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傻了吧?老子能復活!

“死你媽!”凱文破口大罵。

他本來就是一個話癆,此刻化身爲祖安大佬,髒話不僅多,還非常的密集。

‘全知全能的主’聽到這些污言穢語,臉都氣綠了,怒斥道:“虧你還是一個修行之人,竟然說出如此粗鄙之語,實在該死!”

聽見這話,蘇木等人齊齊翻了個白眼。

人都要被你幹掉了,不罵你幾句,難道還要爲你鼓掌叫好,說你‘殺得好、殺得秒’?我們還沒缺鈣到那種地步!

於是顧冉惜、林君傑等人,也跟着口吐芬芳。甚至一顆火紅色的豬頭,還從伸展魔包裏面費力的探了出來,也在狂噴。

正是異獸裏面的大噴子山膏。

眼見到有罵人的事情,自覺不能錯過的它,竟然扛住了如嶽神威,探出頭來,瘋狂輸出。

難怪凱文忽然學會了這麼多罵人的話,原來是請到了這麼一位‘家庭教師’……

蘇木則在這個時候,激活了一張狐假虎威符。

一道能夠與來人相媲美的神威,從蘇木體內釋放了出來,將身邊的隊友罩在其中,讓壓力頓時大減,身體重新恢復了自由。

“咦?”

‘全知全能的主’見狀,面露驚訝之色,說道:“你居然能夠借來神威?你是神靈的眷者?”

蘇木的狐假虎威符,是用鼓的龍血和龍尿畫出來的,再加上蘇木和鼓的感情在那兒擺着,要借到鼓的神威,輕而易舉……

頂多在事後,給鼓一筆辛苦費。

不過這事兒,他肯定不會告訴‘全知全能的主’。

“走!”

蘇木招呼衆人趕緊撤,拖延時間。

不是爲了等待老師們的救援。

‘全知全能的主’說的多半是真,他在副本裏面設置了一把‘鎖’,老師們在短時間內,破解不了這個‘鎖’,支援不到他們。

他拖延時間,是爲了拖到精衛和鼓趕到。

“想跑?”

‘全知全能的主’輕笑了一聲,語氣中透着濃濃的不屑和譏諷。

“我可沒空跟你們玩貓和老鼠的遊戲。”

在他話音落下之際,蘇木五人發現,四周出現了一道無形的空氣牆,讓他們根本逃不出去。

“淦!遊戲裏的空氣牆就是我最討厭的東西,沒想到在現實中還能遇到。”林君傑忍不住破口大罵,隨即問蘇木:“蘇老師,你注意多,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破開這些空氣牆……”

蘇木道:“別吵,我正在想。”

遠處,‘全知全能的主’看着他們,就像是看着甕中之鱉,冷笑道:“像你們這樣的人,還不配讓我親自動手,那只會髒了我的手,還是叫你們自行處理吧。”

在他話音落下之際,衆人面色驟然一變,感覺耳邊忽然多出了一道道古怪且瘋狂的囈語,吵的他們頭痛欲裂。

“啊——”

衆人或是抱着腦袋,或是捂着太陽穴,痛苦不已。就連山膏也被這些古怪囈語搞的很難受,只是它的腿太短,根本捂不了頭,只能瘋狂搖晃然後啊啊大叫。

即便如此,山膏的罵聲仍舊沒有停,不愧是古今中外的第一大噴子。

可以被殺死,但罵人不能停……這就是山膏的生存準則。

很快,耳邊的古怪囈語,就讓蘇木五人陷入到了一種癲狂的狀態,眼睛瞬間變的通紅,心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那便是‘殺’!

殺光這方世界裏的所有人,包括自己!

眼看五人便要開戰,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力量涌進蘇木體內,讓他瞬間恢復了清醒。

耳邊同時響起了鼓幸災樂禍的聲音:“你們這裏搞的挺熱鬧嘛!”

“哎喲臥槽,你們可算是來了。”

清醒了的蘇木,心中頓時大定。

你是神仙又如何?老子也能搖來神仙,誰死誰活,還他喵的不一定呢。

藉助鼓的神力,蘇木趕緊釋放出了一個個清心寧神的咒語,幫着凱文、林劍娥四人以及山膏恢復了神智,並用傳音術對鼓說:“快幫我幹掉他!”

可鼓卻說:“我也想要幫你幹掉他,但是……”

蘇木這個時候,沒空跟鼓討價還價,直接道:“要多少錢和酒?你開個價,我都答應!以後還能給你更好的酒!”

“你聽我把話說完,這不是錢和酒的問題。我才知道,你居然跟精衛還認識。你不厚道啊,認識我的老朋友,也不告訴我一聲……”

鼓說了幾句,意識到有點偏題,忙迴歸正事:

“我們聊了一下,覺得眼前這局面對你而言,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畢竟不是誰都有機會挑戰神仙,哪怕只是一個分身投影,尤其你剛剛結丹,打一場硬仗,對鞏固修爲有莫大的好處。

所以,上吧少年,我們會在後面給你加油鼓勁的!”

鼓說這番話的時候,心裏面在滴血。

你要是早點兒告訴我,幫你幹掉這個傢伙,價錢隨我開,我也不會同意精衛的這個提議啊……

本想看你小子遭罪受苦,沒想到我卻跟着吃虧,虧大了啊。

“加油你妹啊。”

蘇木恨得直咬牙:“我們跟他,就不是一個層次的,怎麼打?怕是上去就死。這一死,不是真死,也得變植物人。”

精衛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響起:“放心,有我和鼓在,不會讓你們死的,儘管去。”

“就是,就是。”鼓附和道,“要是你們將他幹掉,哪怕是分身投影,也相當厲害,還能夠獲得‘弒神者’的稱號喲。”

“……稱號你妹,又沒有加成效果。”

蘇木在心裏面吐槽。

不過,倒是可以拿來裝逼……

反正不會死,那就跟這個‘全知全能的主’打一場。

要真能把他幹掉,達成“弒神”成就,以後跟人吹牛,也不怕沒得成績炫耀。

這個時候,林劍娥四人和山膏,也都完全的恢復了神智。

本來準備要離開的‘全知全能的主’,察覺到了這一異常情況,不由的皺眉,再次“咦”了一聲。

這一刻的他,隱約感覺事情變的有些脫離掌控。

他盯着蘇木道:“你竟然能夠恢復清醒,還把其他人也給喚醒了?你身上除了從我信徒手中搶奪的神性物品外,還有其它的神性物品存在?”

蘇木沒有理他,全力催動靈力,激活了腳下的毒陣,同時從林劍娥四人喊道:“上!跟他幹!不要怕,我們死不了的!”

雖然不知道蘇木‘死不了’的信心從何而來,但凱文和林劍娥四人,還是決定相信他。

一方面是多次的同生共死,讓他們對蘇木很是信賴。

另外一方面,則是當前這個局勢,除了拼命外,別無選擇!

想活命,就得殺出一條血路!

林劍娥瘋狂的往口中灌酒,以提升實力。

這讓藏在暗處的鼓,看的那叫一個心疼:“這麼好的酒,讓她給喝了,實在浪費。”

同時也有些詫異,因爲他感覺,林劍娥所喝的酒,與蘇木賣給他的,好像有些不同?

喝飽了酒的林劍娥,打了個酒嗝,手結劍訣一招,被困在半空中的天干十劍,竟是掙脫了束縛,又往‘全知全能的主’攻了上去。

同一刻,顧冉惜拎着盾,大步流星的衝向了‘全知全能的主’,之前被壓碎的黃巾力士,再度於她身後,幻化成形。

林君傑也再一次的,演奏起了BGM,爲衆人提升實力,想要達到‘BGM一響,便贏定了’的效果。

至於凱文,則飛快的從伸展魔包裏,又拿出了多件價格不菲的限量版法器,跟在顧冉惜身後,一同衝向‘全知全能的主’。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藉助的那一件神性物品力量,擺脫了神音的影響,但你若是認爲,因此便可以反抗我,便是大錯特錯!你們的攻勢,之前對我無用,現在一樣無用。”

‘全知全能的主’搖頭冷笑,完全沒有將蘇木五人的進攻放在眼裏。

他扭頭看了眼四周,又說道:“至於你佈下的這個毒陣,勉強算是有點兒意思,可惜在我面前玩毒,你還是嫩了點。我不謙虛地說,論玩毒,我是祖宗!這天底下,沒有毒能夠毒得了我。”

就在他說話的這會兒功夫裏,蘇木五人的攻勢,已然轟到了他的身前。

忽然,‘全知全能的主’腳下踏着的冰蓮,綻放出了一片白光,不僅晃花了衆人的眼,也將他們的攻勢,悉數擋下。

“我說了,你們的攻勢,對我是沒有用的。現在,你們去死吧!”

一股凌冽的雪風吹過,如同是利刃一般,讓蘇木五人的腦袋,瞬間全都搬了家。

緊接着,雪風轉了個彎,又把山膏的腦袋,也給乾脆利落的切了下來。

鮮血噴涌而出,洋洋灑灑,如同是下了一場桃花雨。

“結束了。”

‘全知全能的主’輕聲說道,同時身影開始變淡,就要離開這個副本世界。

可就在這個時候。

幾個聲音忽然傳進了他的耳朵裏。

“哎喲臥槽,嚇我一跳。”

“剛纔的雪風是怎麼回事?怎麼一下子就切下了我的腦袋?”

“我沒死?真的沒死?哈哈,蘇老師沒有說錯,果然死不了!”

“怎……怎麼?!”

‘全知全能的主’瞳孔一陣收縮,盯着在一道道白光籠罩下‘復活’了的蘇木五人,表情十分精彩。

蘇木看到他的表情,嘴角一勾:傻逼了吧?老子們能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