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0章 紅色果實

這種情況,實在出乎於衆人預料之外,葛羽依稀記得,在哪裏見過類似的場景,好像是在東南亞,黑水聖凌三號人物迪魯的老巢之中,其中有一個血池,便是將人浸泡在其中,吞噬人身上的修爲進行修煉。

想來這烏頭鬼樹,跟那血池有着差不多的效果,汲取人身上的養分,供給這個永生和的頭目進行修行。

這可烏頭鬼樹,還真不是浪得虛名,名副其實的一棵鬼樹,就是要人命的東西。

葛羽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便是將這顆烏頭鬼樹給徹底毀掉,留着它以後還不知道會禍害多少人。

看着被放在再藍色花苞中的人,幾個人也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如何將這個人給弄出來。

看樣子,他已經被放在花苞之中很長時間了,身體都已經被這花苞吞噬了不少養分,整個人看起來滑膩膩的。

“救我……要麼殺了我……我太疼了……”那人看着出現在這裏葛羽等人,一臉期望的看着他們。

“你等一下,我們試試能不能救你。”鍾錦亮在一旁道。

那邊,葛羽已經用劍挑開了整個花苞,發現那花蕊處有很多像是觸手一般的東西,連接道了他身體的各個部位,那觸手的連接處就像是水蛭一樣,用吸盤吸附在人的身體上,不斷汲取養分,鍾錦亮用斬仙劍斬斷了幾條觸手,便有藍色的漿液從那觸手之中,被烏頭鬼樹控制住的那個人,頓時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哀嚎,好像斬斷這觸手十分痛苦的模樣。

這人都成了這個樣子了,即便是救出來,估計也很難活命。

他們這一動,整顆無頭鬼樹都顫動了起來,樹葉發出譁啦啦的聲響,這好像是一棵有生命的樹。

“殺了我……快點兒殺了我……”那人艱難的說了幾個字,突然渾身抽搐了一下,口中也涌出了一些藍夜的漿液,腦袋一歪,當場沒了聲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觸手被砍掉的原因,才導致這個人丟了性命。

被烏頭鬼樹困住的人,他們也毫無頭緒去救他們。

幾個人來這裏的目的是找烏頭鬼樹的果實,第二個重要的事情是救楊帆的父母,又不是聖母瑪利亞,看到人就要搭救。

一會兒找到了東西,將這烏頭鬼樹直接毀了便是,

衆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黎澤劍便道:“先別管這些人,別忘了咱們這次來這裏的目的,找那烏頭鬼樹的果實。”

目前來說,也只能這樣去做。

當下,葛羽一行人繼續朝着那烏木鬼樹的上面攀爬了上去。

越是往上爬,那上面的藍色花苞就越多,而且十分豔麗。

時不時的衆人就可以聽到從那花苞之中傳來的有人哼哼的聲音,而且越往上就越多,聽的人心裏很不舒服,想救人又不知道該怎麼救,打開花苞,斬斷觸手,人就直接掛掉了,衆人也是無能爲力。

五個人,爬了十幾分鍾,眼看着就要爬到這棵大樹的頂部,很快衆人就在快到頂部的一個位置,看到了十幾個花苞,在花苞的中間環繞着火紅的,像是松子一樣的東西,這玩意兒並沒有衆人想象中的那麼大,也就只有拳頭那麼大,古怪的是,這玩意兒自己竟然能發光,是一種紅色的光芒。

解開葛羽的血咒之術,便是靠這個東西了。

一看這玩意兒的賣相,就知道是個好東西,用了這麼多人命,十年才能結出一顆果實,這得是多麼寶貝的東西。

“我說,這玩意兒是不是烏頭鬼樹的果實?這麼簡單就被咱們給找到了?”黑小色有些不太相信的說道。

“管它是不是呢,先拿走再說。”黑小色說着,伸手便去抓,心裏想着,這東西或許不光能夠給葛羽解開血咒之術,或許還有其它的妙用,增加修爲應該也是可以的。

說不定大家夥都能沾上光。

就當黑小色的手剛剛伸過去的時候,突然間,從旁邊的一個花苞裏面突然伸出來了一隻乾枯的手,一下抓住了黑小色胳膊,黑小色嚇的一哆嗦,猛的將手一縮,可是卻發現紋絲不動,那只乾枯的手像是鐵鉗一般禁錮住了他,讓其無法動彈分毫。

旁邊的黎澤劍反應快,看到從那花苞裏伸出來的手,當即一劍便朝着那手斬了過去。

而那只手卻一拉一扯,直接將黑小色給甩飛了出去,黑小色的身形在半空之中轉了一個圈,落在了一隻樹幹上,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形,再去看自己的手的時候,被那手抓着的地方,已然一片鐵青,這力道還真是夠猛的。

衆人頓時警覺了起來,各自往後退了一步。

不多時,圍繞着烏頭鬼樹的那十幾個花苞竟然快速的自己打開,衆人便看到那花苞裏面包裹着的十多個人。

其中大部分都是七八十歲的老頭兒,還有兩三個五六十模樣的人。

這些人可跟下面那些人被放在花苞裏的人完全不一樣。

這些人身上都穿着白袍,花蕊處也有觸手一般的東西連接到他們的身上。

那十多個花苞自行打開之後,那些人便紛紛睜開了眼睛,看向了他們五個人,滿眼皆是疑惑之色。

其中一個年級最大的花白鬍子老頭兒突然張口說了一句話,好像是在詢問。

“意涵,這老梆子說的啥?”黎澤劍看向了張意涵道。

“他應該是問我們是誰,爲什麼來這個地方。”張意涵握着伏魔劍,略微有些緊張的說道。

這會兒,所有人都跟着緊張了起來。

這些人應該都是天義和的高手,之前聽那安在淵說,永生和最頂端的一部分人,會用這烏頭鬼樹來修行,看來是說的沒錯,這羣老家夥,沒有一個好鳥兒。

那烏頭鬼樹的果實就在眼前,但是被那十幾個永生和的高手給包圍着,要想得到手,首先要將這十幾個人給幹掉才行。

那邊黎澤劍一開口說話,那十幾個人再次一愣,他們聽出來了,這幾個穿着永生和衣服的人並不是永生和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