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我叫金克絲

阿刻戎在很早的時候便注意到了這隻身具死亡氣息的小蟲子,準確地來說塞拉斯帶着令祂厭惡的氣息。

傳說,痛苦之河的源頭便在冥界,但卻絕對不是莫德凱撒締造的冥國!

祂沒有順手碾死這隻蟲子,原本只是想看看塞拉斯徒勞的笑話,但他後來展現出來的神異讓祂產生了一絲的興趣。

——阿刻戎發現了妖姬在塞拉斯靈魂中做下的手腳,並察覺到了這位陰謀家對於新誕生的冥國主宰所懷抱的惡意。

於是祂欣然地伸出了援手。

也是給自己最終的勝利下出了最重要的棋子。

當塞拉斯的鬼手穿透柴安平的胸膛,這場戰役便結束了,再也沒有人能阻止祂的歸來!

即使是風女!

“唉……”

同樣察覺到了這一幕的風女深深的嘆了口氣。

柴安平在這一刻深切的感覺到了自己的極限,胸口中出現的破洞一瞬間奪走了他所有的力氣,他看到自己雙手上纏繞的星光潰散。

絲絲縷縷的星光向上飄飛,就像是蒸騰而上的霧氣。

想要回歸星空。

這一瞬間的時間彷彿無限延長了,在他的感知中,塞拉斯的笑,水流的涌動都變成了慢動作。

柴安平想起了許多,無數的記憶彷彿瞬間清晰了起來。

“自己的闖蕩之旅結束了。”

是這樣的吧?

他感覺到金克絲的顫抖停止了,塞拉斯鬼手上瘋狂破壞他們身體的能量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東西……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悲慟,不光是爲自己,更多的是爲金克絲。

他一直對這樣一個瘋瘋癲癲、身世可憐的傢伙抱有無限的同情。

他和金克絲向河底沉沒,疲倦佔據了柴安平的身體,儘管此時行竊預兆非常荒謬的響起,那清脆的叮鈴聲也顯得非常飄忽。

而且非常荒謬的竟然認定他對金克絲造成了傷害。

真尼瑪離譜啊……

行竊預兆你能不能清醒一點?

你媽已經走了十年了!

“撲通……”

他們意外的沒有再次下沉,而是被一坨看似毫無存在感的污泥緩緩包裹。

“又是忙碌的一天……”

……

風女在這一刻收回了視線。

柴安平的任務失敗了,命運無常,如果他面對的不是被喚醒的媒介,或許足以一刀將蒙多殺死,很可惜,祂必須做出選擇了。

她虛幻的身體開始逐漸的凝實,祂的真身正在從空間狹隙的神國中降臨。

阿刻戎瞬間戒備。

“你說你必勝了嗎?阿刻戎……”

風女威嚴的聲音彷彿帶着讓人忍不住想要匍匐禮拜的震懾力。

無數痛苦的祖安居民在這一刻虔誠的向祂祈禱。

“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阿刻戎嚴肅道。

“……風暴就要來臨了!”

風女的眼中綻現灰白的神光,縈繞在她周身的一道道微風此刻都變成了蘊含毀天滅地能量的颶風。

她的尊號可是“風暴之怒”啊!

要是隻將她當成一個畏首畏尾的自然之靈,那隻能說那個人的腦子出了問題!

祂想要斷絕阿刻戎企圖其實還有一個辦法……

主動破壞祂的力量源泉!

——也就是,毀滅祖安!

阿刻戎駭然的瞪大了雙眼,如果風女做出了選擇,那單憑祂現在的力量完全不可能阻止。

“不!”

祂不顧一切的撲向風女,迦娜神不止比祂想象的更加強大,而且同樣更爲果斷。

哪有自然之靈會毀滅自己的祖地的?

瘋了嗎?

兩尊神靈的戰爭一下子變得慘烈了起來。

“擴大!擴大!”

紮根在祖安內部的領域這一刻瘋狂的擴展着懸浮的符文,將其擴大的效率一再加快。

“蒙多!!!”

蒙多醫生親熱的抱着塞拉斯:“你是,蒙多的兄弟!”

“是……是啊。”

塞拉斯嘴角掛着神祕的微笑,仍在不斷嘗試着控制、掌握更多的神力。

……

柴安平感覺經歷了很久的黑暗,無止境下墜的感覺之餘,他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溫熱感。

“金克絲!”

他豁然睜開雙眼。

明黃溫暖的燈光讓他適應了片刻的時間。

這是完全不同於痛苦之河河水的感覺,他反應過來這應該是屬於金克絲的幻境。

在自己死亡之前,行竊預兆被觸發了,他在失去意識之前聽到了提示音。

是一件名爲“我叫金克絲”的記憶碎片。

可能是自己的意識在消散之際下意識使用了這件物品,現在他來到了屬於金克絲的記憶中,或許某種程度上延緩了他意識的消亡?

他挑了挑眉。

房間的裝修是典型的祖安風格,看得出來房屋的主人並不算窮困。

將他喚醒的聲音是一個正在廚房中忙碌的婦人,從柴安平的角度隱約可以看到年輕女人光潔的小腿,以及曼妙的背影。

遠方傳來了晚上六點鐘的悠揚鐘聲。

“過來洗手準備吃飯了。”

女人接着說道,她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了面前鍋里正在炒制的菜上面。

“喔~”

在柴安平身後的房間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接着一個穿着寬大毛衣的小女孩打開房門從裏面跑了出來。

她有着一頭可愛的藍色長髮,此時被紮成了一個丸子頭。

看着只有五六歲的模樣。

寬大的毛衣讓她一側白皙的肩膀都露在外面,看起來非常可愛。

毛衣之下露着兩條跑得飛快的小短腿和光腳丫,她飛快的跑進廚房,從後面抱住她的母親。

“晚上吃什麼,媽媽?”

“你最喜歡的炸魚排啦,快去洗手吧。”

“好喔!”

幼年期的金克絲朝她的母親露出甜甜的笑容,便自覺地挪來小矮凳站上去洗手。

柴安平移步,靠在廚房門口的邊上看着這溫馨的一幕。

現在的金克絲還是一副純良無害的模樣啊……

被母親趕出廚房之後,她便雙手擺着飛機翼的樣子跑向了餐桌,這是她在街道上曾經見過的飛行器的模樣,差點把金克絲給饞壞了。

她乖巧的坐上自己專屬的位置,等待着大餐的來臨。

“嘿嘿……”

聞着廚房裏散發出來的香味,金克絲不禁搖頭晃腦起來,頭上頂着的丸子造型的頭髮也一蕩一蕩的。

“媽媽~媽媽~教我唱歌!”

“嗯,你今天想學什麼歌?”

一邊做飯的母親直接就答應了金克絲的請求。

“我想唱……嗯,爸爸喜歡的歌!”金克絲嘻嘻笑道:“這樣爸爸回來我就可以唱給他聽啦!”

“好。”

母親回過頭,寵溺的看了她一眼。

套房裏開始響起母女倆一唱一和,一個甜美一個稚嫩的歌聲。

柴安平只是一個在記憶裏遊離的孤魂,此刻看着這一幕不由得露出會心的微笑。

——這一段時間對於金克絲一定是最爲幸福的時光了吧?

金克絲的父親出現在這段記憶裏的時間相對較少,柴安平知道了他是一個皮城的技工,不過還承擔不起皮城高額的生活費用,因此只能將妻女在祖安最安全的地區。

他的工作非常繁忙,也非常辛苦。

金克絲經常會陪着父親,輕輕的唱歌幫助他儘早的睡着。

有時她的父親也會教授她一些簡單的物理學知識,不過她總是像聽天書一樣搖頭晃腦的向父親撒嬌,希望可以把學習的時間換成出去玩。

因爲她的大部分時間都被限制在了這棟小小的套房裏,她的父母都不希望她看見祖安糟糕的樣子。

——至少現在不行。

他們用盡全力、滿懷着欣喜的希望可以將金克絲培養成一個善良的孩子。

事實也證明他們做的相當出色。

少數金克絲可以出門的時候是母親帶她去看世界各地來此的表演團,他們充滿了想象力的表演往往能讓年幼的金克絲念念不忘好久,可惜他們並不是祖安的常駐表演團,這讓她惋惜極了。

她會努力讓他們長久的停留在自己的畫冊裏,並摟着母親的脖子跟她講着畫冊裏她編的可愛故事。

光陰流轉。

柴安平以見證者的姿態,看着金克絲一天天長大。

溫馨的時刻結束了。

在一個雷雨夜。

加完夜班回來的父親遇到了一夥磕了藥的黑幫,直接被拖進了深巷殺害,這在祖安並不奇怪不是嗎?

這裏每天都在死人,而且大多數都是無辜者。

奇怪嗎?

不奇怪嗎?

柴安平卻生出了怒火,他攥緊了拳頭,卻對於已經發生的過去無可奈何。

原本還算富裕的家庭轟然垮塌,金克絲頑強的母親被迫扛起了生活的重擔,在繁重的勞動中,她原本姣好的容貌也在迅速變老。

她正在飛快的變成一個地地道道的“祖安人”。

金克絲則是大部分的時間都一個人待在狹窄逼仄的“新家”裏,她喜歡白天的時候一個人坐在天台上,看着同樣狹窄的天空。

柴安平坐在她身邊,看着她稍顯落寞的身影微感悲哀。

他很想跟這個時期的金克絲說說話。

這時候的金克絲還是乖巧的,並且迅速學會了懂事,她懂得如何讓勞累的母親不要擔心自己。

有一天她坐在天台上,翻看着父親留下來的筆記時,發現了一羣開拓疆土的鍊金朋克少年團,她在同齡人的招呼下顯得有些慌張侷促。

柴安平還在少年團的隊伍裏發現了艾克的身影。

少年們對出落得非常可愛,氣質又十足單純的金克絲表現出了極大的熱忱,他們熱情的邀請金克絲加入他們的聚會,並且保證黃昏之前會將她送回家。

第一次收到別人的邀請,金克絲滿是欣喜和激動,她壓下了內心的忐忑和不安,朝着艾克弱弱的伸出了她的手。

“我叫,金克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