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4章 紅色根鬚

融合了葛羽魂魄的七星劍,化作了一道金芒,朝着那泥土沖天的方向狠狠扎了過去。

葛羽看到,剛纔自己施展的那一招雲雷七星,卻是對那崔正元造成了一定的創傷,將其擊飛了出去,他那一身白色的長袍,也被雷芒擊的焦黑一片,有些地方都已經成了碎步條,他的臉上也是漆黑一片。

一切邪法,皆懼雷芒。

這崔正元修煉的便是陰邪的手段,大部分能量都來自於那烏頭鬼樹。

雷法是最好剋制他的辦法。

如果週一陽在就好了,施展引雷大術,估計能將這崔正元劈成渣渣,自己的這些雷法,跟他的相比還是差了很大火候,他的雷法是直接從九天之上接引下來,而葛羽的雷法是將雷意凝聚在那黃紙符之中,才轉移到了七星劍上。

這兩種雷法根本不是一個概念。

連着施展這般強大的手段,葛羽的靈力也差不多快要接近枯竭了。

能不能重創或者殺死崔正元,就看着一招。

葛羽視死如歸,拼命一擊。

伴隨着一聲大喝,人劍合併在了一起,一道金芒直接打向了剛剛翻身而起的崔正元的身上。

這一次,崔正元是真正的有些驚恐了。

他的法杖剛纔被七道雷芒給擊飛了出去,這人劍合一的手段,他躲是躲不掉的。

當下,那崔正元怒吼了一聲,直接伸手,朝着那把劍抓了過去。

他這是低估了人劍合一的恐怖劍招。

這劍招才是真真正正玄門宗壓箱底的手段。

“噗呲”一聲響,金色的血液灑落了一地。

那把將直接刺穿了崔正元的肩膀,又將他的肩膀扎穿,那崔正元一聲慘哼,滾落在地。

七星劍穿透了崔正元的肩膀,扎在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上面沾染了不少金色的血液,不停的滴落下來,整個劍身還在嗡鳴作響。

之前散落在各處的七把小劍同時飄飛而起,重新掛在了那七星劍上。

隨後,從那劍身之上飄飛出了幾道光,乃是葛羽的魂魄,折返了回來,落在了葛羽的身上。

葛羽身形一晃,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掏空了一般,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被擊飛出去的崔正元,一條手臂基本上算是廢掉了,金色的血液不停的灑落在了地上。

“該死!我要將你們全都殺了,神魂俱滅,永不超生!”

從地上爬起來的崔正元,臉色猙獰扭曲,他一招手,落在不遠處的法杖再次飛回了他的手中,他一隻手拿着那法杖,擡頭望向了天空,口中快速的呢喃着什麼,好像是在唸誦什麼咒語。

葛羽差不多已經虛脫了,半跪在地上,搖搖晃晃的好不容易才站了起來。

這邊剛一起身,就感覺周圍炁場翻滾的更加厲害了。

地面之上冒出了大量紅色的氣息,地煞之力一般都是黑色的,可是這地面之上竟然冒出了紅色的氣息,着實有些奇怪。

不等葛羽明白過來那崔正元到底要做什麼,這時候,葛羽便感覺腳下一緊,好像有一雙手抓住了自己的腳踝,低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便看到地面之上突然有像是觸手一般的東西,將自己的雙腿給纏繞住。

“譁啦啦”

不遠處的那顆烏頭鬼樹,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火紅色的樹葉大片大片的掉落在了地上,另外還抖落下來了不少花苞。

那像是觸手一般的東西,呈現出一種紅色,像是血管一樣。

有粗有細,但是纏繞住自己雙腿的時候,卻好像是觸電了一般,全身上下都跟着發麻。

葛羽看着那紅色血管一般的觸手,很快明白了過來,這哪裏是什麼觸手,肯定是那烏頭鬼樹的根鬚。

那些紅色的根鬚不光是纏繞住了葛羽,黑小色和黎澤劍他們也同樣被那紅色的根鬚給纏繞住了。

就連那些永生和弟子,也成爲了那烏頭鬼樹的襲擊目標。

當那紅色根鬚纏住幾個永生和的弟子的時候,那紅色的觸手很快便蔓延到了他們的全身。

葛羽覺得恐懼的是,那紅色的出手上面竟然有倒刺,扎破了自己的皮肉,朝着身體裏面鑽了進去。

那些被根鬚包裹的永生和的弟子,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被那根鬚吞噬乾淨了血肉,半分鐘的時間都不到,那些個別纏住的永生和弟子就成了皮包骨,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一個個全都瞪着驚恐的雙眼,死不瞑目。

他們竟然實在了自己供奉的神樹烏頭鬼樹的手中,估計做夢都不會想到。

當那根鬚刺透了自己的皮膚,朝着身體裏鑽去的時候,葛羽感覺像是有一萬只螞蟻在啃食自己一般。

可是隨後,葛羽丹田氣海之中很快傳來了一股暖流,迅速的擴散到了全身,那已經快要潰散掉的虹光之力,竟然緩緩復甦,刺入自己身體裏的那些紅色根鬚,好像十分畏懼葛羽體內的虹光之力,快速的離開的葛羽的身體。

當下,葛羽一轉頭的功夫,就看到躺在自己不遠處的黎澤劍身上也被一團紅色的根鬚給包裹了,厚實的都快要看不到人了。

“黎大哥。”葛羽大喊了一聲,跌跌撞撞的朝着黎澤劍的方向撲了過去。

葛羽所過之處,從地面之上探出來的那些紅色根鬚紛紛避讓,朝着兩邊散去,等葛羽奔到黎澤劍身邊的時候,纏繞在黎澤劍身上的那些根鬚也都退了下去。

好在,這些紅色根鬚剛剛包裹住黎澤劍,葛羽就趕了過來,人還沒有被抽乾血液。

烏頭鬼樹真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邪惡之術,他的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用來害人性命。

“啊……”

這邊剛剛將黎澤劍救下,那邊黑小色也被那紅色的根鬚給包裹了,葛羽連忙放下了黎澤劍,朝着黑小色的方向又衝了過去。

凡是葛羽走過的地方,紅色根鬚全都主動退讓,等葛羽走到黑小色身邊,他身上的紅色根鬚也都不見了。

正在葛羽有些發懵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陣兒大和尚唸誦經文的聲響,朝着四周快速的蔓延而去,從葛羽的身上飄飛出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卍”字,落入了地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