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9章 只能活一個

剛纔這小子爲了躲避那伏魔劍陣,嚇的狼狽逃竄,這會兒竟然又冒了出來,在這裏耀武揚威,仗着有永生和的人給他撐腰。

“你個不男不女的東西,還舔着臉出來說話,長的人五人六的,其實那東西特麼就是個攪屎棍,你說你活着還有什麼意義,我特麼要是你,就一頭扎進茅坑裏,直接死了算了,你個人渣!”黑小色一看到這金太友,脾氣就不好了,這一長串罵的,感覺還挺順口。

這金太友的中國話本來就不怎樣,被黑小色劈頭蓋臉這一頓罵,頓時有些懵逼,指着黑小色道:“你……你……”

“你什麼你,你特麼還要點臉不?你媽生出你來的時候怎麼不一把把你掐死,你活着浪費空氣,死了都浪費土地,你的人生八個字就可以形容,生的窩囊,死的憋屈,你的人生沒有任何意義。”黑小色緊接着又懟了回去。

這金太友氣的啊,臉都綠了,打也打不過,這罵人也不是黑小色的對手。

別說他了,估計能對罵過黑小色的人還真不多,這傢伙能跟人對罵一天都不帶重樣的,跟最厲害的潑婦對罵,能把對方罵的抱頭鼠竄,金太友哪裏是對手。

旁邊那幾個從花苞裏出來的傢伙,原本還十分緊張,聽到黑小色這一通罵,忍不住都想笑了。

尼瑪,罵人都聽着這麼有藝術感。

這哥們兒是出來搞笑的嗎?

這麼緊張的氣氛,還能如此淡定的罵人。

一看到那金太友出現在了這裏,楊帆的父母頓時就愣住了,滿眼的難以置信。

“太友……你怎麼跟他們在一起?”楊濤吃驚道。

“叔,他們本來就是一夥兒的,楊帆之所以會答應嫁給他,是因爲金太友家的人給他動用了邪術,將另外一個人的魂魄強行植入了她的身體之中,這些事情你們不知道嗎?”葛羽看向了楊濤道。

“不知道啊……只是感覺最近小帆她性格變了很多,比以前開朗多了,我們還以爲是她認識金太友的緣故。”楊濤再次震驚道。

“被人賣了還要替人家數錢,這金太友根本不會喜歡你家女兒,因爲他喜歡男人,這你們也不知道吧?”黑小色冷笑了一聲道。

“金太友,你真不是個東西啊,我們要把女兒嫁給你,你竟然讓這些人將我們害的這麼慘,我跟你拼了……”楊帆的母親氣瘋了,作勢就要朝着金太友撲去,被身旁的楊濤給一把拉住了。

她一個女流之輩,什麼都不會,上去不是送死嗎?

金太友冷笑了一聲道:“本來我是想娶你家女兒,給我家裝裝門面,另外咱們再多些生意上的來往,彼此互利,可是你們竟然將他們這幾個雜碎給招惹了過來,得罪了永生和的人,我也救不了你們,不過看在咱們相識一場的份兒上,一會兒我可以給你們留一具全屍,也算是我這個女婿盡的一番孝心了。”

“你個畜生啊,當初我們真是瞎了眼!”楊濤也怒了,恨不得衝上去將他給咬死。

此時,葛羽注意到了金太友身邊的一個人,也是身穿白色的長袍,手中拿着一根鑲滿了寶石法杖,尤其是那法杖的頂端,有一塊碩大的紅色寶石,只是一瞧,葛羽便感覺到了那寶石上面蘊含的強大力量。

讓葛羽有些疑惑的是,拿着那法杖的那個人,看上去挺年輕的,也就四十歲上下,滿頭黑髮,披散在肩膀上,皮膚十分蒼白,臉色冷峻,看着人長的還十分周正,此人站在那羣永生和的人面前,猶如鶴立雞羣,十分扎眼,難道他就是永生和的聖主?葛羽還以爲是一個百歲以上的老頭子呢。

這聖主也太年輕了一些。

金太友對於楊帆父母的話充耳不聞,也不再迴應,轉而看向了身邊的那個滿身威嚴,身穿白衣的人,恭敬無比的說道:“聖主,他們幾個人就是殺了副堂主樸智睿的那幾個雜碎,他們竟然真的敢找上門來送死,殺了他們,給副堂主報仇吧。”

怕是葛羽他們幾個人聽不懂,金太友故意用的中文說出的這些話。

而那聖主崔正元竟然也懂得中文,看都沒看金太友一眼,目光卻落在了葛羽等人的身上。

“把烏頭鬼樹的果實交出來,饒你們其中一個人活着離開,我這個提議公平吧?”崔正元伸出了手,做出了一個索要的架勢。

衆人都是一愣,沒想到他會提出這個古怪的要求出來。

兄弟幾個人都是綁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活一個人是怎麼回事兒?

不過葛羽很快就明白了這崔正元的心機歹毒來,活一個人的話,那到底是誰活下來呢?

他要考驗幾個人的人心。

果不其然,崔正元緊接着又道:“你們放心,作爲永生和的聖主,我說話向來是一言九鼎,你們幾個人,只能有一個人活着離開,究竟是誰活下來,這個由你們自己決定。”

這是要挑起爭端,讓他們幾個人互相殘殺。

在崔正元說出這句話來的時候,黃東明幾個人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離着葛羽他們遠了一些。

就連其餘的幾個人,也都拉開了一段距離。

誰都不想死,可是只能活一個人,那活下來的肯定不是他們。

黑小色當即嘿嘿一笑,看向了那崔正元道;“永生和的老大是吧?實話跟您說啊,我們要這烏頭鬼樹的果實還真沒有什麼卵用,要怪就怪你那作死的胡堂主樸智睿,在我兄弟身上種下了一個什麼夢引血咒,好像只能用這烏頭鬼樹的果實才能解開,要不然,你幫我兄弟解開這血咒,我們把烏頭鬼樹的果實還給你,然後立馬就離開這裏,你覺得怎麼樣?”

“我說過,你們只能活一個,不要跟提什麼條件,我給你們三分鐘,你們決定是誰活下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那崔正元表情平靜的說道。

“去你大爺的,嚇唬誰呢?我們敢來,就特麼沒打算活着出去,你來啊!”黑小色直接破口大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