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1章 要跑路了

連着承受了四道天雷,之前跟葛羽他們還有過一場大戰的崔正元,此刻已經身受重傷。

接連衆人出手,各般法器齊出,將那崔正元打的都有些懵逼了。

當他滾落在地,正要翻身而起的時候,突然間,葛羽的東皇鍾從天而降,直接將那崔正元籠罩其中,崔正元頓時覺得整個天都黑了下來。

東皇鍾一籠罩在崔正元的身上,葛羽不敢有任何耽擱,直接翻身跳上了東皇鍾上面,那東皇鍾在葛羽靈力的加持之下,再次光芒大盛,由內而外,都有符文閃爍,當東皇鍾再次發出嗡鳴之聲的時候,天地之間都爲之共鳴。

葛羽一跳到那東皇鍾上面,便感受到了別籠罩在東皇鍾下面的崔正元頑強的反抗。

若非之前他承受了週一陽的四道天雷,葛羽無論如何也是無法將崔正元困在東皇鍾下面的。

這次終於逮到了機會,哪裏還會耽擱。

當下,葛羽便催動了東皇鍾,雙手掐着法印,朝着那東皇鍾上面先拍了一下。

“一曰東皇歸來兮,斬妖除魔不留情……”

在看到那劇烈震動的東皇鍾的時候,這次黑小色他們幾個人都有了經驗,紛紛湊了過去,跳到了東皇鍾上面。

就連花和尚他們也沒有閒着,也一同跳上了東皇鍾,幫着葛羽加持這件法器。

葛羽第一下拍去的時候,那被困在東皇鍾裏面的崔正元便發出了一陣兒淒厲的慘嚎,葛羽知道被東皇鍾拿捏的滋味。

當東皇鍾啓動之後,內外符文一同發揮作用,構建出一種恐怖的炁場封鎖。

被困在東皇鍾裏面的人,隨着葛羽催動法訣,會感覺全身血脈逆流,血管都要爆裂開來,五臟六腑都要跟着一起翻滾。

花和尚和白展這等級別的高手加入,控制住東皇鍾再輕鬆不過,再說,崔正元已經受了重傷,也沒有多少力氣掙扎了。

第二道法印拍下,裏面的哀嚎聲都變了腔調,而且聲音小了很多。

當葛羽第三下拍完,東皇鍾四周的土地都紛紛龜裂,像是蜘蛛網一般朝着四周蔓延而去。裏面已經沒了那崔正元的動靜。

葛羽拍完這三道法印,緊繃的神經才終於有了一絲鬆懈,從那東皇鍾上面滑落了下來。

衆人緊接着也跟着葛羽一同從東皇鍾上面跳了下來。

葛羽一落地,手腳都有些發軟,旁邊的黑小色上前攙扶着他。

“這老梆子真是生猛,四道天雷都沒有劈死他,還有這麼強悍的力量。”白展在一旁唏噓道。

“人家畢竟是個地仙,哪裏這麼容易就被幹掉的,幸虧葛羽最後給他來這麼一下子,要不然咱們還要徒增許多麻煩。”花和尚在一旁道。

“快打開東皇鍾瞧瞧,那老梆子死了沒有。”黑小色催促道。

葛羽吞了薛家藥鋪幾顆快速恢復靈力的丹藥,這才再次催動了東皇鍾,東皇鍾快速的縮小,折返回了葛羽的手中,衆人這才小心翼翼的湊了過去。

上一次幹掉那個副堂主樸智睿的時候,他給葛羽下了一個夢引血咒,衆人是怕了這傢伙沒死透,再給他們下個什麼詛咒之類的,所以特別小心。

只是原本就受到重創的崔正元,這會兒又被東皇鍾震了三下,確定是已經死透了。

黑小色二話不說,上去先補了一劍,扎了他的心口窩,發現沒有動靜,才鬆了一口氣。

崔正元這個老匹夫死的很慘,被四道天雷劈的外焦裏嫩,渾身黢黑,這會兒被東皇鍾又震的口鼻流血,全身筋脈盡斷,死的不能再透了。

只是崔正元臨死都瞪大了雙眼,直勾勾的看着天空,好像有些死不瞑目。

高麗國最邪惡勢力的大當家,卻被幾個過江龍給收拾了,心裏自然感覺憋屈。

要怪就只能怪他惹錯了人,羽涵小亮劍,九陽花李白,一下來了九個,他不死誰死。

不過這一場大戰打下來,也是夠慘烈的,黎澤劍重傷垂死,神劍追魂都斷了。

週一陽耗費靈力巨大,估計要修養一段時間。

正在衆人圍着崔正元的屍體說着什麼的時候,突然間,李半仙遠遠的喊了一聲道:“快來快來……那樹妖還沒死呢,。”

聽聞此言,衆人心頭一顫,連忙又朝着李半仙的方向奔了過去。

但見在李半仙的旁邊,有一個小型的法陣,四周漂浮着八張黃紙符,正圍着那烏頭鬼樹化身的樹妖不停的轉動。

此時,那烏頭鬼樹化身的樹妖已經縮小了很多倍,已經不足一丈高,身上那無數觸手被雷劈的斷了大半,身上焦黑一片,不停有藍色的像是血液一樣的東西從他身上滴落下來。

他被李半仙困在這個小法陣之中,舉步維艱,根本逃脫不得。

要說還是這烏頭鬼樹化身的樹妖強大,連着受了五道天雷,竟然還沒有掛掉。

這麼多人將那樹妖給團團包圍,每個人手中都提着法器,現在的樹妖,隨便一個上去,都可以輕鬆的弄死它。

“這個禍害,黑哥我來除了它!”說着,便舉起了量天尺,朝着那樹妖身上拍去。

哪成想,那樹妖突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顫聲道:“仙長饒命……小妖修行不易,那些壞事都是崔正元利用我來做的,我不過是生長着這島上的一棵樹,修行千年,之前不曾作惡,還請幾位仙長饒了小妖一命吧……”

“你敢說你沒有作惡?你身上之前掛着那麼多活人,不是你吸收了他們的精血和能量用來修煉?”黑小色遲疑了一下,舉着量天尺,怒聲質問道。

“那……那一次都是崔正元所爲……小妖知道錯了,請給小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說着,那樹妖又看向了一旁的花和尚,緊接着又道:“這位高僧,您是佛門弟子,上天有好生之德,佛門弟子不殺生……還請您給小妖說幾句好話吧……”那樹妖跪在地上,朝着花和尚磕頭起來。

衆人都有些奇怪,在高麗國的妖怪,竟然能夠說出華夏的語言,還一眼就瞧出了花和尚的身份,還真是有些不簡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