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無限續命

其實蘇木也在納悶,爲什麼他們能夠死而復生?

難道精衛和鼓,還擁有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彷彿聽見了他心中的疑問,精衛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我們雖然不能起死回生,但這裏也不是真實世界。”

蘇木一琢磨,懂了:

副本世界屬於高級幻境,原本這裏的設定,就是掛了後不是真的死,而是被傳送出副本。

‘全知全能的主’在副本裏面殺掉他們,其實是摧毀他們的精神意志,讓他們腦死亡。

但是有鼓和精衛在,保住了他們的精神意志不滅,自然就能‘死而復活’,不停‘續命+1秒’。

在別的地方,想要這樣‘續命’,顯然是不行的,唯有在副本這個特殊的幻境空間裏才行。

難怪精衛和鼓會說,這是他們向神靈發起挑戰的好機會……

在蘇木想明白了原因之際,耳畔又出現了鼓的聲音:“我怎麼覺得,你給我的酒,與你那個師姐喝的,不大一樣呢?”

果然還是被發現了……蘇木對此早有預料,也早就想好了對策,不慌不忙地說:“確實不一樣,林師姐最近換了一款酒喝。”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難道會騙你嗎?”

“呵呵。”鼓冷笑,“你騙我的次數,還少了嗎?行了,我也不管到底是什麼原因。她喝的這種酒,我要了,下次就送這種酒給我銷賬。”

“可以。”蘇木應道。

反正他已經掌握了靈猴釀的配方與做法,交給工廠去釀造就行。

鼓心滿意足,不再吭聲。但緊接着,又想到自己‘虧了’的事,便長吁短嘆了起來,不停地唸叨:‘我真傻,真的……’

蘇木則提了一個問題:“這傢伙是誰,你們認識嗎?”

“不認識。”

鼓正不開心呢,語氣自然不怎麼好,不過還是給出了解答:“他現在的樣子,肯定不是本相,如果你們能夠逼得他顯露本相,或許我能夠認出他是誰。”

精衛則說:“我對他腳踏雪蓮的樣子,有點印象,只是記憶殘缺的厲害,一時間想不起來。如果你們能像鼓說的那樣,逼他顯出本相,應該就能認出他來。”

蘇木微微點頭:“我們試試……要是不行,還得你們來。”

鼓嗤笑道:“我們出手,他斷然不會顯露本相。”

蘇木想了想,確實如此。

要是讓‘全知全能的主’,看到兩個古神聯手對付他,肯定不會輕易暴露身份。

在蘇木與精衛和鼓交談的時候,凱文摸了摸脖子,沒有問題。又摸了摸腦袋,還在。最後低頭朝褲襠裏面看了一眼,徹底的放了心。

然後他激動的說:“這死了後,不僅沒有掉裝備,也沒有虛弱懲罰,臥槽,這不等於是開了無限條命或者鎖血掛嗎?無敵了好吧!”

林君傑和顧冉惜也很驚喜和激動。

這種死而復生的經歷,可不是誰都能有……太刺激了好嘛。

山膏也很激動,只是它激動的原因比較奇葩:“老子還沒死?那就還能繼續噴人?爽!”

林劍娥也想要說點兒什麼,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怕自己的毒奶又一次靈驗。

不過眼珠一轉後,她還是開了口,但說的話卻是變成了:“我們一定打不死他,只會被他打死,大家加油啊!”

凱文、顧冉惜還有林君傑先是一愣,隨後明白過來,林劍娥這是在反向毒奶,紛紛附和叫好:

“加油!”

“林師姐說得好!”

“林師姐毒奶神功開啓,我感覺今天這事,穩了。”

‘全知全能的主’看到這一幕,則是越發的懵逼與困惑。

這五個人是什麼情況?難道死而復生,讓他們的腦子全都壞掉了?要不然,怎麼會喊出一定會被我給打死的話,還紛紛喝彩叫好?

‘全知全能的主’忽然感覺,自己對於人類,或者說對是當今世上這些年輕的人類,有點看不懂、理解不能。

雖然他在生命學派的祭祀儀式上,吞噬了不少信衆的血肉與靈魂,通過讀取這些人的記憶,在不停地學習與進步,但是現在他覺得,好像還不太夠。

就在這個時候,‘全知全能的主’聽到蘇木暴喝出了一聲“殺”,隨即啓動【影流之主】,遁入到了影子裏,朝着他撲了過來。

“搞他!”

凱文、林君傑、顧冉惜還有林劍娥,也紛紛響應,再度朝他,發動了進攻。

就連山膏,也再一次嘴炮火力全開,不停狂噴,各種污言穢語,噴的‘全知全能的主’,既狂怒又有些頭昏腦脹。

你們不是說,想要被我打死的嗎?爲什麼不站那兒讓我打,還又一次的,朝我發動了進攻?!

哼,你們這些人類,就是說話不算話,從古至今,都是一個鳥樣!

‘全知全能的主’再次掀起了一股雪風,將凱文、林劍娥等人,絞成了數段。

同時他還操控着雪風,要將藏在影子裏的蘇木,也給絞碎。

蘇木遁出影子,借【鬼母骨珠】,讓自己化出九個分身,從不同方位,攻向‘全知全能的主’。

“沒用的。”

‘全知全能的主’冷笑連連,身體周遭猛然升騰起了一片無形無色的毒霧,不僅飛快的腐蝕了蘇木的靈力,還讓他的身體出現了大面積的潰爛!

蘇木的速度因此大受影響,被凌厲的雪風追上,直接絞碎。

這次‘全知全能的主’,將所有人的身體都給絞碎成渣,他獰聲笑道:“來呀,我看你們都成渣了,還怎麼復活!”

話音剛落,五道人影外加一頭粉紅小豬,就再一次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全知全能的主’瞪大了眼睛,氣氛有些尷尬。

與他的反應不同,蘇木五人外加一頭豬,則是表現的很激動。

凱文再次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在確定身上沒有少一塊肉,而且各部位各器官,也沒有裝錯位置,他興奮的說道:“哎喲我去,原來被碎屍萬段是這樣的一種感覺啊,長見識了。以後逼乎上面,如果有人提這種問題,我可以上去回答了,保證是個人真實經歷,絕對不是胡編亂造。”

林君傑則在問顧冉惜和林劍娥:“你們覺得我剛纔被碎屍萬段的樣子如何?瀟灑不瀟灑?帥氣不帥氣?”

顧冉惜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我不知道你剛纔死的,算不算瀟灑、帥氣,我就知道,你死的時候,滋了我一臉血。麻煩你這次死,離我遠點!”

林劍娥則說:“廢什麼話,繼續搞他!”

“搞!”衆人應道,又一次向‘全知全能的主’發動了進攻。

然後再次團滅……

‘全知全能的主’看着再度重生的蘇木五人,咬牙切齒。

“不管你們復活多少次,都沒有用!我就不信,你們還真能源源不斷的復活下去。就算是利用了幻境裏的規則,這種復活也是要消耗能量的。等到能量耗盡……”

他話還沒有說完,蘇木等人就又發動了新一輪的進攻,並且這一次,他們不僅改變了戰術打法,還在邊打邊商量。

‘全知全能的主’臉都了綠。

你們當着我的面,商量如何幹掉我?是當我不存在,還是認爲我耳聾?!

他手一擡,雪風呼嘯而出。

但是這次的雪風,沒有立刻將蘇木五人全部絞碎,而是被顧冉惜和蘇木,用交替開盾的戰術,給擋了下來。

同一刻,林劍娥和凱文,也攻到了‘全知全能的主’跟前。

至於林君傑,身爲輔助的他,站在遠處不停彈奏琵琶,不止給己方隊友加BUFF,還給‘全知全能的主’套上虛弱、束縛等法術。

“擋住了雪風又如何?你們能擋得住我的毒霧麼?”

在‘全知全能的主’冷笑聲中,毒霧翻涌而起,瞬間將林劍娥、凱文毒翻,然後是蘇木和顧冉惜。

遠處的林君傑和山膏瞧見這一幕,齊聲罵了一聲“淦”,然後抹脖子自殺。

只剩兩輔助怎麼打?還不如死了重來,反正‘全知全能的主’也不可能放過他。

接下來的數次死而復活中,蘇木雖然因爲實力的原因,沒能練出直接解毒的丹藥,卻根據氪金外掛被激活後,讓他掌握到的毒方,與他所寫的丹藥知識相結合,搞出了中和毒性、延緩毒力發作的藥。

有這樣的藥,便足夠了,至少能夠保證他們在中毒後,短期內不會被毒翻,爲他們的進攻,創造了時間與機會。

同時他們還在一次次的死亡中,吸取經驗教訓,改良戰術打法,淬鍊配合默契度,並利用手中一切可以用的東西,削弱對手、提升自我。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雖然還未傷到‘全知全能的主’,可堅持的時間卻是越來越久,能夠跟‘全知全能的主’過上幾招了。

當然,這也跟‘全知全能的主’,只是投影來了一個分身有關。

雖然他這個分身的實力也很強,但只要不是真身,又是在這種特殊的環境裏,蘇木他們,就有絕地反殺的機會!

轉眼間,蘇木他們不知道是死了多少次。

翻來覆去的死,沒有讓蘇木他們崩潰,反倒是讓‘全知全能的主’心煩意亂,甚至生出了疲憊感與累意。

“你們就不能讓我好好打死嗎?到底要這麼翻來覆去到什麼時候?”

‘全知全能的主’憤怒的咆哮着。

就在這個時候,一把菜刀忽然出現在他身後。

‘全知全能的主’躲避不及,被砍上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