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債主’上門

早在凱文示警時候,蘇木就開始佈置毒陣,將儲物法器裏的材料不停往外扔。

與他有着相同做法的人是林劍娥。

林師姐也在第一時間放出飛劍,令其懸於四周。

劍氣交織,劍光輝映,組成了一個純陽劍陣。

相比他們兩人,顧冉惜和林君傑的反應,就要稍微慢一點。直到聞見血腥味,才開始有動作。

看到蘇木和林劍娥居然搞出了毒陣和劍陣,顧冉惜眉頭一挑,意識到情況不一般,趕緊在撐盾的同時,開啓黃巾力士術,喚出了一尊黃巾力士,將所有人,都給保護在了金光之內。

然後她才問道:“不是人類?那會是什麼?”

凱文緩緩搖頭。他也不知道,來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他鼻子聞到的氣味,混亂且詭異,既帶着血腥惡臭,又有一股特殊的異香。說是一種生物,卻又像是好幾種生物的混合體……

如此古怪的氣味,是凱文以前從來沒有聞到過的。

林君傑見狀也不敢怠慢,拿出幾張符籙,往嗩吶、二胡等等樂器上面一拍,緊接着又拿出琵琶,抱在懷裏。

十指勾抹,不僅琵琶在響,嗩吶、二胡等等法器也在符籙的作用下,自行奏樂,形成了一首激昂的合奏曲,不僅給五人身上套了一個個的增益BUFF,同時還化作一股股強勁的聲浪,卷向四周。

然後……

就如石沉大海一般,沒了迴應。

如果不是凱文的魔寵被滅光,空氣中正瀰漫着濃烈的血腥味,林君傑肯定會質疑,是不是真的有敵人來襲。

但此刻他當然不會這樣懷疑,沉聲道:“來的是什麼我不知道,但絕對是一個高手,好幾層樓那麼高!連無形的聲浪偵測都能躲開,實在不一般。”

顧冉惜忍不住吐槽道:“學校什麼時候又偷偷往挑戰副本裏面塞東西,增加難度了?還連個通知都沒有,這不是坑人麼?玩不起還是怎麼的?”

林君傑呵呵笑道:“學校又不是第一次這麼坑,我以爲你早該習慣了。”

雖然遭遇了未知的強敵,但他們只當這個敵人,是學校搞的新boss,哪怕凱文說了來敵的氣味不似人類,他們也沒有太當回事。

畢竟副本就是幻境,除了他們以及扮演隨機boss的老師外,都不是人。

但蘇木卻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布好毒陣後,他立刻用靈識偵測四周,想要看看,來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林劍娥亦是如此。

她左手拿着酒葫蘆,右手掐着劍訣,靈識飛快的在四周掃過,尋找着隱藏在風雪裏的敵人。

聽到隊友們的議論,她忍不住接了一句:“來的不是人類?總不可能是鬼神吧……”

就在林劍娥此話出口之際,蘇木神情驟變。

事情恐怕還真是讓林師姐說中了,來的人,只怕真是鬼神!

因爲蘇木在這周圍,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強大、混亂、瘋狂且難以名狀……

正是古神的氣息!

類似的氣息,蘇木不僅是在危、鼓的身上見到過,同樣也在關押上古凶神的、疑似爲‘歸墟’的古怪空間裏面見到過。

在那個古怪的空間裏,每一個被關押在次空間裏的凶神,氣息都是如此,只是強弱與側重不同。

蘇木急忙提醒道:“大家小心!來敵很危險,極有可能並不是副本裏面的boss,而是外敵入侵!”

“外敵入侵?!”

聽到這話,隊友們都是一愣。

“什麼人會入侵我們學校的挑戰副本?”林劍娥皺眉,看了眼蘇木,心中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是生命學派的報復?他們不敢直接殺上門來,就悄悄對副本動手腳,想要在副本裏,搞出古怪?”

林君傑他們不知道這些內情,都在嘖嘖稱奇: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黑客攻擊?”

“我要是有這本事,搞什麼BOSS啊,直接提高爆率,打個小怪就爆出限量極品套裝的那種,它不香嗎?這人到底怎麼想的?”

“這還用問?他爆出裝備也拿不到好嘛。”

“這倒是……誒,難道是因爲這,讓他心懷怨恨,所以搞出boss追殺副本裏的人?靠,這哪裏是黑客,分明就是黃岡密卷的出題老師嘛!”

“別吐槽了,趕緊把這個情況匯報給老師,發現BUG可是有獎的。”

顧冉惜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便皺起了眉。

“怎麼了?”

“手機沒有信號。”

林君傑和凱文等人,急忙拿出手機一看,同樣都沒有信號。

“不應該呀,副本裏面的信號,不是已經全覆蓋了嗎?”

“被屏蔽了。”蘇木沉聲道。

來人既然是古神,要屏蔽副本裏的信號,簡直不要太容易。

好在他除了手機,還有另外兩個東西可以搖人。

蘇木趁着這個來意不明的古神還未現身,趕緊把精衛的石子和鼓的葫蘆,都給拿了出來。

這兩件神性物品上面,有精衛與鼓留下的神力與神念,讓蘇木可以憑此與他們取得聯絡……

也是在這個時候,蘇木心頭猛然出現了一個猜測:

“這個古神不會是被【影流之主】或者【鬼母骨珠】引來的吧?這兩件神性物品,都是從生命學派繳獲來的。尤其【鬼母骨珠】的前任主人左思明,還參加過生命學派的祭祀儀式,要是因此沾染上了他們‘主’的神力神念,被祂鎖定到我,完全是有可能的……”

想到這裏,蘇木的表情,變的越發凝重和緊張。

林君傑注意到了他的反應,有些不解。

“蘇老師,你幹嘛這麼緊張?就算入侵副本的外敵很厲害,也不用害怕吧?頂多是掛掉出副本,正好去給老師們彙報此事。”

“千萬不能有這樣的想法!”蘇木聞言大驚,趕緊阻止。“現在的情況與之前,已經完全不同。在副本裏面死了,很可能會真的掛掉!”

“啊?”林君傑被嚇了一跳,“這……不可能吧?”

凱文插話道:“蘇木沒有嚇唬你們,現在這樣的情況,在副本裏面掛掉,就算不死也會變成植物人,徹底醒不了的那種。類似的情況我曾經遇到過,你們可別不當回事。”

“那怎麼辦?”林君傑急忙問。

顧冉惜和林劍娥雖然沒有開口,但都有着同樣的疑問與着急。

蘇木是參與過副本設計的‘熱心同學’,對副本的情況很瞭解,說道:“學校對副本是有監測的,老師們現在肯定發現了副本異常,我們有兩條路可以選:一是幹掉入侵者;二是拖到副本被學校強制結束。”

“那就先打一下試試,打不過再守!”顧冉惜說,她雖然是主坦,卻有一顆進攻的心。

“打?守?對你們來說,都是癡心妄想。”

一個聲音從風雪中傳出,進到了五人的耳朵裏。

“在那邊!”

林君傑對聲音尤爲敏感,率先判斷出了聲音的來源。

他十指連彈,其它樂器紛紛和鳴,一首鏗鏘激昂、殺氣凜然的‘十面埋伏’響起。

曲聲化作千軍萬馬,捲起千堆雪,奔着說話聲傳來的方向,奔襲而去。

林劍娥猛灌了一大口酒,靈力噴涌而出,純陽劍陣爆發出一道道烈日般的劍光,化作一頭五爪金龍,張開了血盆大口。

凱文手握法杖吟誦咒語,他的飛劍,劍身上瞬間覆蓋了一層熊熊烈焰,如流星火雨一般,飛馳而出。

同時還拿出了各種名貴法器,既有神火飛鴉,也有別的限量版、高功版,攻勢如同疾風驟雨一般。

蘇木沒有着急用神性物品,一邊拿出大量的神火飛鴉,射出淬毒箭矢。

一邊祭出牀板飛劍,劍刃迎風漲,化作五十米大劍,劈頭蓋臉的砸向來敵。

顧冉惜沒有發動攻勢,而是全力催動靈力,構築防線,防備對方的反擊。

面對蘇木他們的集火攻勢,出現在風雪中的那個人,卻是絲毫不慌,只是擡起手一點。

強大的威壓從他指尖呼嘯而出,如同是山嶽一般,瞬間擋下了衆人的攻勢。

箭矢在半空中轟然碎裂成齏粉。

一把把飛劍,要麼是被鎮壓落地,要麼是被困在半空中,動彈不得。

至於音波攻擊和法術,則是直接消弭於無形。

這威壓,還直接壓碎了顧冉惜的黃巾力士,壓到了衆人身上,讓他們如同是揹負了一座大山,瞬間動彈不得。

神威如嶽!

衆人的腦海中,都閃過了這麼一句話。

這道威壓同樣也將風雪壓下,讓蘇木他們看見了來人的模樣。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身形略顯清瘦,穿着一襲錦衣,頗有些雍容爾雅。

他在風雪中每踏出一步,腳下的冰雪中,就會升起一朵雪蓮,托住他的腳。

看到這一幕,蘇木五人都在心裏面,異口同聲的罵了一句:真尼瑪會裝逼!

來人傲然而立,掃視五人,淡淡說道:“我講過的,無論是打還是守,對你們而言,都是癡心妄想。怎樣,沒有誆騙你們吧?”

“你是什麼人?”蘇木問。

來人輕笑:“當然是殺你們之人!”

蘇木又問:“爲什麼要殺我們?”

來人看了蘇木一眼,冷笑連連:“怎麼,想要拖延時間?沒有用的。我在這個副本里加了一把‘鎖’,你們的老師想要將它打開,可不容易。”

聽到這話,衆人神色齊齊一變。

唯有蘇木還保持着一分鎮定。

來人看着他,緩緩說道:“壞我之事,害我信衆,不殺你們,如何服衆?”

蘇木目光一凜:他果然是生命學派那個‘全知全能的主’!

“好了,閒聊結束,你們該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