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妖化人形

江城市,正午。

一個二十歲左右,上身白襯衫,下身牛仔褲,腳上卻穿着一雙黑布鞋的古怪少年,單肩揹着個黑色包裹,嘴裏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行走在市郊老巷子的豔陽下。

他似乎對天上的烈日以及室外超過三十五度的悶熱天氣毫不在意,一邊走,一邊還哼着首不知名的小曲。

偶爾有路人擦肩經過的,大多都會好奇地瞅他幾眼,也有個別和同伴交頭接耳,評論幾句並笑上幾聲。

對於衆人的指指點點,少年似乎恍若未覺,繼續開心地走啊走啊走的。

當走過一條巷子的拐角,那少年忽然眼前一亮,朝路口西邊的一間兩層商鋪徑直走了過去。

那舊鋪子正上方的牌子上刻了五個字——陳記棺材鋪。

鋪子門口擺了幾個用假花假草做成的花圈。

“做得不錯。”

少年嘖嘖讚賞了一句,隨後走上階梯,探頭朝鋪子裏張望,屋子裏堆滿了各種花圈紙人等喪葬用品,琳琅滿目。隨後他看到一個跪在凳子上,趴在櫃檯前寫作業的大約六七歲的小女孩,便朝她做了個鬼臉,問:“喂,你家大人在嗎?”。

“在!”

小女孩被他的鬼臉逗得咯咯一笑,頭上兩根羊角辮直晃個不停,笑了好半天才扭頭朝樓上大聲喊:“姨,有客人來了!”

“來了來了!”

從二樓傳下來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聲音相當好聽。

少年倚着鋪門,樂呵呵地瞅着一個二十多歲,年輕貌美的少婦從二樓樓梯處小心地爬下來,“客人要買棺材還是花圈?我們可以快遞包送。”

“抱歉,我只是路過這裏,口渴了,想找您討口水喝,不知道方不方便?”少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

“哦,好的……小兄弟稍等。”

說完,那美婦轉身朝一樓裏屋進去,那少年卻像是等不及了一般,嘴裏道了聲謝,人卻寸步不離地跟了進去。

美婦走進廚房,拿保溫茶壺倒了杯熱茶,遞給少年,嘴裏提醒“注意燙。”

少年道了聲謝,似乎是渴壞了,只是將茶葉吹了吹,便一口氣喝乾,交還美婦。

“你還要麼?”美婦問。

少年點了點頭,當美婦轉身又倒時,突然說道:“姑娘你修行不易,爲何要化作人形勉強呆在這陽氣十足的鬧市之中?”

少年話音剛落,那美婦美好的背影忽地一抖,手中茶杯掉落在地,摔了個粉碎。

一股妖氣瞬間瀰漫在整間廚房。

少年微笑注視着美婦原本白凝脂的頸脖處瞬間長出的白毛以及從手指處生出的利爪,也不驚慌,淡淡道:“還是不要動手了吧?你這狐妖還不到三百年妖力,這大中午的維持化形便已不易了,真要殺人驚動了世俗,多的是有心人來捉你。”

“你究竟是誰?你到底想怎樣?”那美婦聞言急向前踏出一步,同時轉身,惡狠狠地瞪着少年,露出了嘴裏的獠牙。

“我啊?”少年一愣,這才想起了什麼,也不去防備那美婦,自顧自地從背後的包裹裏半天掏出一塊十多釐米長的方形令牌,上面正面刻着一些形狀奇怪的古文,邊緣有九個小孔,其中七個孔內分別插着一柄古銅小劍。

“茅山七星劍?!”

那美婦看到令牌,頓時驚恐萬分,很快恢復了人形,突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顫聲道:“大天師饒命,請恕小妖有眼無珠,沒能認出大天師法駕!”

“呃……咳咳……你還是先回答一下我最初的問題吧!”

少年有些尷尬地雙手背在身後,學着師傅曾經的樣子:“你身上並無血怨之氣,可見並未害過人,那爲何要化作人形呆在這陽氣十足的鬧市之中?”

“稟大天師,這戶人家的爺爺曾在三十年前救過小妖一命。去年恩人突然病死,只遺下這個自小父母雙亡的六歲小女孩周芷無人照顧,因此小妖便化作人形,佯裝她親戚前來照顧,還請法師饒命!”

人乃萬靈之長,妖魔們大多喜好通過食人來快速提升修爲,因此隱於世間斬妖除魔者也不在少數。如果這個小小年紀便能駕馭茅山七星法劍的天師真要除她,她恐怕連十米遠都逃不出去。

少年聞言無語,過了一會才嘆了口氣,道:“我沒說要收你,只是剛纔趕路,突然發現附近有妖氣,這才趕過來瞧瞧。雖說你只是報恩,沒做壞事,可也會有人想要捉你妖身煉你妖丹。所以……我建議你還是趕緊迴歸山林吧,別耽誤了修行。”

美婦面露不忍,道:“可……芷兒無人照料,小妖不想送她去孤兒院。”

“你修爲不夠,這小妹妹長時間跟你呆在一起,沾染了妖氣,早晚也要發病,如此不是長久之計。這樣吧,我看她挺有靈性的,倒還適合修行,你帶我信物送她上茅山吧!讓我師父收她做弟子,將來前途無量。”少年提議道。

美婦面色一喜,旋即猶豫道:“茅山周邊行走的得道法師衆多……”

“你放心,我給你一張符,一封信,有符在,一個月內就算五錢法師當面撞到,保證也認不出你來!你帶孩子儘快將人送到我師傅茅山派的玉晨觀塵緣真人那裏,然後留在茅山後山安靜修行便是,準你一個月見她一次。”

美婦聞言大喜,一連給少年磕了三個頭,“多謝大法師指路,小妖胡仙兒感激不盡……”這不由她不興奮,茅山靈氣十足,乃是修行聖地,令天下妖魔嫉妒萬分。要不是茅山上天師衆多,高手層出不窮,妖魔們早就前去盤踞了。如今她得了天師法旨,修行必將一日千里。

少年擺了擺手,轉身走出廚房:“處理好這鋪子就抓緊去吧!”

“可否告知恩人法號,仙兒感激不盡……”身後傳來胡仙兒的聲音。

“我的名字叫葛羽,芷兒今後要多幫師兄在老頭子面前說幾句好話哦!”那少年笑着湊到周芷面前小聲說道。

說罷,在小女孩迷惑不解的目光中,飄然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