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七章 各面臨生死之戰

冰舞此時,不顧可能帶來的嚴重後遺症,連續施展時間類型的特殊能力,想要在短時間之內,直接甩開林清雅。

而此時的林清雅,根據自己的判斷,雖然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告訴她,自己必須要相信。

最終,林清雅跟丟了。

在冰舞連續施展實踐類秘術的時候,林清雅就已經沒有機會,能夠在短時間之內追上冰舞了。

所以此時,林清雅心中第一時間沒有追上冰舞,直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尋找一些值得信任的人,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天玄域的天玄聖城報信。

隨後,林清雅依然沒有放棄,直接開始繼續沿着幾乎不存在的蹤跡,追蹤冰舞。

是的,就算是不能夠緊隨其後,但是也一定要繼續追殺。

因爲只有如此,冰舞纔不至於,在之後的時候,直接直線前往天玄聖城。

畢竟,冰舞也不是傻子,知道了後面沒有人追殺,也還按照之前的計劃進行。

兩人,就這麼一逃一追,看似毫無目的,但是卻十分有章法的朝着天玄聖城所在的放下那個而去。

按照這個速度來看的話,若是期間沒有什麼其他的意外,那麼必然會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儘可能的出現在天玄聖城。

只不過,時間上會有一定的差距,可是,卻也不會相差的太多。

這邊,林清雅和冰舞的離開,對於蒼劍他們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

因爲他們,都相信自己離開的盟友,絕對不會輕易的被對方給擊敗。

這其中,特別是冷冰玉,她對於冰舞的瞭解,可以說是最多的了。

因爲一開始的時候,若是不瞭解冰舞,那麼就不會選擇和冰舞合作了。

所以現在,對於自己在這裡,暫時被蒼劍阻攔,心中到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現在這個時候,只想着眼前,怎麼去面對蒼劍。

而蒼劍,也是一樣,對於林清雅的實力,也是十分的自信。

畢竟,是林清塵身邊的人,而且是四大護聖者之一。

其實力,若是都不能夠相信的話,那麼在場其他人,就更加沒有能夠相信的了。

所以現在,蒼劍根本就沒有想其他的事情。

對於蒼劍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阻止冷冰玉她們。

因爲只有如此,那麼纔不至於發生最壞的結果。

總之現在,這裡都是他麾下的強者了,也只有他,才能夠做到讓其他人心中清楚的知道,冷冰玉她們想要達成目的,絕對不可能。

蒼劍此時,終於對戰冷冰玉了。

現在,他要爲了劍無名報仇。

是的,若不是冷冰玉的叛變,站在了冰舞她們那邊。

現在這個時候,何至於如此被動。

冷冰玉的行爲,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傷害和削弱。

若不是因爲現在,冷冰玉的種種行爲,現在這個時候,絕對不會面對如今的局面。

所以現在,蒼劍無論如何,都不會讓結果變的更壞。

此時此刻,既然冷冰玉在這裡,那麼現在這個時候,就必須要跟冷冰玉清算一下。

之前的時候,冷冰玉還能夠跟林清雅一戰,避免這種情況,但是現在,缺不可能避免了。

在場之人,除了冷冰玉以外,就沒有人是蒼劍的對手了。

就算是水神,現在也是一樣,也沒有那個資格。

所以現在,冷冰玉也是沒有選擇。

除非是此時,其他的水域強者,能夠隨着她直接離開,擺脫蒼劍的追殺。

但是現在看起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爲不是誰,都有冰舞的那種能力,都可以掙開束縛,暫時的擺脫自己的對手。

既然現在,不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之後的時候,就必須要清楚的知道,他們已經沒有絲毫的退路了。

事情既然進行到這個節點上,所有人,都沒有了退路。

想到此時的時候,冷冰玉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跟蒼劍開戰了。

現在的冷冰玉,也不認爲自己就不是蒼劍的對手,蒼劍雖然有足夠強的實力,有足夠卓覺的天賦。

但是,她冷冰玉也不差,否則的話,當年無情劍宗那邊,也不會將其許配給蒼劍作爲妻子。

蒼劍和冷冰玉此時,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須要面對蒼劍了。

不管蒼劍此時,有多強的實力,她都是要面對。

而且,冷冰玉也自問,不輸於蒼劍。

否則的話,當初也不敢在仙殿之中,和張家的兩位至聖境一起,對抗蒼劍了。

更何況,此時她也不是沒有幫手。

不管怎麼說,現在這個時候,蒼劍那邊在至聖境強者的數量上,也是處於劣勢的。

此時此刻,她和水神一起,兩人聯手對戰蒼劍一個人。

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任何的道理,讓她產生退卻的心思。

所以此時,蒼劍算是以一敵二,在對戰冷冰玉和水神。

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心中也想着,趁着林清雅不在這裡,能不能夠斬殺蒼劍。

若是可以的話,那麼別的不敢說,從此以後,整個劍仙大陸,都是在他們的掌控之中了。

她冷冰玉代替蒼劍,作爲仙殿的殿主,執掌仙殿。

而冰舞和水神,則是執掌水域那邊的一切。

以後雙方繼續聯手,對抗前來劍仙大陸的強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到時候還不見的,就是劍仙大陸這邊被動的防守。

很有可能,是主動的進攻呢。

畢竟現在,天玄域那邊陣營的強者,都還在面臨着腹背受敵的境地。

一旦這邊戰事落定,那麼之後的時候,面臨最大困難的,只有天玄域那邊陣營的強者了。

要知道,不管是魔族,還是修羅一族,現在都是對於天玄域那邊,恨不得能夠趁早誅殺。

“蒼劍,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冷冰玉此時,和水神聯手,一開始氣勢十足,竟然看起來有一種,隱隱要壓制蒼劍的樣子。

“你說的不錯,都是我自找的,所以現在,我要親自結束這一切。”

對此,蒼劍也沒有反駁。

在蒼劍看來,冷冰玉所說的,也不算是錯的。

因爲,造成這一切的後果,跟他蒼劍,也是分不開關係的。

畢竟,冷冰玉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給了冷冰玉足夠的權限。

若非如此的話,冷冰玉豈能掀起那麼大的風浪來。

所以現在,蒼劍不覺得冷冰玉說的就錯了。

不過,既然這一切,是從他蒼劍這裡開始的,那麼一切,就都從他祝賀李結束好了。

冷冰玉的有些權限,以及地位,算是他蒼劍給的。

那麼,現在就徹底的收回來,不僅徹底的收回來,也徹底的解決掉自己所造成的一切麻煩。

至於說後果,自然也是一併承擔了。

現在這個時候,蒼劍以最直接的語言,並且也打算,也最直接的方式,讓冷冰玉徹底的消失。

雖然,蒼劍心中清楚,自己心中還是有些捨不得。

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對於冷冰玉還是存在一些情分的。

可是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並且也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而且,現在也沒有資格任性妄爲,因爲任性妄爲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作爲男人,並且還是仙殿的殿主,還是關係到之後的大局。

此時此刻,他蒼劍必須要有當斷則斷的魄力。

就在蒼劍開口說話的時候,瞬間發力。

不過是剛有些想要壓制蒼劍的勢頭,在這一瞬間,直接被拉平了。

此時此刻,雙方看起來,有一種分庭抗禮的趨勢。

很顯然,在這一刻,雙方的個體實力,得到了一些體現。

若是單打獨鬥的話,恐怕在場的所有人,沒有誰會是蒼劍的對手。

只是因爲現在,有着數量上的劣勢,要是不是的兼顧其他人。

所以此時,纔會有些感覺到,被對方壓制的樣子。

“你的招數,你會的東西,我早就已經銘記於心了。”

“現在,還是收起你的那些招數吧,沒有用的。”

“若是你僅僅只有這些手段的話,那麼這一戰,你可沒有絲毫生還的可能。”

此時的冷冰玉,對於蒼劍所說,很顯然還是有些不夠重視的。

在冷冰玉看來,本來自己單打獨鬥,死戰到底的情況下,或許不如蒼劍。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憑藉着對於蒼劍的瞭解,蒼劍很多手段,她都知道怎麼去破解。

至少,能夠找到薄弱之處。

此時此刻,又有水神助陣,難不成還拿不下一個蒼劍。

所以,蒼劍若是沒有什麼,她冷冰玉不知道特殊手段的話,恐怕在這裡,就要離不開了。

從此以後,這裡就會是他蒼劍的埋骨之地了。

不,是隕落之地,屍骨無存之地。

他們這個等級的強者,一旦隕落,哪裡還有機會留有全屍,直接就什麼都不剩下了。

就算是至聖之劍和至聖之衣,都會被在之後的時候,徹底的銷燬掉。

可以說,從此這個世界上,將再無一點痕跡存在了。

而蒼劍,對於冷冰玉此時所說,也是心中清楚的知道。

不過,要說僅僅是憑藉着這些,就擊殺冷冰玉和水神,蒼劍自己也知道不可能。

畢竟,誰還沒有點壓箱底的東西呢。

只是現在,他不會那麼傻的,直接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動用殺手鐗。

就算是動用,也是在合適的時候施展,那樣才能夠做到一擊必殺。

否則的話,就算是施展出來了,也不可能直接將其斬殺,最多也就是重傷了。

而現在,需要做的可不是將自己敵人重傷,而是斬殺。

重傷之人,可以逃離,以後傷勢養好了,依然是大敵。

只有徹底的將其斬殺,那麼在之後的時候,才能夠做到,再無後顧之憂。

蒼劍此時,依舊是跟之前一樣,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

蒼劍此時平和的心態,讓冷冰玉感覺到,有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滋生在心底。

是的,這麼多年了,蒼劍的實力,她雖然知道一些。

但是,卻沒有把握,能夠戰的斬殺蒼劍。

因爲,蒼劍是一個別人不知道底細的存在。

以前那麼親密,都沒有搞清楚,現在就更是如此了。

達到了至聖境的蒼劍,到底有什麼新的手段,又領悟了什麼新的殺招,她是一概不知。

對於未知,所有人都是心中充滿着恐懼的。

只不過,都不會承認,或者是沒有發覺。

只有在真正面對的時候,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能夠知道這一切,原來真實存在。

現在的冷冰玉,就是這樣的感覺。

在這一點上,水神要比冷冰玉,要好很多。

畢竟,不瞭解的情況下,那麼也就沒有那麼多的擔憂,沒有那麼害怕了。

所以在這一刻,水神表現出來的狀態,可是要比冷冰玉,還要穩定一些。

三人的交戰,讓在場的雙方強者,頓時選擇了遠離。

因爲他們能夠感受到,心中也是很清楚,蒼劍他們三人的戰團,不是誰都能夠參與其中的。

現在這個時候,遠離蒼劍他們三個,纔是最明智的。

不管是仙殿這邊的至聖境強者,還是水域那邊的至聖境強者,都心如明鏡。

所以他們現在,躲得遠遠的。

就算是死,那麼也不能夠死的那麼冤屈。

不過,也正是因爲分開,導致了蒼劍這邊的至聖境強者,面臨着極大的壓力。

他們現在,絕對不能離開,因爲一旦離開,那麼就再也沒有可能,追上他們了。

所以現在,都是在以一敵二。

不過,他們心中也清楚,只要堅持一段時間,那麼情況就會發生改變。

因爲勝敗的關鍵,在蒼劍那邊。

只要是蒼劍,能夠斬殺冷冰玉或者是水神,其中的任何一位,那麼就可以抽出手來,對付其他的水域至聖境強者了。

到時候,至聖境一重天的強者,沒有人可以是蒼劍的對手。

同樣的,水域那邊的至聖境強者也清楚,他們的時間,其實也是有限的。

要是在蒼劍那邊,結果出來之前,能夠斬殺仙殿這邊的至聖境強者,對於蒼劍來說,也能夠造成一定的影響。

最終,也是可以快速結束這一場戰鬥的。

甚至於有可能,是一勞永逸,從此以後,劍仙大陸這邊,再也沒有什麼內部的問題了。

就在蒼劍此時,和冷冰玉,以及水神進行生死之戰的時候。

聖族這邊,在劍仙大陸這裡的接近三十萬精銳,也正在面臨着危險。

或者說,是面臨着被對方合圍的境地。

一旦被水域的強者合圍,那麼援軍就沒有可能,及時的出現。

畢竟,一方支援過去,哪裡有雙方直接朝着對方而去,時間更快一些。

所以說,現在也是在趕時間。

“我們必須要加快速度,撤出他們的包圍圈。”

聖族這邊的強者,此時已經收到了消息,現在有大批的水域精銳,正在秘密的朝着他們這邊合圍。

所以,根本就沒有在這裡等待着,而是按照之前的計劃,朝着最近距離的其他聖族強者靠近。

一旦到時候,兩支聖族的強者匯聚在一起,那麼就可以不用擔心了。

因爲他們心中都清楚的知道,兩支聖族的精銳強者,匯聚在一起,就已經超過了五萬。

五萬的聖族精銳,一旦聯合在一起,那麼就算是面對水域那邊,五倍,甚至於是十倍的數量,也是毫無畏懼的。

一旦死戰到底,那麼最終,一定是水域那邊落敗。

況且,在此過程之中,還會有其他的聖族強者繼續朝着這邊靠攏。

最終的結果,就可以預見了。

所以在這一刻,聖族的精銳強者,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在接收到消息之後,迅速的離開了。

與此同時,劍仙大陸仙殿這邊,有一部分強者,也發現了水域那邊的一些異常。

不過,當他們確定了,不是在針對他們之後,就直接不再探查了。

甚至於,直接讓在此路徑上的仙殿強者,提前撤離,不要跟水域那邊的精銳,有接觸的可能。

很顯然,他們也是想着,趁機讓水域和聖族的強者一戰。

這樣的話,一旦雙方出現極爲嚴重的損傷,那麼之後的時候,都會投入更大的人力和精力進去。

這樣的話,他們仙殿這邊,損失就小很多了。

聖族的三十萬精銳強者,此刻在仙殿那邊有些人的眼中,就是爲了他們仙殿赴湯蹈火的存在。

他們不在乎,聖族的強者最終是不是會都隕落。

他們在乎的是,只有一點,那就是他們仙殿這邊,不要提前折損太多的強者,特別是精銳。

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夠在之後的時候,依舊佔據着優勢力量,佔據着主動。

好在一開始的時候,聖族這邊的精銳,也沒有把希望,寄託在仙殿強者的身上,否則的話,真的是要被坑死了。

當然了,這要得益於,林清塵的告誡。

不管什麼時候,能夠先依靠自己力量去完成的事情,絕對不要把希望,解脫在別人的身上。

哪怕是,那些人都是自己的盟友。

畢竟,意外時時刻刻都有可能發生,誰知道盟友會有什麼心思,或者是也面臨着什麼麻煩。

這,是林清塵離開的時候,給他們的最後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