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詭異來電

嶗山詭道

那一年我剛剛大學畢業,手中拿着厚厚一沓個人簡歷,冒着酷暑,坐着公交車,奔波於各大招聘會之間,卻屢屢碰壁。

深深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一畢業就失業的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或許,大部分的畢業生都要經歷這樣的尷尬的境地,沒辦法,我便是這芸芸衆生中的一位,家裏沒有關係,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廠職工,一輩子勞勞碌碌,過着幾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我不想重蹈他們的覆轍,所以一畢業,便想着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然後盡自己的所能,把這份工作做好,起碼要解決自己的溫飽,才能讓自己在這座鋼鐵森林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那一天,我又像以往一樣參加了一個招聘會,一口氣投出了十幾份簡歷,懷着一顆忐忑的心走出了招聘會的現場。

外面的日頭很毒,將柏油路都曬的有些鬆軟,感覺踩上去都能踩出一個深深的腳印,一出了招聘會的現場,我就體會到了烈日焚身的感覺,身上頓時蒸騰出了一身的熱汗。

正打算找個路邊攤填飽肚子的時候,突然間,我褲兜裏的藍屏諾基亞響了,心中頓時一喜,趕忙將手機掏了出來,一看之下,發現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還以爲是哪家單位通知我去面試,手機只響了兩聲,我便迫不及待的摁了接聽鍵。

將手機放在了耳邊,我便略有些激動的說道:“您好,我是白展,您是?”

電話那邊先是一陣兒沉默,我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這時候,一個蒼老嘶啞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了起來:“小展啊,我是你爺爺。”

一聽到這個聲音,我原本有些小激動的心情頓時平復了下來,緊接着就萌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我爺爺會給我打電話,在我的印象之中,爺爺是個很古板很神祕的老人,甚至看起來還有些陰森,據我所知,爺爺好像都不會用電話。

說實話,我和爺爺的關係並不是特別親密,甚至可以說有些生疏,由於我一直在外地上學,也很少回家,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會與他老人家見上一面,即使見了面,也很少說話,因爲爺爺的話很少,也總是板着一張臉,從小到大,我都沒見過他對我笑過一次,天生的,我對爺爺就親近不起來,每次面對他的時候,總會覺得他身上能夠散發出一股陰森森的氣息,甚至靠近他的時候,都能感覺周圍的溫度都會下降很多,即使在炎熱的夏天,也會感覺到陰冷。

這或許是跟他的工作有關,爺爺自己一個人,在我所在的那座城市裏開了一間鋪子,這鋪子很偏僻,而且還是一個很深的小巷子裏,周圍甚至都沒有幾戶人家。

他開的那間鋪子是一間花圈扎紙鋪,我曾經去過幾次,每次到那裏,都會有一種牴觸心理,根本不想走進他那間鋪子裏,也說不上爲什麼,我就是特別害怕他屋子裏那些紙紮的物件,那花花綠綠的顏色,那活靈活現的樣子,有種誇張的真實感,一走進他的那間小鋪子,我就感覺有無數雙眼睛在窺視着我,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呆上一會兒,手心裏就能緊張的出汗。

或許是害怕這些紙紮的物件,連帶着我也對爺爺產生了幾分畏懼之感,所以,我不想去他那間鋪子,也不怎麼想見到爺爺,自然就不怎麼親近。

這會兒聽到了爺爺的聲音,心中莫名的就有些惶恐,腦子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竟然忘了答話。

雙方都沉默了好一會兒,那邊爺爺嘶啞的嗓音再次響起:“小展啊,你回家一趟吧,爺爺還有三天的時間,有些事情要跟你交代一下。”

我心中一驚,不知道爺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口中的所說的三天時間是怎樣一種概念,他到底要給我交代些什麼?

愣了一會兒,我便說道:“爺爺,您很着急嗎?我現在大學剛畢業,正在找工作,要不晚幾天再回去吧?”

“不行!”爺爺用一種不容否定的口氣,冷冰冰的說道:“三天之內你必須到爺爺這裏一趟,最好是現在就動身,因爲爺爺就只能再活三天,而且是從今天算起,你再晚一天,就見不到爺爺了。”

聽到爺爺這句話,我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什麼叫只能活三天?哪有人會這麼準確的判斷自己的死期?今年春節的時候,我還見過他老人家一次,身體很結實,一點兒不像是有病的樣子,怎麼就只剩下三天了呢?

而且,我現在聽爺爺說話的口氣,中氣十足,好像是一點事兒都沒有。

我懷着滿心的疑惑和震驚正打算再問一下爺爺的時候,電話那邊緊接着就傳來了一陣兒盲音,爺爺竟然將電話給掛了。

放下電話之後,我滿腦子就只剩下爺爺說的那句話,“只能再活三天……”

一時間,我有些猶豫,不知道爺爺是不是在騙我,可是仔細一想,爺爺好像又沒有什麼騙我的理由,從小到大,爺爺在我的印象之中,一直都是那種比較嚴肅,而且是不苟言笑之人,像他這樣的人,也不可能拿這種事情騙我。

思量再三,我最終還是決定回去一趟,找工作的事情也不用太着急,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萬一爺爺說的這話是真的呢?

可是一想到爺爺的那句話,我的心裏就沉甸甸的,我與爺爺的關係雖然一直很淡漠,但是我並不希望爺爺死,那一種血濃於水的親情,註定會讓我多出一份對他的牽掛。

我倒是真希望爺爺是在騙我,可是直覺告訴我,這個事情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回去看一看的。

站在招聘大廳門口站了一會兒,被這麼大的太陽炙烤着,卻突然感覺不熱了,一種從內心深處的寒意席捲而來,讓我的身體也變的冰冷。

旋即,我直接在路邊打了一輛車,直奔最近的火車站,買了一張最近的發車回老家的火車票,就上了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