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3章 用劍的高手

隨着衆人不斷的拼殺,大片大片的花苞被震落到了地上,那花苞又軟又厚實,掉落在地面上,裏面的人倒是安然無恙,那些從花苞裏面爬出來的人,也開始朝着這大樹上面爬動,對圍攻葛羽他們的永生和的人發起了進攻,不過大絕大部分人都沒能上來,要麼被藤條擊殺,要麼被破土而出的附着怨靈之氣的骷髏架子扯碎。

整個場面亂糟糟的一片,猶如人間煉獄。

而能夠爬到葛羽他們附近的,算是修爲不錯的好手了,只是呆在那花苞裏面,不知道多長時間,身體也受到了一定的損傷,實力自然也受到了不小的折損。

不過聊勝於無,有他們過來幫忙,也能幫着葛羽他們緩解一部分的壓力。

黑小色這會兒將拆遷隊的優勢發展的淋漓盡致,看到那些永生和的長老憤怒的眼神,喝不得一口將他給吞了,他反而打的愈發兇猛,一尺子一尺子的朝着那烏頭鬼樹上拍落下去,每拍一下,便能後打斷一片樹枝,那些花苞紛紛墜落,藍色的汁液四處飛濺。

鍾錦亮和張意涵他們也是有樣學樣,動起手來是毫無顧忌,連劈帶砍,可勁兒的造。

因爲衆人都發現了一個問題,那些被困在花苞裏的人,長在樹上,割斷了那些觸手,花苞裏的人就會喪命,但是花苞掉落在地上之後,會變的枯萎,那些觸手反而就對他們造不成什麼傷害了,而且還能活命。

這會兒的功夫,幾個人一通打,那樹上起碼掉下去了一百多個花苞,但是能夠爬到葛羽他們附近的也就只有五六個,這些人一個個都紅了眼,瘦的皮包骨頭,身上還有帶着藍色粘稠的漿液,其中有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大漢,閃身到了葛羽的身邊,怒聲大喝道:“西北馬三清,多謝幾位朋友搭救,我來幫你們助拳,打死這羣高麗棒子。”

說着,那家夥一把扯過來啊了一條抽打向他的藤條,直接掰斷,拿着那藤條,就朝着那使刀的永生和長老撲殺了過去。

一個照面之間,但見一道血光飛濺,馬三清被那使刀的高手一下劈在了腦門上,身子便直挺挺的從那樹上栽落了下去。

這速度快的,葛羽都有些措手不及,正在想這西北馬三清是何許人也,有沒有聽說過,那人就掛掉了,連援手都來不及,這是趕着去送死啊。

這哥們兒是過來搞笑的嗎?

不怪援軍太弱,只是對手太強。

從下面又爬上來了幾個從花苞裏面爬出來的人,也一同朝着那個用刀的高手撲殺了過去,他們都手無寸鐵,空手上前,葛羽不想再看到那位馬三清大哥的場面,連忙過去援手,這次葛羽直接放棄了七星劍,拿出了那東皇鍾出來。

必須要速戰速決了,這邊已經鬧出了很大動靜,應該很快就會驚動永生和的其餘人過來,到時候就更加麻煩了。

東皇鍾一出,可大可小,但是威力卻是沒有絲毫變動,那上面的符文閃爍,散發着強大的能量,被葛羽拋飛出去,發出了一陣兒嗡鳴,朝着那用大刀的永生和長老就撞了過去,那大刀高手當即神色一凜,倒吸了一口涼氣,連忙提起了手中的鋼刀抵擋,卻被那東皇鍾撞的身形飛掠出去,一伸手,抓住了哪烏頭鬼樹上面的一根樹枝,借力打力,緊接着再次折返了回來,卻也不敢再靠近東皇鍾。

此時,又有一個漢子湊了上來,看上去四十來歲,朝着葛羽的東皇鍾看了一眼,連忙道:“這位小哥,身上可還有其它趁手的兵刃,借來一用,我幫你們對付這些人。”

這哥們兒也是個華夏人,身上也都是藍色的漿液,都快看不清楚他的本來面目了。

“你是哪位?”葛羽突然想知道他的名號,別一會兒掛了,自己連他名字都不知道。

“我叫黃東明,江湖諢號山城君子劍,見過這位小友。”那人朝着葛羽微微拱手。

其餘的幾個人已經衝上前去,跟那用刀的永生和長老拼殺了起來,幾個回合之間,已經又有人被那用刀的高手砍殺了。

“即讓是用劍的高手那就好辦了,我這裏正好有一把劍,你拿去用吧。”說着,葛羽將那七星劍直接拋飛了黃東明。

那黃東明一伸手便接過了葛羽的七星劍,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仔細一瞧那劍身之上的符文,還有劍上掛着的那七把小劍,頓時嚇了一跳:“七……七星劍……閣下是玄門宗的什麼人?”

“龍華掌教是我師兄。”葛羽說着,一招手,那東皇鍾便再次飛回了他的手中,朝着那用狼牙棒的高手又撞了過去。

叫黃東明的那人這下激動壞了:“你是葛羽!羽涵小亮劍中的葛羽,我知道你,既然你們來了那就太好了,這永生和鐵定玩完……”

葛羽他們幾個人在華夏的地頭上也算是闖下了偌大的名頭了,是繼九陽花李白之後,又一強大的組合,羽涵小亮劍,別的不說,便是葛羽他們幹掉了那北冥鬼叔,南疆陰婆和黑龍老祖身邊的幾個千年大妖,便足以名震江湖,在修行界的地位可謂超然了。

“兄弟們,他們是羽涵小亮劍,吳九陰的鐵子,他們來救我們了,我們能活着離開了,跟我一起殺啊。”那黃東明激動的大喊了一聲,揮舞着葛羽的七星劍,就衝向了那用刀的永生和長老。

一上手,便是唰唰幾劍,頗爲耀眼,果真是一個不錯的練家子,那七星劍揮出,便是一片迷離的劍影,憑空斬殺出了幾道劍氣出來,在那樹幹上留下了幾道深深的劍痕。

看到此人用劍的手法,葛羽就放心了,此人應該在真人七八錢的境界,這麼厲害的高手,是如何落在這永生和的人手中的呢?

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葛羽催動着東皇鍾,再次朝着那個年紀最大的老頭兒撲了過去,那老頭兒剛纔一直在掐動法訣,唸唸有詞,讓地面上出現很多的白色骷髏架子,下面傳來了嘻嘻索索的聲響,怕不是有幾百個骷髏架子靠近了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