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謝邀,剛殺了神仙,感覺很爽

捅刀的是菜貓。

她的實力在隊伍裏只比山膏強,之前一直沒什麼出彩的表現,讓‘全知全能的主’將她忽視。

萬萬沒想到,她竟是趁這機會,在融合的幾個天賦要訣的幫助下,如鬼魅一般,潛伏到‘全知全能的主’身後,然後一擊命中。

“幹得漂亮,回去給你小魚幹獎勵!”蘇木在高聲誇讚的同時,還舉着手機錄像。

這麼犀利的鼎食刀法,不錄下來實在可惜,帶回去給塗山冪冪看了,也能激發她的中二之魂,讓她更加投入的學習鼎食刀法。

‘全知全能的主’反手將菜貓擊飛,並把砍在他背上的菜刀拔下。

沾染在刀刃上的血,不是紅色,而是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墨綠。

這血液還含有超高的腐蝕性,很快就將刀刃腐蝕的坑坑窪窪。

“你們竟然能夠傷到我?區區幾個凡人,竟然能夠傷到我?!”

‘全知全能的主’瞪大了眼睛,語氣中充滿了震驚與難以置信。

菜貓已經掛了,蘇木躺在血泊中吐血,飛快將手機放進儲物法器後,說道:“誰規定的凡人就不能傷到神仙了?董永和牛郎不僅能把神仙捅出血,還能讓神仙生娃呢。”

雖然他們即將迎來再一次的死亡,但是能夠傷到‘全知全能的主’,就是一大進步。

更何況蘇木的另外一招,也起了效。

‘全知全能的主’察覺到了身體裏的不對勁,再次感到難以置信:“你對我下的毒竟然生效了?削弱了我的力量?這怎麼可能?!”

蘇木此前一直在下毒,但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信心滿滿的認爲,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毒能夠影響到他。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

“大人,時代變了!”

“你的毒抗確實很高,但現代毒藥學研究出來的毒,是會進化的。就算你能夠免疫以前的毒,但更新、更強的毒,你一樣扛不住。這些毒可不會因爲你是神仙,就放你一馬。在它眼裏,所有身份,都一視同仁……”

蘇木的語氣中充滿了嘲諷。別說,嘲諷神仙的感覺,真的很爽。

然後他就爽死了……

不過下一刻,他就和凱文、林劍娥等人,以及菜貓,再度復活,然後又要發動進攻。

“等等!”

‘全知全能的主’高聲叫停,憤憤不平的說:“你們有完沒完?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肯真的被我打死?能不能痛快點?我還有別的事要忙呢。作弊作到你們這種地步,簡直太不要臉了!”

蘇木能夠理解他的不爽,遊戲裏面遇到掛逼,都是很影響心情的,何況還是在現實中?

不過當自己是掛逼這一方,那感覺,就是一個字——很爽。

凱文反脣相譏:“你還憤怒上了?要臉嗎?照你的意思,我們就不該反抗,應該躺平讓你弄死?憑什麼啊。告訴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們活!”

“那句話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凱文哼道:“憑什麼還要我亡?我已經亡了無數次,現在只想要你死!”

‘全知全能的主’聞言一愣,感覺這話好像是沒有毛病,換作他,也只會想要別人死,而不是自己亡。

他悶哼了一聲,朝着四周的風雪世界,高聲喝道:“是哪位仙友在跟我做對?不妨現身一見,說不定我們還能敘敘舊。”

‘全知全能的主’早就發現情況不對勁。

就算蘇木他們能夠利用副本的規則,如同是BUG一般復活,也不可能一口氣復活這麼多次,還不受影響,每次復活後,都生龍活虎的跟吃了藥一樣。

而且,他在被蘇木等人的不停復活,搞的不勝其煩時,要想過先行離開,等下次換個不能復活的地方,再來滅了這幫人。

結果卻發現,根本走不了。

有兩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留在了這方世界裏,讓他根本走不了。

‘全知全能的主’可以肯定,在這個副本世界裏,還藏着有兩個神仙!

不是說,這個幻境世界,是青城山修真大學搞出來磨礪學生的副本。裏面的一切,都是用幻術搞出來的假貨嗎?爲什麼會有真的神仙存在?而且還是兩個?

要早知道是這樣的情況,他絕對不會潛入到副本裏來‘討債’。

這哪裏是討債,根本就是送貨上門……

‘全知全能的主’吼出的聲音,如驚雷一般震耳欲聾,但是並沒有得到鼓和精衛的迴應。

他迎來的,是蘇木等人的又一波猛烈攻擊。

菜貓剛剛一刀劈中‘全知全能的主’,給了衆人極大的鼓舞,讓他們看到了殺神的希望。

沒錯,雖然菜貓那一刀給‘全知全能的主’造成的傷害並不大,卻是讓他們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這就像是看到男神(女神)的微笑,便已經連孩子姓什麼,在哪兒買學區房,以後老死了葬在哪兒等一系列問題都給想好了一樣……

雖然希望有些渺小,可萬一要是成了呢?

反正不會真的死,能夠源源不斷的復活,那就跟丫耗到底,磨死他!

在一次次的團滅後,‘全知全能的主’露出了很明顯的疲態。

在蘇木等人又一次復活的間隙,他再度高喝道:“仙友,你們真的要爲了這羣凡人與我做對?”

可惜,他的質問依舊沒能得到答覆。

於是他換了激將法:“虧你們還是神仙,竟然只敢藏在暗處搗鬼,不敢現身與我一見,算什麼鳥神仙?”

這次他成功了。

一聲譏諷的嘲笑,從天空中傳了出來:“呵呵,說的你跑來偷襲這幾個凡人,就不丟人一樣……”

‘全知全能的主’和剛剛復活的凱文、林君傑等人,急忙擡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天空。

菜貓則是趁着這個機會,又一次隱藏在了黑暗中,儼然是一個稱職的刺客。

衆人看到,這個副本世界裏的大BOSS玄冥,屹立在天空之中。

只不過在這個玄冥的手裏,還拎着一瓶酒,時不時的灌上一口,實在有點兒破壞形象……

雖然他手中的酒撕去了標籤,可林君傑還是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酒瓶的造型,驚訝地說:“那不是培元靈酒嗎?玄冥怎麼還喝培元靈酒?這是植入廣告嗎?”

凱文扭頭看着他,驚訝地說:“林師兄,你怎麼知道那是培元靈酒?瓶身上面並沒有標籤啊。”

林君傑呵呵一笑,頗爲驕傲地說:“培元靈酒我太熟悉了,就算沒有包裝標籤,一樣認得!”

“林師兄好像不禿吧?那你用培元靈酒是……”

聽到這話,林君傑猛然反應過來,培元靈酒和別的丹藥、靈餚不一樣。對這玩意兒太熟悉,可不是什麼好事……

他急忙找了個藉口:“那什麼,我經常買來孝敬父母,尤其是我爸,上年紀了後,需要培元靈酒強身健體,那麼以後,也要多孝敬父母知道嗎……”

衆人齊齊讚歎:“林師兄真是個孝子啊!”

“那必須的。”林君傑尬笑着說,心裏面暗鬆了一口氣。

不管如何總算是解釋了過去,至於旁人信不信,反正他自個兒是先信爲敬了。

“叫我們出來,是想要讓我們饒了你?死了那個心吧,你們之間必定是要決出個結果的,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旁邊的雪山上,卻是青女。

鳥神仙?哼,我就是鳥神仙怎麼了!

和玄冥一樣,青女的手中也拿着個東西,卻是一袋辣條,吃的她直吸氣。

‘全知全能的主’看到這兩個身影,眉頭微皺,質問道:“二位仙友,爲何不以真實面貌示人?”

“你不也沒有顯露本相真身嗎?”裝成了玄冥的鼓,冷聲說道。

緊接着他又喝了一口酒,臉色卻是猛地一變,連聲‘呸呸呸’,並用傳音術質問精衛:“你有毛病啊?往我的酒瓶子裏面塞石子做什麼?”

精衛有些不好意思:“我見不得水,見到了就想要用石子把它填掉。我也不想的,但是控制不住。”

“但我瓶子裏的是酒,不是水!”

“對我來說,都是一樣……你遮住點兒,別讓我看見,這樣我就不會下意識給你填了。”

鼓沒辦法,只能施法藏起手中的酒瓶子。

‘全知全能的主’聽不見他們的傳音,還在質問:“這麼說來,兩位是一定要與我做對?那就讓我看看你們兩位的實力吧!”

“別誤會,跟你打的人是他們不是我倆。我倆在這裏,只是不讓你跑了,順便再幫他們無限續命。”精衛說着就在雪山頂上盤膝坐下,擺出了一副看戲的樣子。

“趕緊打,打的精彩點。”

“欺神太甚!”‘全知全能的主’一聲暴喝,“就憑這些凡人,豈能殺得了我?!”

鼓嘆道:“你剛纔還說他們不能傷你,現在呢?我給你說,這種flag不興立,容易被打臉。”

‘全知全能的主’還想要再說點兒什麼,忽然感覺身體裏面傳來了一陣劇痛。

“什麼毒,這麼厲害?”

“不對,這不是毒,是……蛆蠱?!”

‘全知全能的主’通過內視法,看到有一隻只蛆蠱,正在他的身體裏面,瘋狂的吞噬着他的臟腑、經絡和血脈。

“你們是什麼時候,在我的身體裏,種下了蛆蠱的?!”

“從一開始,我就讓蛆蠱悄悄鑽進到了你的身體裏。之前對你用毒,既是在削弱你的力量,也是爲了促進蛆蠱在你體內的繁殖。”

蘇木回答說,並和林劍娥等人,發動了新一輪的攻勢!

在蛆蠱和劇毒的影響下,‘全知全能的主’實力驟降。

蘇木他們的狀態,卻是比之前更強。

在一輪輪的猛攻後,他們竟然真的將‘全知全能的主’給幹掉了!

當然,不排除這貨實在被煩透,一心求死,放棄分身……

不管怎麼說,終歸是被蘇木他們給幹掉了!

‘全知全能的主’在他分身被滅之際,狠狠地撂下一句話:“你們等着,我還會回來的!”

這話聽着耳熟……靠,你當自己是灰太狼啊?

在衆人成功幹掉了‘全智全能的主’後,精衛和鼓給與他們的支援也隨之消失。

衆人立刻感覺到了強烈的虛弱與乏力感席捲而來,急忙拼着殘存的力氣,往嘴巴裏面塞了一枚丹藥,然後就癱躺在了地上。

即便如此,他們的心情,卻是非常的激動與興奮。

畢竟他們幹掉了神仙!

好吧,雖然只是一個神仙的分身,而且他們也有作弊的成分在,但這感覺依舊很爽。

“以後逼乎上面要是有人問,幹掉神仙是個什麼感覺,我們應該都有資格去回答了吧?”林君傑有氣無力的笑道。

顧冉惜和林劍娥則掙扎着,向天上的鼓和精衛,拱手感謝他們的相助。

蘇木也在傳音道謝。

下一刻,他們就被傳送出了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