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8章 引雷大術

即便是沒有吳九陰在,九陽花李白其餘的人,配合也是親密無間,根本不用任何言語,便各自分工,互相搭配。

看到那烏頭鬼樹化身爲妖,那般恐怖的氣勢,着實讓人心驚。

但是他們幾個人很快就改變了策略,週一陽抽身出來,白展頂替了他的位置,跟花和尚一同應對崔正元,而週一陽脫身出來,則是有更大的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擊殺這烏頭鬼樹化作的樹妖。

李半仙本來佈置了法陣,打算控制住那崔正元,等會將其引入法陣之中將其擊殺,不過這樹妖一出現,便成了困住這樹妖的保障。

不過這法陣控制樹妖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週一陽必須以雷霆手段,快速將這樹妖擊殺才行。

葛羽他們幾個人站在東皇鍾的一側,看向了站在山丘上的週一陽,禁不住心潮澎湃。

終於又可以看到引雷大術了。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見,幾個人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

“九天玄雷,以劍引之,煌煌天威……”週一陽開始唸誦起了咒語,隨着他的咒語聲,頓時風雲色變,天地爲之動容。

他口中發出來的聲音,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十分清晰,而且還是帶着迴音的,好像就是在耳邊響起的一般。

周圍的炁場變動的尤爲劇烈,狂風大作,烏雲四合。

原本情況的夜空,頓時被幾大塊黑色的雲彩籠罩,從那漆黑的雲層之中,開始有悶雷滾過。

開始有瓢潑大雨傾瀉了下來,然後便是一陣陣響徹天地的悶雷轟隆隆從衆人的頭頂之上碾過。

雷聲過後不久,便有一道道粗大的閃電劃破了黑雲,猶如張牙舞爪的怪獸。

雷,馬上就要來了。

衆人站立在那裏,一動不敢動,看着即將發生的雷劈妖樹的場面。

此刻,就連黃東明他們幾個人也湊了過來,跟葛羽他們站在了一起,怕是那天雷不長眼,連自己也給活劈了。

“天吶……這……這就是週一陽的引雷大術?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黃東明怔怔的看着站在山丘處的週一陽,激動的雙手攥緊,身子都有些微微發抖。

今天能夠跟這幾個人一起並肩作戰,而且還親眼看到了週一陽接引天雷,這輩子值了。

修行者對於強者,尤其是強大於自己很多倍的強者,那是崇拜的五體投地。

本來九陽花李白便是華夏一頂一的厲害角色,這個組合,面對任何人都有戰而勝之的把握。

“尼瑪,這樹妖死定了,還有那崔正元。”黑小色也激動的附和道。

不等週一陽將那天雷給接引下來,兩分鍾的時間便已經到了。

再去看那烏頭鬼樹化作的樹妖,身形突然動了一下,然後擡起的那只腳,很快便放了下去。

他一雙綠幽幽的眼睛,擡頭看了一眼頭頂上的那縱橫交錯的雷芒,然後仰天發出了一聲不甘而憤怒的嘶吼,下一刻,它晃動着巨大的身形,開始朝着站在山丘上的週一陽快速的移動了過去。

而四周那些植物,在樹妖的催動之下,也瘋狂的舞動起來,從地面之上生出了像是遊蛇一般的藤蔓,不會兒的功夫,整片山丘都爬滿了綠色的植物,開始朝着週一陽那邊席捲而去。

不等週一陽將天雷引下來,那樹妖便已經動了,朝着他撲了過去。

那樹妖能夠看的出來,週一陽在做什麼,他是要將天雷接引下來,將自己給活劈了。

這對於這般道行的樹妖來說,就等同於歷經天劫。

然而,葛羽的引雷大術,要比樹妖經歷天劫還要可怕。

因爲天劫不過是兩三道天雷,而週一陽接引下來的天雷是九道,一道比一道猛烈。

那樹妖要在週一陽接引天雷下來之前,將週一陽擊殺,才有活命的可能。

週一陽離着那樹妖並不遠,相距不過兩三百米,對於身形龐大的樹妖來說,奔過去也不過是半分鐘不到的時間。

而那些被他控制的草木藤蔓,已經先它一步,朝着週一陽席捲而去。

再去看週一陽,舉着手中的螭吻骨劍,直指蒼穹,猶如山間的松柏,屹立不動。

而在週一陽接引天雷的時候,他的周身開始有一團金色的光暈籠罩,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屏障,將一切傷害阻隔在外,這種大術不可能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天雷沒接引下來,就被人給擊殺了。

所以,那些藤蔓朝着週一陽纏繞過去的時候,剛一觸碰到那金色的屏障,便冒起了陣陣白煙,各自又退縮了回去。

“轟隆隆!”

伴隨着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一道粗大的電流從黑雲之中垂落了下來,連接了天與地。

週一陽舉着手中的螭吻骨劍,感覺像是將天都刺出了一個窟窿來。

而那龐大的樹妖,此時已經逼近週一陽不到五十米的距離,在奮力朝着週一陽撲殺而去。

看到這裏,衆人都爲週一陽捏了一把冷汗。

快點,快點落雷啊!

便是那一道粗大的電流落在週一陽的螭吻骨劍上面之後,週一陽開始用雙手持劍,然後一聲大喝,將第一道雷芒朝着那樹妖轟落了下去。

“轟!”

一道耀眼的光芒落在了那樹妖的身上,藍色的電流四處亂竄,便是從那雷芒之上分離出來的細小電流,也將那樹妖周圍的石頭草木擊打的粉碎,四散崩飛。

那樹妖被這一道天雷擊打的渾身一顫,滾落在地,身上騰起了濃郁的白色妖氣。

顫抖着身形,那樹妖從地上竟然再次爬了起來,繼續朝着週一陽逼近,只是一道天雷,便將他傷的不輕。

這一幕,也同樣落在了跟花和尚和白展拼鬥的崔正元的眼中。

本來他將那烏頭鬼樹化身爲妖,便是損耗它道行的事情,現如今又看到天雷劈下,這樹妖吃下幾道天雷哪裏還能活命。

當下,他放棄了跟花和尚和白展的糾纏,身形一晃,開始朝着站在山丘上的週一陽撲了過去。

他救下樹妖,就等同於救下自己。

花和尚和白展自然是攔在他前面,不讓他靠近週一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