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9章 七道天雷

看到週一陽接引九天玄雷,崔正元也有些嚇傻了,之前都沒有將這幾個人放在眼裏,因爲他還有最後一個保命的大招,便是將那沉睡中的樹妖喚醒,跟他一同抵禦這些來犯之人。

可是他們這幾個人當中,竟然有人能夠接引九天玄雷,這至剛至陽的雷意,足以藐視一切,便是他這個地仙級別的人物,也經不住這九天玄雷的轟殺。

所以,在週一陽接引天雷的時候,崔正元才放棄了跟花和尚和白展的糾纏,直接撲向了接引天雷的週一陽。

不過他還是晚了一步,因爲週一陽的天雷已經接引下來了。

只要一開始,必須九道天雷全部都轟落下來,要不然是不會終止的。

承受了一道天雷的樹妖,身上散發着滾滾妖氣,繼續朝着週一陽的方向挪去,在經受了一道天雷之後,這樹妖已然受到了不小的創傷,移動的速度慢了許多。

崔正元想要過去幫忙,花和尚和白展在極力拖住此人。

可是那崔正元畢竟是地仙級別的修爲,手中的巫杖橫掃之間,煞氣蒸騰,那顆紅色的寶石更是連着迸射出兩道白色的光芒,將花和尚和白展逼退,他身形一晃,便朝着週一陽的方向快速移動。

而此時的週一陽,正是接引天雷最爲關鍵的時刻,崔正元一邊快速的朝着週一陽那邊逼近,手中的法杖之上的紅寶石再次閃現出了妖異的紅色光芒,這個法杖上面的紅寶石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能夠隔一段時間,便蓄積一部分強大的能量,陡然間打出,強悍的一匹。

在那崔正元快要逼近週一陽的時候,法杖之上的那顆紅色寶石再次打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徑直朝着週一陽而去,週一陽周身環繞着一層金色的光暈,那一道白光首先落在了那道金色的光暈上面,但見週一陽還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整個身軀震動了一下,還往後趔趄了一步,那周身包裹着的金色屏障微微一閃,感覺隨時都要崩碎。

週一陽的臉色漲紅,青筋暴起,看着已經離着自己不遠的崔正元和那樹妖,再次一聲大喝。

一道粗大的電流從天而降,再次落在了他手中的螭吻骨劍之上,重重的往下一劈,這一道閃電,再次落在了那樹妖的身上,第二道雷芒更加兇猛,原本已經逼近週一陽三十米之內的樹妖,愣是被這第二道雷芒給震飛出去了十多米遠,倒在了地上,身上的妖氣泄露的更加兇猛了。

但是那樹妖知道逃不過,整個小島之上,都是那天雷籠罩的範圍,無論逃到哪裏,都要被這天雷轟殺,唯有向死而生,殺掉接引天雷的人,才會有一線生機。

顧不得那天雷在自己身上造成的巨大傷害,那樹妖很快翻身而起,再次晃動着巨大的身形朝着週一陽的方向移動了過去。

花和尚和白展看到崔正元在逼近週一陽,二人不敢耽擱,連忙也快速的追了上去。

這時候,那崔正元已經離着週一陽很近了,舉起了手中的法杖,就要朝着週一陽身上砸去。

第三道天雷再次落在了那把螭吻骨劍之上,只是這一次,週一陽並沒有再用那天雷轟殺樹妖,而是直接朝着崔正元劈了過去。

崔正元大驚,連忙將那法杖舉過了頭頂,朝着轟落下來的天雷橫掃了過去。

讓衆人沒有想到的是,那一道天雷落在了崔正元的法杖之上,崔正元竟然用那法杖牽引,將那一道天雷給轉移到了別處,七八米之外的地方,頓時被那道天雷給轟出了一個大坑出來。

儘管崔正元轉移走了一道天雷,這浩浩天威承受下來的滋味並不好受,崔正元一聲悶哼,連着倒退了七八步,周身氣血翻涌,感覺喉頭都有些發甜,這天雷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的。

崔正元腳步一頓,緊接着迎難再上,與那樹妖一同朝着週一陽發起了衝鋒。

原本白展和花和尚正朝着崔正元追來,眼看着就要追上的時候,花和尚卻一把拉住了白展,沉聲道:“不要過去了,小心那天雷落在咱們身上,別着急,慢慢來,這接引天雷的大術才剛剛開始。”

“可是……”白展不免還有些擔憂,怕是週一陽一個人應付不來。

這話還沒有說完,緊接着週一陽再次劈落下來了兩道天雷。

這引雷大術,啓動起來有些麻煩,因爲需要一段時間醞釀,凝聚雷意。

可是到了後期,雷意凝聚到了一定的程度,便會發揮出十分恐怖的力量出來。

週一陽能夠接引下來天雷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第四道和第五道天雷幾乎是同時劈落了下來。

一道落向了樹妖,另外一道劈向了崔正元。

那樹妖再次被崩飛了出去,發出了一聲震天的狂吼,連着承受了三道天雷的樹妖,仍舊能夠爬起來,繼續朝着週一陽而去,但是崔正元接下了兩道天雷之後,明顯就感覺有些難以爲繼了。

第二道落在他那邊的天雷雖然被其接引了出去,但是那雷意加身,讓崔正元渾身劇震,五臟六腑都跟着一陣兒翻滾,從他的嘴角處開始有金色的血線流淌出來。

落下來的天雷一道比一道兇猛,那粗大的雷芒,連接天地之間,讓黃東明幾個人看的渾身血液噴張,身子一片冰涼。

天吶,這一道雷若是落在自己身上,估計炸的連跟毛都剩不下,更不用說去轉移出去那天雷了。

第六道和第七道天雷繼續轟落下來,週一陽特意將那兩道天雷分開,分別擊打向樹妖和崔正元。

每當他們要靠近的時候,那天雷便旋即而至,將他們再次逼退。

正如老花所說的那般,根本用不着他們過去幫忙,週一陽在九道天雷沒有完全落下來之前,他是絕對安全的。

凡是被天雷籠罩的範圍之內,沒有人能夠靠近他一步。

至剛至陽的雷意,斬破一切妖邪鬼魅。

此時的週一陽,已經連着劈出去了七道天雷,還剩下最後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