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破壞龍甘多拉(6)

龍威是真龍的固有能力之一,越是高等的龍,龍威的作用範圍就越大,效果也就越好。

想要豁免龍威的影響,除了林天賜這種很難複製的奇葩以及靠某些特定法術的效果影響外,最靠譜的方法,就是靠硬實力。

等級(修爲)越高的人,受到龍威效果的影響就越低,反之亦然。

所以說龍不是單憑人多就能堆死的,在對付其他怪物的時候人數可能是優勢,但對手換成龍,人數不僅不是優勢,反而是劣勢。

受到高等龍威效果影響,在場的大多數人基本都中了招,要麼腦子裏亂哄哄的一團,要麼被恐懼扼住喉嚨,甚至連逃跑都忘了。

昂——!

破壞龍甘多拉怒吼着重新開始掙扎,跟剛剛那種幾乎有氣無力的掙扎不同,他的動靜甚至比最初被困住的時候還要劇烈,頭部上那些如同寶石一樣的圓形鱗片紛紛亮起紅色的不祥靈光,打出來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癒合,就連崩落的鱗片都重新長了回來。

緊跟着,少說二十幾條光束以甘多拉爲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射而來,那是一種白色中夾雜着紅光的射線,射出的位置和粗細程度也都各不相同,應該是通過甘多拉身上大小不一的圓形鱗片部分射出的。

但它的破壞力極爲可怕。

厚重的巖盤變得極爲脆弱,那光束只要掃過去,就能像切蛋糕一樣輕鬆切下來一大塊,甘多拉附近的懸崖愣是被它這一擊給削平了,原本呆在上面忙着輸出或控制甘多拉的人一個個直接掉了下去。

而那些被光束直接命中的,則連屍體都沒有留下,像是被完全氣化了似的。

林天賜剛擺脫龍威效果的影響,額頭上的龍炎印都還沒重新隱去,就看到一條輪胎粗的光束朝自己這邊掃過來。

“趴下!”

一個彈射起步,林天賜把傻乎乎愣在原地的艾薩克給摁倒,並順勢一腳將歐文也踹倒在地。

三人剛趴到地上,那光束就從他們背後掃過去,只要再往下壓不到30釐米就會碰到人,端視兇險異常。

因爲被摁倒,艾薩克手中的里拉琴也跟着甩脫被光束掃了個正着。

林天賜能清楚的看到那件鍍金的里拉琴在光束中一瞬間就分解掉了,連一丁點的灰塵都沒有留下。

“這應該是源自破壞魔神的破壞能力,是甘多拉吞噬破壞魔神之後才獲得的力量。”

賽莉快速送上解釋,不過林天賜沒有太深就這到底是什麼,他只要知道被打中就死定了即可。

等光束掃過去,他趕緊起身把艾薩克拽起來:

“讓你們的人撤退!”

艾薩克還是一副愣愣的,被嚇傻了的樣子,跟平時那副樂天的自來熟形象完全不符。

沒辦法,龍威的效果影響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強了,龍只要單憑這一能力,就可以讓敵人躺在地上自取滅亡,甚至是被活活嚇死。

——嗚!

伸手摸出應用鐵號角,低沉的號角聲給陷入恐懼的衆人重新注入了勇氣,雖然單憑它想要破除龍威的效果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他們的雙腳能夠重新動了。

“撤退!都撤退!”

運起法力,林天賜大吼一聲,在法力的擴音作用下相信有不少人都能聽見,至於聽不見的……

管不了那麼多了。

做完這些,林天賜掐了個劍訣:

“青雲出鞘!”

老老實實呆在劍鞘內的青雲嗆啷一聲拔劍而出,林天賜縱身一躍正好踩在青雲上,隨即催動利空遁法朝甘多拉飛過去。

正常情況下,單憑林天賜自己是絕對打不過50級以上的怪物的,更別說龍這種凡人世界最強大的生物了。

不過甘多拉的情況不太對勁,或許有機會試試,實在不行他也能拖住甘多拉,讓其他人跑路。

至於屠龍……

再想別的轍吧。

比起站在懸崖邊上,飛到半空能更加清晰的看到甘多拉現在的狀態。

原本潑灑的粘龍膠已經所剩無幾,只有幾塊像是奶油一樣糊在甘多拉身上,它全身上下都有的那種圓形如同寶玉般的鱗片依舊散發着呼吸般的紅光,但凡靠近寶玉的部分就沒有沾龍膠留存,估計是剛剛那種射線將禁錮它的膠水給分解掉了。

而縛龍索也沒剩下幾條,在甘多拉的掙扎中發出‘嘣嘣’的脆響,像是隨時都可能被扯斷。

“金縷絲!”

摸出七寶琉璃,林天賜操控青雲一個俯衝下降,無數金色的細絲從他手中噴出,兜頭罩向甘多拉。

如果林天賜用的還是玄冰網,那就根本不用想控制住一頭二十多米長的龍,玄冰網沒那麼大。

金縷絲就不一樣了,這東西的長度和數量是可以通過注入法力調節的,注入的法力越多也就會越長,理論上來說只要法力無限,它的長度和數量也是無限。

不過此舉就如同用絲線去捆住一棟樓,怎麼看都極爲不靠譜。

纏住它很容易,但甘多拉掙扎了一下,林天賜差點被從劍上給拽到它的嘴裏。

千鈞一髮之際,林天賜急忙斷開金縷絲之間的聯繫,再讓青雲加速,不然就被那血盆大口咬了個正着。

脫離本體的金縷絲不能繼續操控,但在法力用盡之前還會持續一陣,現在的甘多拉就像是被釣魚線纏住的人,多多少少行動也會受一些影響。

“離它遠點,破壞光線又來了!”

賽莉看到甘多拉身上的寶玉亮起的紅光蓄勢待發,急忙提醒林天賜趕緊跑。

林小哥兒本打算趁勢補一刀的,聞言運起利空遁法一個螺旋昇天。

下一個,或粗或細總計二十多條光束再度爆發,地面如同被傾斜落下的隕石犁過一樣,到處都是光束打出來的深溝。

“那種光線擁有類似於解離術的效果,而且比解離術更強,遭到打擊的物質會在瞬間湮滅,一點灰塵都不會留下來,注意了,千萬別碰它!”

賽莉說的很嚴重,事實……

還真就特別嚴重。

當年肆虐過的破壞魔神就具備這種力量,任何物質都無法抵抗破壞魔神的攻擊,撞上的瞬間就會灰飛煙滅。

不過破壞魔神雖然具備這種毀滅的力量,但它本身並非不可觸碰,不然當年也就不會被鳳凰流、獅子流和魔神流三個流派給封印起來了。

林天賜似乎吸引到了不少甘多拉的注意力,原本朝四面八方射出的光束瞄準了天上的林天賜散射,那畫面就像是一盞盞探照燈射出的光束追着林天賜跑一樣。

利空遁法最優秀的是極速和加速能力,靈活性只能說比較一般,二十幾條光束聯合圍剿,憑利空遁法一開始還能找到空擋飛出去,但很快林小哥兒就發現有些力不從心。

於是他乾脆從劍上跳下去,腳在空中一踩,整個人在空中橫了過來,看看避開兩條合攏的破壞光線,只要他們合攏的速度再快一點,林天賜就會少了身上的某個零件,要麼是手腳,要麼是腦袋。

這種險而又險的騷操作只有他這個極爲靈活的傢伙能做得出來,估計也只有他敢這麼玩兒。

闖過光束的合圍,林天賜俯衝朝下,對甘多拉揚起的龍頭伸出手指:

“藍炎破!”

一枚蠶豆大的藍色火苗咻的一聲落在甘多拉的鼻尖上,撞到的瞬間微弱的火花破碎開,形成幾片不起眼的火粉。

但這些藍色的火焰瞬間膨脹,一眨眼的功夫便擴大到了15米的極限範圍,變成一個散發着熾烈熱量,並隆隆作響的大火球。

因爲是在甘多拉的鼻尖上爆開,直徑15米的大火球包裹了甘多拉的半個身子,最終擴張到極限的火球快速衝中心壓縮坍塌。

——轟!

——隆隆隆隆!!

吹起的暴風讓下落狀態的林天賜都跟着一停,他利用這個機會再用隨風勁的法門,凌空借力一個後空翻,趕來的青雲乖巧的將其接住。

之前說過,精靈魔法對龍和外域生物有特效,也就是一發下去能打出暴擊效果。

藍炎破又是精靈魔法中威力最高的那一類,雖然還比不上A級法術,但在B級法術中殺傷力絕對是拔尖兒的存在。

甘多拉的腦袋和前半身像是被燒焦了一樣,散發着絲絲白煙,臉上剛剛癒合的傷口也重新崩開,流出的血液順着鱗片的紋路像一條條小溪似的滴入下方的地面中。

雖然挺慘,但甘多拉顯然不會因爲一發藍炎破就撲街。

它中氣十足的朝林天賜咆哮一聲,翻滾的聲浪讓御劍在半空的林天賜都跟着一陣晃悠,差點都能趕上音波攻擊了。

因爲甘多拉對林天賜張大了嘴,後者能清晰的看到它嘴裏的尖牙甚至是喉嚨出的‘小舌頭’,以及……

一團正在不斷凝聚,白色且染上一抹緋紅的光。

“應該是吐息攻擊!快閃!”

賽莉話音未落,林天賜就駕起青雲飛出去了。

“不是說帝國士兵潑灑的藥粉能抑制吐息能力嗎?”

“那種藥粉只對一般的怪物有用,對龍有沒有用還是未知數啊!”

畢竟沒人會那麼作死的想要找一頭龍試試藥粉的效果好不好……

說話間,只聽啵的一聲輕響,就像是氣泡破開聲音,一道幾乎快趕上寫字樓粗細的巨大光束從甘多拉的喉嚨中噴出來,強大的力量彷彿能切裂夜空,天上殘餘的幾抹薄雲被一瞬間衝散。

最大的問題是,這光束正從背後接近林天賜,朝他掃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