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5章 佛法加持

這是怎麼回事兒?

難道是自己體內的虹光之力發出來的效果,之前沒有見過自己體內的虹光之力還有這般作用,

耳邊響起了一個人唸誦經文的聲音,這聲音還十分熟悉,猶如洪鐘大呂,震撼心神。

而且這聲音是愈加的清晰起來。

葛羽感覺一股溫暖的氣息,由丹田氣海之中蒸騰而出,一遍一遍洗刷着自己的經脈,恍若是注入了無窮的力量。

葛羽這般動作,不遠處的崔正元也有些發愣,他喚醒了那烏頭鬼樹的力量,用來對付這幾個人,沒想到葛羽身上散發出來的佛光,竟然剋制住了他的術法。

崔正元開始閃身快速的朝着葛羽逼近,葛羽下意識的想要躲閃,然而,當崔正元離着葛羽還有七八步的時候,突然停住了腳步,一臉訝異的朝着葛羽身後的方向看去。

葛羽也有些納悶,崔正元怕了,他到底在怕什麼東西?

而這時候,那唸誦佛經的聲音好像已經離着自己不遠了,好像就在自己的身後,葛羽猛一回頭,緊接着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當即心中狂喜,但見花和尚,正雙手合十,低着頭,口中唸誦着經文,一步一步,堅定的朝着自己這邊走來。

一直走到了葛羽身後七八步的時候,才停止了唸誦經文,當這唸誦經文的聲音停下來的時候,注入葛羽體內的那股力量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小羽,辛苦了,我們來了。”花和尚放下了雙手,微笑着看向了葛羽道。

“老花,你怎麼來了?”葛羽不可思議的問道。

“不光我來了,其餘幾個兄弟也都來了,都在後面,稍後就到。”花和尚笑眯眯的說道。

“我靠,這法陣真缺德,我老李也廢了半天勁才闖進來,這些高麗棒子可真能折騰。”正說着,一個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葛羽遠遠的看到,李半仙也小跑着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剛纔我感受到了你身體之中蘊含的虹光之力,於是便用五臺山的佛法加持,產生了一種共鳴,還好來的不晚,你們還都活着。”花和尚又道。

說話間,不遠處又有兩個身影快速的朝着這邊逼近,葛羽一瞧,白展和週一陽也來了。

唯獨沒見吳九陰。

估計人還沒有找到。

“小羽,你小子可真能折騰啊,帶着這麼幾個人就敢挑高麗第一大邪惡勢力永生和,爲啥不招呼我們過來?”白展快步走到了葛羽的身後,笑着說道。

“哎呀我去,哥幾個都來了,你們來的正好,再不來我們就被這高麗雜碎給一鍋端了。”黑小色一看到他們幾個人,也是喜出望外,一路小跑着就奔了過來,此刻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勢了。

“你們在高麗呆了這麼久都沒有回去,我讓人打聽了一下,才知道你們幾個人闖下了滔天大禍,我們讓萬羅宗的人幫忙,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個地方來,你們幾個比我們當年還能折騰,我服了。”白展笑呵呵的說道。

“小羽小羽,我也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葛羽順着聲音看去,但見來曙光也小跑着奔了過來,不過來曙光並沒有以真面目示人,還帶着葛羽給他的人皮面具。

“你怎麼也來了,楊帆呢?”葛羽不免擔憂道。

“你們放心,楊帆由萬羅宗的人負責照看呢,我怕你們出事,所以過來瞧瞧。”來曙光道。

“我看你小子是過來見九陽花李白的吧?”黑小色揶揄道。

來曙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嘿嘿笑道:“九陽花李白,羽涵小亮劍,都見過那才有吹牛比的資本,以後我也可以跟別人說,這些人都是我兄弟。”

“小羽的兄弟,自然就是我們的兄弟了,這事兒不用吹,直接跟別人說就好,如果不相信,直接跟我們打電話就可以。”白展在笑眯眯的說道。

“那多不好意思。”來曙光摸了摸腦袋道。

這幾個人在這裏插科打諢,差點兒忘記了眼前還有一個勁敵崔正元。

不過當葛羽他們幾個人看到花和尚他們幾個人過來了之後,心早就放了下來。

他們幾個人聯手或許敵不過崔正元,但是九陽花李白絕對有這麼實力。

儘管沒有吳九陰在,其餘的四個,無論站出來哪一個,也是跺跺腳,整個華夏江湖都要抖一抖的人物。

幾個人一見面便是喜氣洋洋的景象,都忘記了這裏還站着個崔正元,

另外四周依舊是亂糟糟的景象,葛羽聚靈塔中的老鬼和大妖還在跟永生和的那些人正在廝殺。

在這種場景之中,幾個人還能談笑風生,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們幾個人是誰?”崔正元看向了花和尚等人,心中已然警惕了起來。

他們幾個人雖然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地仙境界的修爲,但是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沉穩的氣勢,不由得不讓這崔正元心驚不已。

此時,衆人才看向了那身上破破爛爛的崔正元。

都是葛羽剛纔打的。

花和尚煞有介事的朝着那崔正元行了一個佛禮,淡淡的說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雖然小僧知道你這種人死不悔改,不過還是不得不提前跟你說一句,常言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是你肯就此罷手,不再爲非作歹,小僧倒是可以網開一面,放你一條生路。”

“老花,你跟他客氣啥勁兒,這傢伙用那烏頭鬼樹,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你看那大樹上的花苞,每一個花苞裏面都包裹着一個人,之前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因此喪命,像是這種邪教妖人,就該千刀萬剮了去,就算是死了,也要下十八層地獄。”黑小色義憤填膺的說道。

那崔正元哈哈大笑了起來,好像花和尚在跟他講笑話似的:“本聖主活了兩百多年,你是頭一個這樣跟我說話的,誰給你的膽氣?”

“這麼說你是不肯罷休嘍,那不好意思,我們只能殺了你,替天行道了。”花和尚笑眯眯的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