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6章 意外收穫

這老鼠精挖洞的本事有一手,偷偷摸摸拿東西也是一流,衆人千方百計,廢了那麼多力氣沒有搞到手,這傢伙找準機會,一下便將那那烏頭鬼樹的果實給拿到了手。

“幹得漂亮!”葛羽從那老鼠精手中拿到了那烏頭鬼樹的果實,也來不及打量,直接好生收了起來。

這可是自己救命的東西,說實話,這麼多天沒睡覺,葛羽也快抗不住了。

聽到葛羽的讚美之詞,那老鼠精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自從被封印在聚靈塔之中,這老鼠精對葛羽是又敬又怕,以前自己害人不少,葛羽並沒有殺它,還給它將功補過的機會,這老鼠精倒是十分珍惜。

收起了那烏木鬼樹的果實之後,葛羽又朝着上面喊了一聲,讓他們儘快下來,奇怪的是,鍾錦亮他們並沒有迴應。

朝着遠處的那片樹林看去,光芒浮動,很多人都朝着這邊靠攏了過來。

其實,那片樹林的面積並不大,就是法陣佈置的十分恐怖,他們足足走了將近半小時才跨越了那片樹林,便是永生和的人想要進來,怎麼着也要二十分鍾左右,所以時間不多了,他們必須儘快離開。

鍾錦亮他們沒有迴應,葛羽不由得擔憂起來,不過這樹很大,又有那麼濃郁的樹葉遮擋,他們沒有聽到也是很有可能的。

於是葛羽帶着老鼠精繼一同朝着上面爬去,幾分鐘之後,葛羽突然聽到了上面傳出來的聲響,這才離開沒有多久,上面又是亂糟糟的一片,那烏頭鬼樹上面藤蔓紙條瘋狂的舞動,繞了一圈又一圈,將鍾錦亮他們給困住了,他們正揮劍劈砍那些樹枝和藤條,緩慢的朝着下面移動。

“小羽,快過來幫忙,這大樹特麼瘋了,看來是拼命也要將我們留在這裏了。”黑小色一邊拍着量天尺,一邊大聲朝着葛羽招呼道。

此時,葛羽發現,那烏頭鬼樹不管用藤條和枝幹纏繞他們,還能噴出一股股藍色的漿液,散發着刺鼻的氣味兒,黑小色他們幾個人周身都圍繞着一大片紅色彘蟲,抵擋那烏頭鬼樹噴出來的藍色汁液,那紅色彘蟲竟然也被這些攔着漿液弄死了不少。

葛羽一瞧這情況,當即從身上摸出了聚靈塔。

此物不光能夠震懾鬼物,還能對各種妖物有一定的剋制作用。

葛羽閃轉騰挪之間,到了之前那武藤鬼樹生長果實的地方,當即將那聚靈塔拋出,放在了整棵大樹最爲中間的位置,那聚靈塔一出,上面符文閃爍,瞬間變大了幾十倍,上面的符文散發出了強大的剋制妖物的力量,有凝如實質的金色符文朝着四周飄散而去。

隨後,葛羽掐指念訣道:“天地同生,掃晦除懲,煉化九道,還行太真,震懾妖魔,清虛掩映,度命延生,使我脫身!敕令!”

伴隨着葛羽的咒語聲,那聚靈塔之上的符文愈發璀璨,道道符文朝着四周飄散而去。

不多時,那瘋狂舞動的藤蔓在聚靈塔的符文壓制之下,很快就消停了下來,也不再有藍色的漿液噴濺而出。

“走,崔正元馬上就到了。”葛羽大聲招呼道。

此時,那幾個爬到樹上的高手,目前就還剩下三個,其中便包括拿着葛羽七星劍的那個黃東明,此刻看向葛羽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崇敬。

剛纔那些永生和的長老,吸收了烏頭鬼樹的力量,強悍的一匹,葛羽動用了玄門神打術,差點兒將那些個長老給一鍋端了,這麼強大的實力,不得不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羽涵小亮劍,果真不是浪得虛名之輩,今天可是親眼所見。

衆人紛紛點頭,既然這烏頭鬼樹的果實已經拿到,任務就算是完成了,至於楊帆父母的事情,一切都要看機緣,保命要緊,自己的命都沒有了,怎麼還能救她父母。

這邊,葛羽轉身便要帶着衆人朝着那大樹下面跳去。

只是這邊剛一動身,葛羽突然感覺到了危險逼近,渾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下意識間,葛羽便將手中的東皇鍾拋了出去,擋在了自己面前。

東皇鍾一拋出,瞬間變大,符文狂閃,擋在了衆人前面,事實證明,葛羽的直覺是對的,這東皇鍾剛拋飛出去,便有一道光芒打了過來,徑直落在了東皇鍾上面,撞的那東皇鍾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嗡鳴之聲,那烏頭鬼樹上面的樹葉紛紛掉落了不少。

隔一段時間,便有一道攜帶者強大力量的光芒打來,剛纔差一點兒將那位玄門祖師的神魂斬滅,足以見得這力量之強大。

那道光落在東皇鍾上面之後,東皇鍾也有些不能承受那上面的力道,被震的朝着葛羽的方向撞來,一下便落在了葛羽的身上,撞的葛羽直接飛了出去,身子正好落在了一個藍色的花苞上面,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傷害。

葛羽這邊剛要起身,這時候突然從那花苞之中傳出來了一個人的聲音:“救救我……救我出去……”

這烏頭鬼樹上的花苞那麼多,每一個裏面都有一個人,葛羽也不可能將他們全都救出來。

即便救了出來,他們也不定能活。

可是剛纔葛羽撞到的那個花苞裏面的人說話的聲音,葛羽聽着有些耳熟,心想這人是誰呢?

那邊,鍾錦亮和黑小色他們已經朝着下面走了,正在招呼葛羽趕緊離開。

耽誤了片刻,葛羽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花苞。

這花苞一打開,葛羽當即一愣,這花苞裏面的人,葛羽還真認識,竟然是楊帆的父親楊濤。

此時,楊濤也是渾身綠色的漿液,身上被一大片觸手吸附着。

楊濤睜開了眼睛,看到了葛羽,看上去也有些意外。

場面一時間出現了尷尬。

畢竟,之前楊濤那樣對待葛羽,這會兒哪好意思讓人家救他出去。

不過還是命要緊,楊濤可憐兮兮的說道:“葛羽……救我出去……”

葛羽愣了一下,緊接着招呼着身邊的老鼠精道:“把這花苞連根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