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5章 一道光

對方動用那烏頭鬼樹的妖力增加自己的實力,葛羽自然也有辦法,便是動用玄門神打術。

看到對方這樣做,倒是提醒了葛羽。

這是藉助於超脫於自身修爲的一種強大術法,請來玄門某一位祖師附身在葛羽的身上,用來對付實力遠超過自己的強敵。

雖然,剩下的是不到十個長老,每一個都不是葛羽的對手,但是他們加起來,應該也想當初一個地仙的水準了。

畢竟是藉助這烏頭鬼樹的能量加持之下,實力會更強一些。

轉瞬之間,一道靈光附體,葛羽渾身一震,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會有這麼濃郁的死氣?”附身在葛羽身上的那位玄門祖師一睜開眼,便蹙着眉頭問道。

“祖師,此處乃是高麗,高麗國的一股邪惡勢力,叫做永生和,他們利用您腳下的妖樹,害人性命,掛在樹上的花苞之中都是活生生的人,用以汲取養分,已經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弟子攜衆人,打算滅了這妖樹,拯救萬民於水火,請祖師幫我。”葛羽回道。

這位不知道是玄門宗哪一代的祖師,頓時一聲冷哼,不屑的說道:“屢戰屢敗,跟人打仗從來就沒有贏過的高麗棒子,現如今也這麼猖狂了,今日貧道便要他們吃些苦頭。”

說罷,附身在葛羽身上的那位祖師身形拔地而起,直接衝入了跟鍾錦亮他們拼鬥的那些永生和的人羣之中。

祖師出馬,一個頂倆,不對,應該頂好幾個。

那些請了烏頭鬼樹力量的永生和的人,突然實力變的強悍無比,鍾錦亮他們幾個人都開始有些招架不住了,而此時,附身在葛羽身上的那個祖師爺便衝入了戰陣之中。

只是出了一劍,便將那個實力最強的傢伙挑飛出了好幾步,手中的狼牙棒都差點兒被他打脫了手。

這位祖師,一邊打一邊暢意的說道:“不錯不錯,真是老朋友啊,這把七星劍,多少年貧道都沒有碰過了,沒想到還能再摸一把,這感覺實在是太爽利了。”

那位祖師哈哈大笑,闖入戰陣如同閒庭信步,動作行雲流水,肆意灑脫,好像那把七星劍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他用的劍招葛羽也瞧的分明,正是那玄門宗最爲普通的混元八卦劍,但是一招一式,由他施展出來,感覺卻是恰如其分,無論是出招的力度和角度,無論是身形的閃轉騰挪,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美感,就像是在舞蹈一樣。

可是即使這般玩兒一樣的拼鬥,那七八個永生和的長老,也沒有人能夠跟他過上三招的人,不是被他刺傷,便是被其一劍挑飛。

葛羽雖然神魂在靈臺之處,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能看的分明,並且一一記在了心裏,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也能夠達到這般造詣。

這祖師一出馬,鍾錦亮他們幾個人就清閒了許多,基本上就是在外圍照應,不用再怎麼出手。

那些永生和的人頓時大驚失色。

然而,恐怖的還在後面,前面的那混元八卦劍的招式只是熟悉這把劍的感覺,等上手了之後,這位祖師爺就開始發威了,但見他開始用起了那玄門七星劍訣,先是七劍歸一,而後火離七劍……冰封十里。

一片刀光劍影,時而寒芒四溢,時而劍氣縱橫。

幾分鐘的光景,便有三四個長老斃命於這位祖師的劍下。

這位祖師,應該是葛羽請來的實力最強的玄門宗祖師了。

伴隨着葛羽身上的那位祖師大展神威,將近一半長老被斬殺,其餘的長老終於頂不住了,那個實力最強的長老招呼了一聲,直接朝着烏頭鬼樹的下面逃去。

那祖師並不打算放過這些永生和的雜碎,直接承受追擊,在追殺的半途之中,又有兩人斃命於他的劍下。

葛羽知道,這位祖師並不會在自己身體裏呆多長時間,神打術都是這般,請來的神魂越強大,逗留的時間就越短暫。

那位祖師爺一路快衝,眼看着就離着地面還有十多米的距離,突然間,從遠處射來了一道光。徑直朝着葛羽這邊打來。

附身在葛羽身上的那位祖師發出了一聲驚疑,下意識的劈砍出了一劍,正好落在了飛來的那道光柱上面。

當即,那位祖師連着倒退了數步,身形撞在了一根粗壯的樹幹上,但聽得“咔擦”一聲響,那樹幹竟然斷成了兩截。

祖師的臉色一沉,深吸了一口氣,旋即跟葛羽道:“小子,來了個頂尖高手,貧道過來的只是一縷神魂,無法與其較量,若是本尊來了,倒是能打他七八個,他應該很快就到了,你趕緊去逃命,你小子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貧道要走了,剛纔他打來的那道光,讓貧道這一縷神魂受到了不小的衝撞。”

葛羽明白,剛纔射出來的那道光肯定是永生和的聖主崔正元打來的,他應該很快就到了。

在跟葛羽說完這句話之後,旋即,從葛羽的天靈處飛出了一道金芒,直衝雲霄而去。

但是那道金芒剛剛飛出去不多久,緊接着又有一道光,踏空而來,徑直斬向了那位祖師的神魂,但見祖師的神魂化作的金芒在半空之中稍微一停頓,緊接着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八卦的圖案,將那一縷神魂包裹了起來,快速的離開了這裏。

看到這一幕,葛羽不免有些擔憂,不知道這位祖師的神魂有沒有受損。

那崔正元可是夠狠的,竟然想要將祖師的這一縷神魂直接斬滅,那就等同於魂飛魄散了。

葛羽的身體很快恢復了知覺,連忙轉身朝着大樹頂上快速的攀爬而去。

“趕快去取烏頭鬼樹的果實,咱們要走了,崔正元馬上就到。”葛羽在往上爬的同時,朝着上面的鍾錦亮等人大聲招呼道。

又晚上爬了十幾米的距離,突然間眼前身影一晃,葛羽一瞧,竟然是老鼠精。

“主人,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取來了。”那老鼠精伸出了爪子,手裏拿着正是那烏頭鬼樹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