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亂局開啓

“算了,這件事就這樣吧!”電話那頭的張江和默默的掛斷電話,唐城稍稍楞了一下,這才掛好電話。叔啊!你可別埋怨我,我也都是爲了你好啊!唐城窩在椅子裏默默的發着呆,發現曹春蘭是中統特務的時候,唐城跟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應對這個突然出現的情況。當時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立即幹掉曹春蘭,否則張江和就有暴露身份的可能。

幹掉曹春蘭,既是爲了保護張江和,也是爲了自己的家人親友不被牽連,直到這個時候,唐城才忽然發現自己連同家人親友,已經跟張江和糾纏的太深了。一榮俱榮的道理,唐城從一開始就知道,所以從南京開始,唐城就一直在不遺餘力的在幫助張江和往上爬。原本他以爲只有張江和能在軍統中站穩腳跟,自己和家人才能依附張江和不受人欺負,現在看來,自己當初的那個決定卻還是草率了些。

張江和目前已經執掌重慶站,看似位高權重,可他卻還有另一個身份,一個現在不能被公佈出來的身份。一旦張江和的這個隱藏身份被曝光,不只是張江和會面臨極大的危險,就連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也會因此受到牽連。思慮很久的唐城長嘆一聲,事已如此,已經是退無可退的境地,自己能做的只有繼續爲張江和提供幫助,咬着牙熬過這段時間。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獨自待在辦公室裏的唐城,默默的一個人待了超過兩個小時之後,心情才稍稍好了一些。黑子一回到軍營,就主動去了靶場,跟着行動小隊訓練,走出辦公室的唐城,只得獨自去了軍營後院。快到下班的時間,趙大山急匆匆的從外面返回軍營,並且給後院閒坐的唐城帶來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隊長,千真萬確,這是咱們在城裏的眼線通報上來的消息。”

滿頭是汗的趙大山幾口就幹掉一塊西瓜,然後一邊擦去嘴角的西瓜汁,一邊等待唐城做出決定。唐城此刻一邊抽菸,一邊暗自思量,趙大山帶回的這個消息不好不壞,可如果處理不好,勢必會招惹到城中的某些人。“隊長,咱們這次要不要還拉上重慶站那邊一起?現在可沒人敢輕易得罪軍統的人!”許是覺着唐城有些難以做出決斷,趙大山便馬上建言。

唐城聞言甩給趙大山一記白眼,“你是不是傻!咱們先不說你帶回來的這個消息是否準確,就說重慶站那邊,人家又不是和你一樣的傻子,怎麼可能次次來給咱們頂雷!就算那消息準確,重慶站那邊要佔大頭怎麼辦?剛纔你也說了現在沒有人敢得罪軍統 的人!你覺着咱們就能得罪重慶站的人了?”

唐城的話聽着有些道理,可那是搜索隊跟重慶站沒有關係的情況下,不管是搜索隊還是重慶站,都知道唐城跟張江和的關係,唐城說搜索隊不敢得罪重慶站的人,在趙大山看來,那純屬就是在說笑找藉口。“隊長,依照你跟張站長的關係,重慶站那邊應該不至於吃相難看。何況李家屯着大批的煙土軍火,發賣之後,足夠咱們兩家分潤的。”

趙大山的話讓唐城稍稍動心,只是他暫時還沒有拿定主意,至少在他打電話給張江和之前,趙大山並沒有從唐城這裏得到準確的回答。“叔,情況就是這樣,李向東祖上是江匪,川地鬧保路運動的時候,他家趁機上岸洗白了身份。這幾年世道亂了,又聽說他家暗中跟山匪勾結的傳聞,只是沒有實據能夠證實傳言。這一次我得到的消息,倒是足夠證明李家通匪,不過我擔心李家背後有人撐腰。”

唐城對於李家的擔心,電話那頭的張江和並不很在意,小酒館的事情,已經令張江和心中惱火,此刻唐城的擔心,在張江和看來跟沒有必要。“李家背後是不是有人撐腰,這事你不用操心,只要你能確認離家囤積煙土和軍火的事情是真的,那就去做,其他的事情,我這邊給你頂着。”張江和的態度很是堅決,也根本不給唐城過多的解釋,便先掛了電話。

聽着電話聽筒中傳來的忙音,知道張江和已經掛斷電話的唐城很是無奈,只好把氣都撒在了趙大山的身上。“這下你滿意了?那邊說了,只要能確認消息準確,就隨時可以動手抓人。”一直等在唐城辦公室裏的趙大山,聞言大喜,別說李家本就家底豐厚,就單說李家暗中囤積的那些煙土和軍火,就值不少錢。

趙大山的速度不慢,當天晚上,便帶着人去了李家,唐城臨睡的時候,趙大山他們已經押着李家的人,去郊外的山洞裏找到了李家暗中囤積的大批煙土和軍火。唐城先前還擔心李家背後的人會冒頭出來,眼下不但有了這批煙土和軍火作爲證據,趙大山他們還從李家的密室裏,找到了李家通匪的往來書信和賬冊,唐城就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擔心。

煙土和軍火,唐城並沒有運進城裏,而是直接運去了城外的勞改農場,至於趙大山他們找到的那些書信和賬冊,則被唐城親自送到了張江和的手裏。“叔,咱們手裏有了這些書信和賬冊,就算上面來人查辦這個案子,咱們也能說得過去了。”趙大山他們找到的書信很亂,而且時間跨度也很長,但還是被重慶站的人從中找到兩份背面有祕寫痕跡的書信。

如果李家只是一個暗中跟山匪勾結,暗中倒騰煙土和軍火的土豪劣紳,家裏又怎麼可能藏着有祕寫痕跡的書信?唐城原本只是想要藉着李家暗中通匪的罪名,拿下李家囤積的那些煙土和軍火,沒成想他卻歪打正着,居然從李家的來往書信中,找到了帶着祕寫痕跡的書信,這件原本看着很小的事情居然被鬧大了。

“行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你能參合的了!”發現祕寫痕跡書信的第一時間,原本想要賴在張江和這裏的唐城,就被張江和給直接轟了出去。“你這次也算是歪打正着,那我就做個主,李家的那些煙土和軍火全都給你,算是這個案子的獎勵。如果李家過不了這個坎,到時候他家的財物,你們搜索隊可以優先挑選城裏的店鋪和房子,用做蒐集傳遞情報之用。”

張江和做主將李家囤積的煙土和軍火給了唐城,但話中的意思,卻是在提醒唐城,李家其他的財物,唐城就不要再亂伸手了。唐城聞言急忙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明白張江和話中的意思,實際就算張江和不故意提醒,唐城也不會去打李家家財的主意。光是李家囤積的那些煙土和軍火,如果順利在黑市脫手,就足夠唐城養活搜索隊好幾年的。

唐城是張江和冷着臉從重慶站攆出來的,可是等他回到軍營的時候,心情卻極度的舒暢。“你們先別高興的太早,那些煙土和軍火暫時還能動,李家的事情出現了反覆,很可能會牽扯出更多的人和事情。”回到軍營,還沒等唐城把氣喘勻實了,等急眼的趙大山他們,就齊刷刷的跑來唐城的辦公室打探消息。唐城不能說出實情,就只好叮囑趙大山幾人,千萬不能對外透露這個案子相關的事情。

唐城看似爲人隨和,但趙大山他們卻都知道,在說正經事情的時候,千萬不要跟唐城開玩笑,更加不要把唐城的叮囑不當回事。兩天之後,軍統總部突然派了人來重慶,等唐城得到消息的時候,一直被處於嚴密監視並不被允許出門的李家已經封門。“隊長,李家這次是真的完了,我們趕過去的時候,李家已經被封門,家裏所有人都被關進了大牢。”

趕去李家看熱鬧的是老福,不出意外,他在現場看到了大批重慶站的人手,從他們的口中,老福打聽到了一些所謂的內幕消息。“重慶站的人說,李家的事情已經交給了軍統總部,現在就連他們都沒辦法插手。聽說還有人幫着李家說話,也被連帶着整治了一番,重慶站的小庫房裏,這兩天都已經快被堆滿了。”說到重慶站的小庫房時,老福幾人的眼中,流露出的是滿滿的羨慕。

“我說你們幾個行了啊!我好歹也從來沒有扣過你們的好處吧?看看你們現在這幅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我一直剋扣你們了呢!”老福幾人的反應,令唐城深深的鄙視幾人,但同時,唐城也在心中暗自琢磨,李家的事情究竟都牽扯到了那些人。唐城心中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張江和給他打來電話,招呼唐城去重慶站商量事情。

“李家的事情,你就別多問了,總之李家這次是徹底完蛋了!”張江和一臉的疲倦,一看就是沒有休息好的樣子。隨手扔給唐城一摞單子,張江和衝唐城言道,“這是李家在城裏的一些生意,按照咱們說好的,你先挑,不過只限於店鋪和房子,而且還得要是位置利於情報蒐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