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2章 瘋狂的大樹

烏頭鬼樹被這些永生和的人當成了寶貝一樣。

此刻看到黑小色竟然用量天尺將那烏頭鬼樹給傷到了,那十多個永生和的傢伙都是一臉心疼的模樣,感覺心都在滴血,這棵樹可是他們修行的源泉,力量的保證,如果毀了,那這個永生和可能都不復存在。

當下,那十多個人對葛羽他們的攻擊愈發的兇猛起來。

而黑小色看出了他們臉上心疼的模樣,一肚子的壞水兒頓時冒了出來,大喊了一聲道:“兄弟們,別光顧着打架,拆家的手段也是要有的,把這烏頭鬼樹給他們砸爛,看他們還怎麼囂張。”

說着,黑小色就揮舞起了量天尺,幹起來了拆遷隊的勾當,那量天尺每揮舞一下子,便有一根碩大的枝幹被砸斷,轟然掉落在了地上,就連那樹上生長的藍色胡花苞和紅色樹葉也紛紛掉落在了地上。

那十多個永生和的人都快氣瘋了,招式愈發的兇猛,朝着他們幾個人身上招呼。

尤其是對付葛羽的那兩個人,更是兇猛異常,那個用刀的老頭兒,那刀上雷芒轟然作響,朝着葛羽身上不斷斬落,葛羽在不斷躲閃的同時,心中暗想,大爺的,跟小爺玩雷法,我們玄門宗可是你們的老祖宗。

當即,葛羽從身上摸出了幾張雲雷符出來,朝着那個使刀的傢伙身上拋飛而去。

每拋出一道雲雷符,便化作一道粗大的雷芒,朝着那兩個人身上招呼過去。

那二人頓時變了臉色,紛紛躲避,而雲雷符打不到他們,便落在了那烏頭鬼樹之上,不是花苞垂落,便是樹幹被砸斷,不斷有藍色的漿液四處噴濺。

這烏頭鬼樹常年被活人滋養,已然有了靈性,將近二十個人在樹上跟拆家似的,各般法器飄來飄去,大部分都落在了這烏頭鬼樹上面,這大樹劇烈的顫抖起來,樹葉也跟着譁啦啦的響動。

不多時,從那烏頭鬼樹之上突然探出來了很多像是藤條一般的觸手,上面還有類似於吸盤的東西,朝着衆人身上纏繞而來,這大樹不光攻擊葛羽他們,就連那十多個永生和的人也一同攻擊。

但見跟葛羽過招的那個老頭兒,有些驚恐的大喊了一聲,還跪拜在了樹幹之上,念了幾句咒語,那些藤條一般的觸手才沒有再攻擊他們,只對付葛羽等人。

這些人竟然能夠跟烏頭鬼樹溝通。

看來這玩意兒已經成了精怪,修行出了靈智,跟這些永生和的人互相依託。

那觸手十分恐怖,力道很大,像是箭頭一樣朝着衆人身上刺去,有時候也朝着他們橫掃而來,發出呼呼的聲響。

這下,衆人更是舉步維艱,除了要對付他們,還要應付這發怒的烏頭鬼樹。

幾個了手中的劍,朝着那些探過來觸手不斷砍去,即便是斬斷了不少,仍舊有不少觸手探出來,恍若是無窮無盡一般,實在讓人頭疼。

隨着衆人不斷拼鬥,一顆顆碩大的藍色花苞掉落在了地上,奇怪的是,當這些花苞掉落在地上的時候,那藍色的花苞便迅速的枯萎了下去,從那藍色的花苞之中不斷有人爬了出來。

有些人被腐蝕了大半,人不人鬼不鬼,有些人的模樣卻保持十分完好,估計是剛被放入這花苞之中沒多久的緣故。

而這些被放入花苞之中的人,應該大部分都是修行者,修行者的精血更有利於這烏頭鬼樹將他們轉化成能量,普通人應該也可以,只是效果差了一些。

那些從花苞裏爬出來的人,一開始是想要逃離出這裏,可是卻有一個人大聲招呼道:“大家夥不要想着逃命了,永生和還有很多人在外面,咱們是逃不出去了,爬到樹上跟他們幹,給自己報仇!有高人來救我們了……”

說話的應該是個華夏人,前不久,還聽來曙光說,這永生和的人藉着搜捕他們的名頭,活捉了不少華夏的修行者,估計全都被帶到了這裏,放在了花苞之中。

那些人也知道,他們逃不出這個春靈島,因爲在島嶼的中間又一大片建築物,住着成百上千的永生和的人,唯有死戰到底,跟着葛羽他們這些高手一起出逃,才是唯一的出路。

聽到那人的招呼,那些從花苞裏爬出來的人,一個個眼睛裏都冒出了兇光,開始朝着這烏頭鬼樹上面爬動。

這些人的修爲參差不齊,有些是剛入門的修行者,有些水修爲還不錯,一路快速的朝着葛羽他們這邊靠近。

只是大多數人,連五米的距離都沒有爬到,便被那烏頭鬼樹上伸出來的出手刺穿了身體,一個個都被那烏頭鬼樹給挑飛出去。

之前跟葛羽纏鬥的那個年紀最大的老頭兒,脫離了戰局,讓那用刀的老頭兒跟葛羽繼續拼鬥,他則站在那大樹之上又蹦又跳,不知道在施展什麼妖法。

隨着那老頭兒唸誦咒語的聲音響起,葛羽感受到一股雄渾的地煞之力,從地面之上蔓延了過來。

在打開天眼的情況下,葛羽朝着地面一看,當即嚇了一跳,但見地面之上一時間黑霧滾滾,一個個土包從地面之上拱了起來,一具具白慘慘的骷髏架子破土而出。

那些骷髏架子上面都有着濃郁的黑氣瀰漫,也朝着這大樹上面爬了起來。

有些剛剛從那花苞之中爬出來的人,剛剛起身,便被一羣窟窿架子撲倒在地,連拉帶扯,還有的張口咬下,一時間又有不少人喪命。

這永生和的人倒是一點兒不浪費。

人身上的血肉被這烏頭鬼樹吞噬乾淨了之後,這骨架便埋在了樹下面,充當養料。

這會兒,受到那烏頭鬼樹牽引,附着着無數怨靈的骷髏架子也瘋了一般朝着大樹之上爬了上來。

那些正在爬樹的人,除了要應付那些藤條般的觸手,又多了這些骷髏架子成爲了阻力。

烏頭鬼樹瘋了一般,劇烈的晃動着那龐大無比的身形,那藤條就如它的頭髮,瘋狂擺動,十個人當中,至少有八個被那藤條般的觸手當場擊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