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非 誠 勿 擾

聽到蘇木詢問,本來還挺高興的比翼鳥兩口子,情緒頓時變的低落。

它們啾蠻的說着,書精飛快的翻譯:“最近不止是咱們青城山修真大學,附近多個修真院校,都沒有比翼鳥孵化出來。”

蘇木的表情也變的凝重了起來,問道:“那怎麼辦?”

相親對於小比翼鳥們來說,可是終身大事!

要是沒有對象,它們連身體都不完整,別說飛,走動都難,只能靠獨腳蹦,一旦摔倒很難仔細爬起來,比沙灘上的母海龜還要慘。

書精道:“比翼鳥說,相親角是指望不上了,它們打算上相親網站看看,如果還是找不到合適的,就只能先給小雛鳥們,定製仿真配偶湊合着用了……”

蘇木驚訝不已。

仿真配偶這個能理解,霓虹那邊連仿真人偶,都能做的惟妙惟肖,極其逼真,做個仿真鳥不難。

蘇木雖然對馭獸專業的知識沒有太深瞭解,但他在學習丹醫知識的時候,就有發現,這個世界的人工器官,因爲融入了修真技術,很少有排異反應出現。

相信比翼鳥的仿真配偶,亦是如此。

只是相親網站,是什麼鬼?

在這個世界,還有專門針對異獸的相親網站?

聽了蘇木的詢問,都不用比翼鳥開口,書精便給出了回答:“連相親角都有了,出現相親網站,又有什麼好奇怪的?不僅是相親網站,電視臺還有相親節目呢……”

“那節目不會是叫非誠勿擾吧?”

“咦,您怎麼知道?您也有看?您喜歡哪個物種的女嘉賓?”

“我沒看過,就是隨口一猜……”

蘇木暗歎:地球上的相親節目,討論的都是女嘉賓類型,這個世界直接討論物種了……

書精安利道:“那節目挺好看的,您要有時間可以看看。幾年前還有個開啓了靈竅的綠茶精,在節目裏面說,寧願在限量版飛龍坐騎上面哭,也不想在低配的一級飛劍上面笑,引發了一陣轟動與熱議。不過後面有人說,那是節目組安排的演員。真真假假咱也不知道,權當個樂子看。”

蘇木一愣:這個故事,怎麼聽着有點耳熟?

說話間,比翼鳥兩口子飛到了小雛鳥跟前,翅膀一揚,拿出手機,飛快的點開了一個APP。

蘇木好奇的湊上去一瞧,還真是一個相親APP。

不僅可以在上面發佈自己的照片、信息與相親意向,同時還能搜索查看已經發佈了求偶信息的異獸的資料。

搜索的時候,不僅有地址、年齡、性別等常規選項,還有物種、級別之類,比較特殊的選項。

再看這個APP裏,那些相親求偶的照片,不是藝術照就是P的很嚴重——明明是二哈模樣的狗頭人,都能給P成金剛狼,一隻貓妖生生被P成了異獸猙……

看來‘照騙’這種情況,是不分國家與世界的。

比翼鳥兩口子很快搜索出了一些合適的小比翼鳥的相親求偶信息,拿給小雛鳥們看,讓這些小家夥激動不已,‘啾蠻啾蠻’直叫。

“它們在討論哪個鳥更帥、更漂亮。”書精的翻譯,簡單直接。

蘇木探頭看了一眼,感覺那些照片上的小比翼鳥,都長得差不多……

反正他是沒有看出哪個更漂亮、更帥。

比翼鳥兩口子,很快給APP上,合適的小比翼鳥,一一發去了信息。隨後又給小雛鳥們拍了照片,填寫資料信息,發到相親APP上去,以求能夠增大相親機率。

爲了孩子們的婚事,它們也是操碎了心,雖然是頭一回做父母,卻是蠻稱職。

蘇木看到菜貓和塗山冪冪幾個,都從廚房裏面跑了出來看熱鬧,便笑着問:

“你們要對象不要?要的話,我也幫你們在APP上面發個相親信息?你們怎麼說也是知名餐飲企業貓飯餐廳的主廚和重要員工,最關鍵的是還有個慷慨的好老闆,條件可以說是相當高……”

菜貓和塗山冪冪齊齊翻了個白眼,這個說‘沒興趣’,那個講‘不需要’。

毛筍也搖頭說不需要,青城山裏的醫學筍很多,它要找對象,根本不用上APP相親。

“我還年輕,暫時不用。”

見蘇木看向自己,另外一隻可憐的、不配擁有姓名的塗山狐和仙螺,也搖頭、搖觸手,表示不需要。

“那個,我們最最親密無間的好兄弟……您看,幫我發一個相親信息如何?它們對這事兒不感興趣,我有啊。”

蘇木回頭一看,在書精的封皮上面,居然是浮現出了一個害羞臉紅的表情。

書精:(*/ω\*)

“你不是一本書嗎?還需要對象?”

蘇木很驚訝,很想說你這樣子,找了對象怎麼用?難道是挨在一起摩擦?可要這麼說的話……那桌上放一摞書,又算是什麼?

聚衆那啥?

照這麼說,不少高三、初三的學生都該要抓起來,因爲他們的課桌上面擺滿了書,這可是犯了組織那啥罪啊!

書精萬萬沒有想到,蘇木的腦洞開的這麼快、這麼大。

它不好意思的笑笑說:“我又不是一般的書,我是書精。再說了,有句老話不是說書中自有顏如玉嗎?那就是我們書精自古以來的徵婚廣告。”

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書中自有顏如玉什麼時候變成書精的徵婚廣告了?你這樣亂用‘魯迅’的話,真的好嗎?

見書精是認真的,蘇木又問:“你爲什麼不在圖書館找?難道圖書館裏的書精,都是你的親戚?”

“那倒不是。”書精左右搖了搖,彷彿是在搖頭。“只是圖書館裏的書精,我們常年待在一起,實在太熟了,不好下手。”

蘇木道:“這倒也是,那我幫你拍幾張照片,發到相親APP上去。你既有公務員身份,又在知名企業裏面有兼職與補貼,條件可以說是很不錯,應該很受歡迎。”

書精封皮上面,立刻裂開大嘴,露出了一張激動的笑臉,連連說道:“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

蘇木很快幫它拍好照片,要上傳的時候,卻被它給攔住了:“我們的好兄弟,您幫我P一下再上傳啊。”

“這照片有什麼好P的?”

蘇木一臉錯愕。

書精在照片裏就是一本書,這要怎麼P?

P瘦還是P厚?磨皮還是瘦封面?

“算了,我還是去找塗山冪冪吧。”書精嘆了一口氣,“而且您這照片,拍的也不怎麼樣,一點兒沒有把我的身材展示出來。”

蘇木:???

我居然被一本書嫌棄拍照技術了?可你就是一本書,四四方方,哪兒來的身材?我就是想要把你拍的凹凸有致,也不行啊。

算了,等它去找塗山冪冪吧,我也省事。

蘇木搖搖頭,刪掉手機裏面書精的照片,揣起手機,再去看石桌上面的書,發現書上飄落了幾根羽毛。

是比翼鳥的羽毛。

“你們掉毛了?”蘇木一驚,扭頭問道。

比翼鳥的毛,與它們的身體、靈力等狀況掛鉤。所以看到掉毛,蘇木的第一個反應,是比翼鳥生病了?

書精去了廚房,毛筍便承擔起了翻譯的角色。

“比翼鳥說,它們的羽毛,每隔數年就會更換。另外在孵化出了小鳥後,也會掉毛換毛。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對它們的身體和靈力沒有傷害。”

“原來是這樣,嚇我一跳。”蘇木明白了,也放心了。

旋即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如此說來,這幾天裏,比翼鳥它們脫了不少毛?”

“是脫了不少。”毛筍點頭。

“那些羽毛呢?不會扔了吧?”蘇木慌忙問道。

比翼鳥的羽毛,可是能夠增進夫妻感情的。

不僅如此,單身狗要有比翼鳥的羽毛,告白成功率和脫單成功率,都能大大提升。

要不然,當初比翼鳥跟着文武斌去接蘇木和蘇葉的時候,又怎麼會被小區裏的大爺大媽們團團包圍,差點兒就變成無毛雞?

除了爲兒孫操心外,這幫大爺大媽們,未嘗不是想要再來個第二春。

所以比翼鳥的羽毛,真的是個好東西,要是能夠製作成飾品護符,無論是對修真者還是普通人,都有效果。

要是扔掉,就太可惜了。

還好毛筍說:“都收集着,放在客廳裏的儲物箱中。小葉子說了,這些羽毛,您肯定有用。”

“還是我妹妹懂我。”蘇木放心了,笑着說。

毛筍猶豫了一下,沒有告訴蘇木,小葉子後面還說了一句:只要是能夠賺錢的東西,我哥都不會放過。

蘇木吩咐道:“毛筍,你辛苦跑一趟,把比翼鳥掉落的羽毛送去工廠,讓他們抓緊時間,設計生產一批‘戀愛飾品’,趕在雙十一的時候,上架銷售。”

“雙十一?”毛筍聞言一愣,“那不是光棍節嗎?光棍節裏賣戀愛飾品,真的好嗎?”

蘇木呵呵一笑:“你沒有談過戀愛,不懂。在光棍節裏脫單,多有紀念意義。而且這樣的紀念日,保證不會忘。”

毛筍‘哦’了一聲,沒再說什麼,但心裏面在吐槽:說的好像你有談過戀愛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