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真·潛行無雙

方平等人在釋放了止痛術,緩過勁來後,又與留在傳送門外的裴竣、鄭志等人道別,方纔離開了副本廣場。

走遠後,方平回頭看了一眼,小聲道:“蘇木和林劍娥回來了,他們怕是要奮起直追。”

隊友們倒是不怎麼擔心。

“再怎麼追,也追不上我們。”

“就是,我們現在已經推到了玄冥面前,只要把他幹掉,這副本就通關了。”

“蘇木和林劍娥他們,連大風都還沒有打過,玄冥的首殺肯定是我們的,老方你不用緊張。”

方平搖頭道:“不能驕傲懈怠,我們回去就覆盤,商討對玄冥的打法,爭取成爲首個通關副本的隊伍。那樣不僅有大量獎勵,更是一份榮耀。”

隊友們見他認真,也冷靜了下來,齊齊點頭,表示認可。

自從他們的攻略進度排到第一,在學校內外便多出了不少粉絲,連老師都對他們高看一眼,甚至還有人因爲這脫了單。

如果能夠成爲首個通關副本的隊伍,他們的名氣無疑能夠變的更大,說不定還能被某位大牌教授看上,收作研究生。

這可是關係到將來的大事,不能不認真。

就在方平他們去積極覆盤,努力進步之際,蘇木等人則出現在了副本世界裏。

多日沒來,蘇木和林劍娥看着這白茫茫一片的冰雪世界,與炊煙裊裊的小村莊,還挺懷念。

兩人正感慨着,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近處。

林劍娥、顧冉惜和凱文三人立刻迎了上去,態度非常的熱情和積極。

這個說:“枳實,我給你帶了禮物,貂皮大衣最是保暖,快來試試。”

那個講:“你上次說,想要吃糖,我給你帶了好幾包,快嚐嚐,看喜不喜歡。”

還有一個人,厚着臉皮說:“一天不見,你有沒有想我?我挺想你了。”

三人一邊討好枳實,一邊還互相拆臺,不想讓別人與枳實有過多接觸。

說起來,在這段時間裏,有好幾個隊伍,因爲枳實翻了臉,散了夥。

以至於在學校的論壇上,不少人戲稱枳實是‘考驗友誼的試金石’。說要看幾人是不是真朋友,就看他們在枳實面前會不會打起來……

蘇木看到這一幕,輕輕點頭,暗道:隨着進出副本的次數增多,大家與枳實的感情越來越深,是時候推出枳實的符文手辦了……

枳實在應付了林君傑等人的熱情後,例行詢問:“你們這次來,是想要繼續先前的挑戰呢,還是從頭開始?”

顧冉惜、凱文和林君傑齊齊扭頭,看向蘇木和林劍娥。

“繼續之前的挑戰吧。”蘇木說。

林劍娥則點頭表示同意。

他們今天來下副本,不是爲了打小怪爆準備,而是爲了把進度往前推。

既然可以‘讀檔’,何必重開一局,費時費力呢?

枳實瞬間進入狀態,領着五人出了村莊,直奔大風所在的區域。

遠遠瞧見大風,蘇木示意衆人止步,匍匐在雪地裏,小聲說道:

“我看論壇上面的攻略,對付大風,有兩個關鍵點:一是要把它困住。

大風的速度極快,如果不能將它困住,攻擊再猛,也難以奏效。

二是要扛住它掀起的颶風。

尤其是在它受傷被徹底激怒後,掀動的風,威力非常巨大。

要是扛不住,直接就會被吹的皮開肉綻,一命嗚呼。”

林君傑、顧冉惜還有凱文齊齊點頭。

他們對蘇木這番話,深表認同,因爲他們之前就是這樣團滅過好幾次……

凱文附和道:“困住大風不難。我們之前過來的時候,有成功困住過它,但它掀起的颶風,真的是非常可怕,要是不能提前削弱它的實力,我們根本扛不住。”

顧冉惜則問:“你有什麼戰術安排麼?”

蘇木點頭,道出了自己的計劃:“你們先藏在這裏,等我信號。我先摸過去,看看能否給它下個毒,削弱一波,然後你們在過來,先困住它,再集火一波帶走,就按我們以前的配合打法來……”

林君傑皺眉問道:“你怎麼過去?土遁還是冰遁?大風的警惕性很強,對於雪裏、地底的情況,洞察的非常清晰,想要偷偷摸到它身邊,難度很高。”

蘇木沒說自己怎麼過去,只是道:“沒事,我先去看看,要是不行,再想別的法子。”

見他都這麼說了,林君傑等人自然沒有意見,紛紛說行。

反正最壞的結果,就是重進副本,現在又不需要排太久的隊……

蘇木沒有直接拿出【影流之主】,而是先施展出了冰遁,遁入到冰雪之中,朝着遠處的大風奔馳而去。

途中,他拿出【影流之主】並啓動,將身形從冰雪藏入到了影子裏。

大風再怎麼警惕,也萬萬想不到影子裏面有古怪。

同時,影遁相比土遁和冰遁,要更加的悄無聲息,隱蔽難防。

所以大風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人正飛速的摸到了它的身邊,還藏在影子裏對它撒毒,並且放出了一條白皙如玉的蛆蠱,從它的鳥屁股,鑽進到了它的身體裏……

遠處的雪地裏,林君傑他們正在緊張的等待着蘇木的信號。

“蘇老師怎麼還沒有信號傳來?也沒有動靜,下毒到底成了沒成啊?”

林君傑趴在雪地裏,伸長了脖子想要看到點動靜,卻什麼也沒有看見。

“不要着急,蘇木來之前,是看過攻略介紹的,應該清楚大風的情況,但他還是要去下毒,說明是有一定的把握,我們只需耐心等待就行。”

凱文一邊安慰,一邊從伸展魔包裏,往外拿出了一個個的魔寵。

地獄三頭犬不適合這個副本,一進來就會被凍的直哆嗦,實力發揮不出三成。

所以凱文拿出來的魔寵,都是能夠適應冰雪環境,甚至在這種環境裏面,還能有實力加成。

比如據說是有着芬里爾血脈的冰霜之狼,以及穿着非常清涼的雪妖等等。

又過了幾分鐘,四人終於等來了蘇木的信號。

他們耳邊,齊齊響起了蘇木的傳音:“動手!”

“下毒成功了?大風居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他是怎麼做到的?!”

四人很是驚訝,卻沒有一個人懷疑蘇木的話,都在第一時間,從藏身的雪地裏躍出,拿出各自的飛行道具,往大風衝去。

林君傑一邊飛,一邊還吹起了嗩吶。

高亢且尖利的嗩吶聲,把獵獵風聲都給壓了下去。

在給衆人套上了增益buff的同時,聲波還在不停的攻擊着大風的腦袋,讓它生出了陣陣的眩暈感。

騎在飛天掃帚上面的凱文,左手魔杖右手飛劍,口中快速的吟誦出咒語,一道道光芒從魔杖中綻放,命中了大風棲息之處的冰雪。

那些冰雪立刻化作了一條條巨大冰蟒,飛快的纏繞而上,捆縛住了大風的爪子,與林君傑的嗩吶攻勢一起,要將它困在。

顧冉惜啓動黃巾力士術,喚出巨大的披甲力士,給予自己力量上的加持,將盾牌用力扔出。

盤旋飛行的盾牌,就像是高速運轉的電鋸,帶有極強的破壞力與殺傷力。

林劍娥在御劍飛行的同時,提着酒葫蘆灌了一大口酒,擡手一拍劍匣,高聲念道:“白光納日月,紫氣排鬥牛——劍出!”

‘嗖嗖嗖嗖’的尖銳破空聲,自劍匣中響起,一道道的白光紫氣,飛射而出,直奔大風。

正在休憩的大風,忽遇驚變,被嚇了一大跳。

但是當它看清楚,過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這段時間,每天都會過來給它‘以身餵食’好幾次的‘食物’,頓時放鬆了下來,朝着林君傑他們,張嘴嘰嘰喳喳一通叫。

翻譯成人言,大風說的是:“就算你們不累,我一天吃好幾頓也撐着了,你們能不能稍微歇歇,也讓我喘口氣?不然我真怕沒有被你們幹掉,卻被你們給‘撐死’了。”

雖然抱怨,但大風並不想放過這羣人。

可是,就在它準備全力扇動翅膀,帶來颶風時,卻忽然感覺身體裏的靈力急速減弱,胸腹腔內的臟腑,還傳出了一陣劇痛。

就像是有什麼東西,鑽進到了它的肚子裏,在啃噬着它的五臟六腑一樣。

“啊——”

大風昂頭,發出一聲痛苦的悲鳴。

對於這樣的反應,顧冉惜和凱文他們再熟悉不過,都在驚歎:“蘇木(蘇老師)下的毒奏效了!牛逼啊,他下毒的本事又進步了,簡直是神不知鬼不覺!”

同時也在納悶,蘇木人在哪兒,怎麼沒有見到蹤影?

不過他們的攻勢,絲毫沒有受影響,都想着趁其病要其命,抓住大好機會,幹掉大風。

凱文和林劍娥等人的攻勢,瞬間就落在了大風身上。

中了毒和蛆蠱的大風,本來就遭遇重創,一身實力大跌。

而它的腦袋,又被嗩吶音波影響,處在昏迷狀態,身體則是被冰雪纏住,敏捷性大減。

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哪裏還能躲得過衆人的進攻?瞬間就被集火一波,打的遍體鱗傷,兩隻翅膀,更是生生被林劍娥的飛劍,給削下了一大半,鮮血如雨點般落下,染紅了周圍的冰雪。

沒等大風緩過勁,做出反應,幾道身影忽然同時出現在了它的身體周圍,拎着菜刀、飛劍,攻向了它身上,傷勢最重的幾個部位。

這幾個身影的攻勢,快、準、狠,瞬間就將大風大卸八塊,在雪地裏面擺放的整整齊齊,跟白斬雞的擺盤風格,是一模一樣。

大風在死前一刻,都還覺得難以置信:我特麼居然被‘食物’給幹死了?!

顧冉惜、林君傑等人,同樣是一臉錯愕:“我剛纔,似乎看到了好幾個蘇木(蘇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