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6章 神仙都救不了你

“這麼多年,想殺本聖主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不過最後都被吊在了烏頭鬼樹上面,充當了本聖主修煉的養料,你們幾個人來的正好,將你們全都煉化了,本聖主的實力又可以精進不少,不要以爲從華夏過來,便可以猛龍過江,在本聖主的地盤,是龍也要盤着,是虎就給我老實的趴着,就憑着你們幾個人,還真能翻出多大的浪花出來?”那崔正元滿是不屑的說道。

“崔正元,其實我以前還覺得你挺牛比的,沒想到竟然是個井底之蛙,你連華夏叱吒江湖的九陽花李白都沒有聽說過嗎?你這一大把年紀看來是白活了,想當初,在華夏鬧的翻天覆地的一關道,在東南亞風頭無兩的黑水聖凌,都是被他們幾個人給滅的,你這一個小小的永生和,跟這兩大邪惡勢力相比,簡直就是不值一提了,現在還敢在他們面前裝比,你死到臨頭了都不知道。“來曙光也替這崔正元感到惋惜。

他真的不知道是惹了什麼人,九陽花李白,連轉世十九世,修爲逆天的白彌勒都能幹掉,一個活了二百多年的老妖怪,哪裏能跟白彌勒相提並論。

明擺着就是找死啊。

然而,那崔正元卻根本不將來曙光的話當一回事兒,十分自傲的說道:“本聖主哪裏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你們只需要知道,在整個高麗國,本聖主的修爲最高,沒有人會是本聖主的對手,誰來誰死!”

“神仙都救不了你了。”來曙光無奈的搖了搖頭,往後退了幾步,怕是一會兒打起來,迸自己一身血。

正說着,那崔正元突然身形晃動,直奔花和尚就撲殺了過去。

在他以爲,花和尚一身精深的佛法,無疑是他們幾個人之中修爲最高的一個,擒賊先擒王,全力將這大和尚拿下,剩下的還不就跟砍瓜切菜一般容易。

其實他錯了,真正厲害的人物,並非是花和尚。

因爲這裏還有一個人,一直默不作聲,卻有着一錘定音的實力。

此人正是週一陽,引雷大術,無可匹敵。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驚天動地的大陣仗,專門用來剋制地仙的。

尤其是崔正元這種邪修出來地仙,那更是對症下藥了。

崔正元一出手,那法杖之上紅芒浮動,當頭就朝着花和尚的腦門砸落了下來。

花和尚站在那裏沒有動,當崔正元的法杖落下來的時候,花和尚擡起頭朝着那法杖看了一眼,那法杖帶起來的罡風,吹的花和尚的僧袍逆風飛揚,這時候花和尚還忍不住讚歎了一聲道:“好強悍的力量。”

說話間,便從他衣袖之中飛出來一物,便是那紫金鉢了。

紫金鉢一出,佛光萬丈,金芒大盛,當即便跟那崔正元的法杖對轟在了一起。

當法杖打向黑小色的時候,還從那法杖的頂端打出來了一道白光,也同樣朝着花和尚轟落而去。

“老花,小心!”葛羽提醒花和尚,千萬別被這崔正元給暗算了,他手中那法杖可不止是用來砸人的,上面那顆紅色寶石散發出來的光芒更加的可怕。

說時遲那時快,在崔正元禪杖之上打出來那道光的時候,週一陽突然出現在了花和尚的一側,手中的螭吻骨劍一探,便將那道白色的光芒給攔截了下來。

那把螭吻骨劍探出來的時候,上面有雷芒環繞,傳聞這週一陽手中的螭吻骨劍,是用真龍之子螭吻的骨頭煉化,而且還是終南山無道子加持過的法器,剋制一切妖邪之物。

那無道子真人在幾十年前便已經是地仙境的修爲,他加持過的法器,自然是厲害非凡。

螭吻骨劍一探出,便將那一道白光給挑飛了出去,轉移到了其它的地方,將地面擊打出一個大坑出來,而接下了崔正元這一招的同時,週一陽和花和尚都是身形一震,往後退了幾步。

就連花和尚的紫金鉢都被那崔正元給一法杖擊飛了出去,二人不由得彼此看了一眼。

看來這傢伙的確有其囂張的資本,這修爲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得了的。

而葛羽他們幾個人能夠撐到現在還不死,也真算是個奇蹟了。

不過只是那麼一頓,二人緊接着再次衝上了前去,跟那崔正元拼殺起來。

葛羽和黑小色他們幾個人終於得以喘息,這一清閒下來,頓時覺得渾身都疼,骨頭像是散了架一般,二人湊到了昏死過去的黎澤劍身邊,葛羽幫着他探了一下脈搏,脈搏微弱,鼻息也緩慢了下來。

連着催動兩次小衍六變,被那崔正元重創,就連他那把神劍追魂都被打斷成了兩截。

看着那把斷掉的神劍追魂,二人也覺得肉疼,一直以來,這把劍對於黎澤劍來說,比他的命都重要,現如今斷掉了,就等於斷了左膀右臂一般。

此刻也顧不得那把劍了,救人比較重要,葛羽給黎澤劍服下了幾顆薛家藥鋪的藥,先吊住性命再說,回去讓那薛家的兩位老爺子給瞧瞧,應該能活下來。

那邊,週一陽和花和尚纏鬥崔正元。

李半仙和白展則衝殺向了那些永生和的其餘人,這兩位一上場,尤其是白展,將纏鬥張意涵的三個永生和的長老給接了下來。

張意涵剛纔也是硬撐着,畢竟之前施展過了那伏魔劍陣,這會兒靈力也差不多接近枯竭。

他晃晃悠悠的來到了葛羽和黑小色的身邊,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黎澤劍,關切道:“黎大哥怎麼樣?”

“傷得很重,必須儘快送到薛家藥鋪,剛纔服了藥,三天之內應該沒有生命危險。”葛羽正色道。

張意涵朝着花和尚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此時,嘴角竟露了一絲笑意出來,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幽幽的說道:“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我以爲今天我們都要交代在這裏,白展他們卻過來了。”

“咱們來高麗國的事情,白展是知道的,他問了萬羅宗,知道了我們的情況,所以就找了過來,咱們歇歇,估計那崔正元活不久了。”黑小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