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9章 樹上有人

這顆樹真是大的出奇,遮天蔽日,人站在大樹下面,好像就如螞蟻一般渺小,幾個人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傳說中的烏頭鬼樹竟然是這個樣子。

事先,衆人也沒有去問這烏頭鬼樹的果實長什麼樣子,不過即便是問了,那安在淵估計也不知道,他應該也沒有見過這烏頭鬼樹的模樣,更別說什麼果實了。

這是永生和的禁地和神樹,一般人哪裏能夠見得到。

那烏頭鬼樹的果實還得要靠大家自己尋找。

四顧了一眼,衆人確定這棵大樹周圍沒有人,葛羽一招呼,衆人直接攀上了那顆大樹,開始尋找那烏頭鬼樹的果實起來。

其實,葛羽一直納悶一個問題,之前聽安在淵說,永生和的聖主崔正元便是利用這棵大樹來修行的,這不過是一棵樹而已,該用它來如何修行?

倒要看看這棵傳說中的大樹到底有什麼名頭。

幾個人相距不遠的距離,一直朝着這棵大樹的上面爬去,一邊爬一邊仔細尋找那顆烏頭鬼樹的果實。

這棵大樹上面的樹葉是紅色的,像是沾染了血一樣的紅,葉子很大,每一片葉子都比芭蕉葉還大,生長的十分茂密。

奇怪的是,每隔一段距離,便能夠看到樹葉包裹之中會出現一個碩大的藍色花苞,那花苞如同磨盤一樣大,每一個都是含苞待放的樣子,但是卻沒有一朵盛開,按說這麼多花苞,就應該有很多果實才是。

可是那安在淵卻說,這棵樹十年才會結出一顆果實,不由得讓人覺得疑惑。

一般情況下,這花開了之後,就開始結果,爲什麼只有一顆果實呢?

葛羽開始好奇,這烏頭鬼樹的果實到底長什麼樣子,會不會像是磨盤那麼大,有好幾百斤重,這樣將其帶走還是一個大麻煩。

一路朝着上面爬去,這樹也太大了一些,爬了七八分鍾,連這樹的一半都沒有爬到。

就在葛羽摸索着繼續朝着樹頂上爬去的時候,不遠處的黑小色突然小聲的跟葛羽道:“小羽,這果實到底長什麼樣啊,除了花苞就是紅色樹葉,壓根什麼都沒有啊,安在淵那老東西是不是故意坑我們?”

“我看那老頭兒人不錯,應該不會坑咱們,他知道咱們的底細,這老小子要是敢坑咱,等小九哥他們回來給咱們報仇,這小子鐵定跑不了,他可沒有那個膽子。”鍾錦亮一邊摸索,一邊嘿嘿笑道。

“說的也是,那小子知道小九他們的名頭。”黑小色緊跟着說道。

又往上爬了一段距離,突然間,葛羽聽到了一陣兒奇怪的聲響,好像有人在發出痛苦的哼唧的聲音。

葛羽以爲自己聽錯了,停下了往上攀爬的動作,豎起了耳朵仔細聽了一回兒,那聲音卻愈發的清晰起來。

我靠,這樹上面還有其它的人?

葛羽嚇了一跳,連忙小聲的朝着幾個人招呼道:“大家都別動,我聽到了一陣兒奇怪的聲音。”

幾個人頓時也都跟着停了下來,張意涵旋即問道:“羽哥,什麼聲音?”

“你們沒有聽到嗎?我好像聽到有人在發出痛苦的哼唧聲。”葛羽正色道。

衆人全都停了下來,開始仔細聽周圍的動靜。

有風吹來,樹葉發出嘩嘩的聲響,過了片刻之後,那“哼唧哼唧”的聲音再次出現了。

離着葛羽比較近的黑小色很快也聽到了這個動靜,有些激動的說道:“我靠,我也聽到了……真的有人。”

“是不是風吹動樹葉的聲響?”張意涵疑惑道。

“不對,絕對是人發出的聲音,大家夥仔細找找,好像真的有人。”葛羽正色道。

於是乎,大家夥開始緊張起來,在這巨大無比的烏頭鬼樹上仔細搜索了起來。

可是衆人找了一圈,並沒有發現有人,除了紅色的樹葉,就是藍色的花苞。

“啥都沒有啊。”黑小色鬱悶道。

“救我……救救我……”一個微弱的聲音傳了過來,而且還是說話的漢語,葛羽這次確信無疑,絕對有人。

“都過來,我聽到有人說話了。”葛羽緊張道。

旋即,衆人全都朝着葛羽這邊靠攏了過來,紛紛將各自的法器提在手中,警惕的朝着四周瞧着。

聲音雖然微弱,但是離着葛羽很近,但就是找不到人。

四顧了一眼,葛羽的目光最後落在一個離着自己不遠的花苞上,於是湊了過去。

剛一靠近,那聲音再次傳了過來:“救救我……求求你……救我出去……”

“在花苞裏。”葛羽沉聲道。

這下所有人都聽到了,全都湊到了那個巨大的藍色花苞前面,就聽到裏面繼續傳來了微弱的聲響。

二話不說,葛羽直接用七星劍,將那花苞給輕輕的劃開,也不知道這花苞有沒有毒,葛羽不敢用手去碰。

不多時,那巨大的藍色花苞被葛羽給切開了一道口子。

很快,衆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因爲從那藍色的花苞裏面露出了一個人腦袋出來。

聲音就是花苞裏的人發出來的。

葛羽又將那花苞切開了很大一個口子,露出了那個人的上半身。

那場面真是慘不忍睹,這個被放在花苞裏的人,身體上沾染了一種粘稠的藍色液體,人也變了模樣,好像是蟒蛇吞進肚子裏,沒有完全消化掉的食物。

身體差不多快被這藍色的液體給溶解了。

更可怕的是,在那人的身上,有一條條像是觸手一樣的東西連接到了他身體的各個部位,而那觸手就在那花苞的內部,這顆大樹估計便是吞噬活人的能量,汲取養分,才會這般枝繁葉茂。

而這整個烏頭鬼樹上面的花苞怕不是有上千個,難道每一個花苞裏面都包裹着一個人?

一看到這幅畫面,衆人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惡寒。

特麼的,這永生和做的這事兒,簡直就是滅絕人性啊。

被包裹在那花苞裏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葛羽等人,原本沒有神采的目光,頓時亮了一下,有些激動的又道:“帶我出去……求求你們了……我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