁州堅持,面店老板也不能再說什麼。

對於別人的關心,袁州覺得還是要認真對待。

上午時間,袁州先是給殷雅打了一個電話,將晚上的慶祝活動大致說了一下。

“木頭,這個好,大家一起聚聚挺有意思的,有需要我幫襯的地方嗎?”殷雅問道。

她是隨時希望袁州可以多多放鬆,不要每天要麼做菜要麼練習廚藝,沒有休息的時候。

“沒有,你到時候直接過來就好。”袁州道。

“那好,今天剛好需要多做一個文件,下班的時候差不多就七八點了,過來應該正好。”殷雅算了算也沒有強求。

“不用着急,時間夠的。”袁州安慰道。

殷雅那邊多說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廚藝這個東西,有袁州在還輪不到她來表現。

平時的時候,殷雅也會做點小吃給袁州,算是男女朋友之間的那點情趣。

想到上次做給袁州吃的那個拔絲蘋果,殷雅就有想要捂臉的衝動,有沒有絲她是不知道,那一塊塊跟穿了厚重盔甲似的蘋果全都被袁州吃進了肚子裏,她一塊沒有嚐到。

問袁州倒是說好吃,但是殷雅不可能自欺欺人的認爲,真的好吃。

想到袁州上次吃東西的勁頭,殷雅嘴角不期然地就露出了一點笑意,然後便收斂心神將心思投入到工作中,爭取早點做完好去小店幫忙。

這邊袁州掛了殷雅的電話就將之前買的蘿蔔拿出去準備雕刻,沒錯袁州還保留着去菜場買蘿蔔的習慣。

自從袁州越來越出名以後,就是那家被袁州經常買蘿蔔的小攤子生意都紅火了不少。

“踏踏,踏踏踏踏”

一陣或輕或重的腳步聲傳來,越走越近,袁州擡頭就看到老婆婆挎着個大籃子,一步一步朝着這邊來。

袁州立刻站起身迎了上去:“婆婆,您怎麼來了?”

“小袁啊,今天早上的時候,我跟老姐妹一起約着去郊外挖野菜,這不挖了不少呢,就給你送點來嚐嚐鮮,可香了。”老婆婆一臉的笑容,顯然心情不錯。

袁州低頭看着籃子裏滿滿當當的都是野菜,最多的是肥嫩翠綠的榆錢葉子,一片片的又圓又厚,看起來就是鮮嫩多汁的樣子,一簇簇的,連着短短的枝椏,確實很新鮮,裏面零星地夾着一些薺菜和蒲公英,都收拾得齊齊整整的。

一看就知道老婆婆肯定是在家裏整理過將好的挑過來了。

“確實很新鮮,您家裏留了嗎,不能都給我。”袁州擡手接過老婆婆遞過來的籃子。

“留了,留了,這榆錢哪你別看普通,想當初小時候窮的沒有吃的,就靠這個活命呢。”老婆婆見袁州直接收下,笑眯了眼,十分高興的樣子。

“我以前聽我爸媽提過,倒是沒有吃過,您送的這個剛剛好。”袁州附和道。

“哈哈哈,小袁你喜歡就好,這棵榆錢樹歲數不小了,結的葉子味道相當不錯的,只有我知道地方呢。”老婆婆神祕地湊近了說道。

帶着一絲絲頑皮的意思,果然是老小老小,臉上還有着一點得意,看得出來老婆婆是真的高興。

“謝謝婆婆,那下午我給您把籃子送過去,您在家吧?”袁州想了想問道。

“在的,在的,不過籃子我自己空了來拿就好,你那麼忙不用送過來。”老婆婆擺擺手道。

“沒事,就是幾步路的事情,放心吧。”袁州道。

老婆婆看了看不遠處擺着的工具知道袁州在忙,也不多打擾,說了幾句話以後就直接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