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1章 激戰

當初永生和的人爲了讓葛羽他們過來送死,抓了楊帆的父母,永生和的人其實並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傻子才會跑到這龍潭虎穴自投羅網。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幾個傢伙還真的找了過來。

當即,那十幾個人紛紛從那展開的花苞裏面站了起來。

那些連接在他們身上出手自行脫落,而此時,他們的手中也各自多了一把法器。

剛纔說話的那個老頭兒,嘴角蕩起了一絲獰笑,又說了一句話,衆人也聽不懂是什麼,那老頭兒就提着一根狼牙棒朝着葛羽這邊砸了過來。

在來到烏頭鬼樹下面的時候,衆人還在納悶,爲什麼沒有人看着這麼重要的烏頭鬼樹。

合着這人並不在下面,而是在樹頂上看着那顆烏木鬼樹的果實呢。

這東西才是整棵大樹之中最寶貝的東西。

一邊修行,一邊保護這顆十分珍貴的果實。

這些老梆子一看就是頂厲害的高手,雖然比不得那樸智睿,估計也都是長老級別的人物,當下,那狼牙棒朝着葛羽呼嘯而來,葛羽直接提着劍就朝着那人撲了上去,很快拼鬥在了一起。

其餘幾個人也都沒有閒着,大家夥一哄而上,跟着十幾個老頭兒拼殺了起來。

對方的人數比他們的兩倍還多,而且都是高手,葛羽剛一跟對面的老頭兒對拼了一記,便感受到了那狼牙棒上帶來的巨大力道,震的自己身子都是一顫,此人的修爲,應該跟自己沒有受傷之前差不多,是個十分難纏的對手。

葛羽這邊身形一晃,在樹上倒退了幾步,還沒有來得及站穩腳跟,旁邊又殺過來了一個用刀的老頭,那刀風凌冽,讓葛羽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幸好自己反應快,險險的躲避了過去。

這一開打,基本上是對方兩三個高手對付他們一個。

對方也都是厲害角色,一眼瞧了出來,葛羽這些人人之中實力最強悍的一個,所以派出了兩個修爲最強的高手來對付他。

一上來就是十分膠着的狀態。

好在,這些人實力雖然強大,卻也沒有像是樸智睿那種接近地仙級別的高手,但凡有一個,他們便會十分麻煩。

即便是這般,他們也處於完全的劣勢,因爲這些人的修爲都在鬼仙境左右,其中有兩個五六十歲的傢伙,應該沒有達到鬼仙境。

利用這種烏頭鬼樹修煉,修爲自然能夠得到很快的長進,只是畢竟是邪術,根基不穩。

用狼牙棒的那個老頭兒再起撲了上來,手中的狼牙棒頓時瀰漫起了一團濃郁的黑氣,而另外一個用刀的老頭兒,估計也是鬼仙境兩錢左右的境界,那法刀揮舞起來,上面竟然有紅色的電流滾過,一刀劈來,劈啪作響,那電芒從葛羽身上掠過的時候,葛羽頓時渾身一僵,動作都變的遲緩下來,渾身都麻酥酥的,而且還有一縷紅色的氣息,朝着自己身體裏面鑽了進去,身上頓時傳來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脹痛感。

跟着兩個傢伙動手,葛羽有一種舉步維艱的感覺,暫時只好動用那混元八卦劍的招式,籠罩全身,護住命門,這套這玄門宗基本上人人都會的劍法,雖然不具有太大的攻擊性,但是強在能夠保命護身,可以在一段時間立於不敗之地。

葛羽要看看他們的手段如何,瞧瞧有沒有什麼破綻,才能想辦法收拾他們。

其餘的鍾錦亮和張意涵等人,也紛紛被兩三個老頭兒給圍住了,在這個巨大的烏頭鬼樹上面不停的閃轉騰挪。

在拼鬥剛開始的一兩分鍾之內,鍾錦亮首先吃了虧,他根本沒有機會請出那鍾馗先祖的神識出來,便被三人同時圍攻,被一個用狼牙棒的高手砸中了肩膀,頓時皮開肉綻,身形一晃,就朝着大樹下面跌落下去。

黑小色大罵了一聲,身形一退,躲開了前面兩人的夾攻,雙手一震,頓時有兩團紅色的霧氣直接飄飛而出,朝着那個追殺鍾錦亮的人撲了過去。

那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看到鍾錦亮被打中,身子落在了樹幹上,跳起來直接用那狼牙棒朝着鍾錦亮的腦袋上砸了下去,直接補刀,要了鍾錦亮的命,而那兩團紅色彘蟲如同霧氣朝着他飄飛了過去,他還以爲是什麼毒氣,直接閉住了口鼻,並未躲閃,可是當那些紅色彘蟲快速的籠罩在他身上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團紅霧的恐怖之處。

那些紅色彘蟲像是覆蓋在了他整張臉上,開始啃食起來,那種被萬蟲啃咬的感覺,自然是痛不欲生,但聽得一聲慘叫,那人丟了手中的狼牙棒,直接從那大樹上跌落了下去。

而鍾錦亮很快反應了過來,朝着旁邊一滾,躲避開了去。

剛剛躲開,鍾錦亮便將那鍾馗先祖的畫像拋飛了出去,掐訣唸咒之間,那鍾馗先祖的神識出現,快速的朝着鍾錦亮身上飄飛了過來,瞬間,再去看鍾錦亮的時候,身形變的無比高大,周身開始籠罩起了淡淡的金色光暈。

那些紅色彘蟲並不多做停留,一分鐘不到的光景,便將那人啃食成了一堆白骨,但是並未死去,很快又折返回來,回援黑小色。

紅色彘蟲快速的分散開來,又朝着其餘的人飄了過去。

看到同伴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那紅色彘蟲啃食成了一堆白骨,那些人頓時嚇的臉色大變,再也不敢輕視那紅色彘蟲的威力。

而更讓那些人頭疼的是,衆人都還沒有施展出看家本領出來。

隨着一段時間的激戰,面對這麼強悍的對手,衆人也都不再隱藏實力,黑小色首先將那量天尺給抽了出來,朝着圍着自己的兩個高手拍了過去。

那量天尺的威力何其強大,這一尺子拍下去,雖然被那些人躲開了,卻還是驚出了他們一身冷汗。

而這烏頭鬼樹哪裏能夠承受得住這量天尺的威力,只是一下,便將一根巨大的樹幹打斷,那樹身劇烈的顫抖起來,不斷有藍色的漿液從那斷口處噴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