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7章 樹妖

三個人聚在黎澤劍身邊正聊着,突然間,有兩個永生和的人直接朝着他們這邊砸落了過來,落地之後,皆是口鼻流血,當場氣絕。

隨後,衆人便聽到了一聲悶吼,然後一個人朝着這邊猛衝了過來。

三人定睛一看,原來是處於癲狂狀態之中的鍾錦亮,剛纔那兩個飛過來的人,是他活生生給撞死的。

此時的鍾錦亮,一臉的血,嘴裏齜着獠牙,看着十分猙獰,雖然幾個人都跟他十分熟悉,看到他這模樣,也不免有些接受不了。

八殭屍毒發作的之後的鍾錦亮,好像是換了一個人。

渾身都是血鍾錦亮來到了衆人面前,第一句話便道:“黎大哥怎麼樣了?”

“還好,能救活。”黑小色怔怔的看着鍾錦亮道。

目前也只能這樣說,這也是最好的情況了。

“金太友呢?剛纔看你一直都在追殺金太友。”張意涵也看向了鍾錦亮道。

“被我咬死了。”鍾錦亮道。

嗯,死的是慘了點,被活生生的咬死,這種情況並不多見。

估計那金太友都不知道自己會是這樣一個死法。

“趁着老花他們對付那崔正元,咱們想辦法去把那烏頭鬼樹給毀了,這東西留着就是個禍害。”葛羽沉聲道。

其實,剛纔衆人在那烏頭鬼樹上面的時候,就一直想着要除掉這個東西,只是不等他們動手,崔正元就帶着大批永生和的人馬趕來了,逃命都來不及,哪裏還有心思去管那烏頭鬼樹。

這會兒趁着花和尚他們幾個人困住了崔正元,他們也正好藉此機會將那烏頭鬼樹給毀了。

當下,葛羽便將黎澤劍交給老鼠精一併看管,他帶着鍾錦亮和黑小色等人朝着那烏頭鬼樹的方向靠攏。

那麼大一棵樹,該用什麼辦法才能毀掉呢?

其實最簡單的辦法便是用火燒,只是那烏頭鬼樹上面的花苞之中還有不少人,其中有不少應該還能活下來,這一燒,恐怕那些人的小命就沒有了。

用火燒是最快的辦法,這會兒衆人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那些人能活則活,不能活便是他們都沒命數。

葛羽這般想着,眼看着快要接近那棵烏頭鬼樹的時候,十幾張黃紙符都捏在了手中,打算一靠近那烏頭鬼樹便朝着那樹身之上拋飛而去。

只是不等他們靠近,恐怖的一幕就發生了。

先是整個小島都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地面之上紛紛爆裂,一根根巨大的觸手從地下探了出來,朝着他們這邊抽打而來。

與此同時,那樹上面的樹葉發出了一陣兒譁啦啦的聲響,大片大片的紅色樹葉,像是下雨一般朝着他們這邊席捲而來,原本樹身上掛着的那些藍色的花苞,隨着那一棵烏頭鬼樹的晃動,紛紛從樹上掉落了下來。

烏頭鬼樹在快速的縮小,漸漸形成了一個人形。

這東西竟然活了。

此時,衆人才反應過來,這烏頭鬼樹本身就是一個樹妖。

縮小了的烏頭鬼樹,對於他們幾個人來說仍舊是龐大無比,足有十多杖那麼高,它身上的樹枝都軟化了下來,變成了一條條的觸手,連根拔起,晃動着巨大的身形,朝着衆人這邊快速的移動了過來。

這烏頭鬼樹化成的樹妖,每挪動一步,整個小島都跟着劇烈的晃動。

“我艹!趕緊後撤!”黑小色看到這恐怖的一幕,連忙大喊了一聲,招呼着衆人後退,但是那些紅色的樹葉卻像是刀子一樣,紛至沓來。

情急之間,葛羽知道是躲不掉了,像是一拍聚靈塔,將那些老鬼和大妖全都收攏了回來。

老鼠精和刺蝟精帶着楊帆父母和受傷的黎澤劍一併朝着這邊聚攏了過來。

旋即,葛羽拋出了東皇鍾,飛向了半空之中,變大無數倍的東皇鍾很快將他們幾個人給籠罩了起來。

這邊剛剛一罩住他們,那樹葉便砰砰不絕的落在了東皇鍾上面,打的東皇鍾接連不斷的發出了巨大的嗡鳴之聲,在東皇鍾裏面的幾個人心驚不已,聽着外面的動靜,若是遲了一步,就要被那些紅色的樹葉給斬成了肉片不可。

不過密集敲打聲只持續了不到一分鐘很快平息了下來,葛羽收了東黃衝,朝着外面一瞧。但見被那紅色樹葉斬過的地方,到處坑坑窪窪,比之剛纔張意涵催動那伏魔劍陣都有過之而不及,這一片紅色的樹葉斬過,死傷最多的還是永生和的那些人,又倒下了一大片。

而衆人很快發現,那突然‘活了’的烏頭鬼樹,變成了一個巨人一般,正快速的朝着花和尚他們那個方向移動了過去,地面之上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響。

肯定是崔正元感覺對付花和尚他們有些吃力,便喚醒了這烏頭鬼樹化身成妖,敢去助手。

這樣一個龐然大物,想打它都無從下手。

果不其然,花和尚和週一陽在看到那烏頭鬼樹化身成爲的樹妖之後,臉上也現出了一絲驚懼之色,紛紛轉身就跑。

那崔正元卻在他們二人後面緊隨不捨,放聲大笑道:“早就跟你們說話,這個春靈島是我的地盤,別管你們是什麼過江龍,來到我的地盤也不好使……哈哈……”

那樹妖移動的速度很快,眨眼間的功夫就到了花和尚等人的近前,擡起了一隻巨大的長滿了觸手的腳掌,就朝着花和尚的身上踩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從那樹妖的周身,陡然間有幾十道猩紅煞氣拔地而起,擡起腳來的樹妖像是被定格在了那裏,那只腳始終沒有落下去。

“只有兩分鍾,看你們的了。”李半仙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朝着花和尚他們招呼了一聲,緊接着轉身就跑了。

合着剛纔李半仙佈置了一個法陣,可能是爲了控制住那崔正元的,只是樹妖突然出現,便用來對付它了。

悄無聲息之間,週一陽撤離了戰圈,白展又奔了過來,跟花和尚一同對付崔正元。

隨後,衆人就看到週一陽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個山坡上,將手中的螭吻骨劍高高舉起,直指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