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要不把蘇木解剖了吧

在場的老師和同學們,與蘇木道別後,或是返回自家院子,或是徑直去了圖書館。

返回自家院子的,多是還沒有學到觀想法的人,他們急着回去把蘇木講的知識點用筆記下,等以後開始學習觀想法,便可拿出來揣摩、研究。

急匆匆趕去圖書館的人,則是想要查閱資料,把蘇木所講的那幾個知識要點,弄清楚搞明白。

甚至有學生還自發成立了學習小組,相互討論,共同進步。這樣的學習積極性,讓他們的老師連連點頭,欣喜不已,連帶着對蘇木也是青眼有加。

這個消息還在第一時間,傳到了學校高層的耳朵裏。

其實在這個時候,文武斌和費鈺青等幾個副校長、系主任,以及老校長他們,正在開着一個重要的高層會議。

會議的主要內容,有這幾個方面:

一是通報此次剿滅生命學派行動的成果與收穫;

二是對幾個古神透露出的、與祕境以及基因研究有關的消息,進行討論,商定出大致的研究方向。

三是對危要的研究資料,到底是給與不給、給多給少,展開磋商。

說起來,學校高層們討論的這些事,都與蘇木有着一定的關係……

在討論完了其中一個議題時,費鈺青收到了下面老師們的彙報,並把這個情況,告知給了會場裏的衆人。

“蘇木觀想日月,引動了日月共鳴,讓宿舍區裏,彷彿有日月交替出現?老費,你這消息是真的嗎?蘇木他什麼時候學到觀想法了?”

第一個出言詢問的,不是別人,居然是文武斌。

費玉清沒好氣地說:“你問我?蘇木不是你這一系的學生嗎?他的學習情況,你難道不應該是最清楚的嗎?”

文武斌撓頭,嘆了口氣,訴苦道:“你們不知道,蘇木的學習進度很難掌握。他學任何知識,都學的離譜。往往是你一講,他就懂了,還懂的比你深、比你多。攤上這麼一個學生,我和徐月都很心累。”

衆人聽到這話,齊齊翻了個白眼,沒給文武斌好臉色。

包括老校長都是如此。

你文武斌這是在訴苦?我們怎麼覺得你是在炫耀?

一位副校長更是當即冷笑道:“老文,你如果覺得心累,可以把蘇木轉到我的門下,我就不怕他學得太快。”

有人帶頭,其他人紛紛跟着起鬨:

“沒錯,你要是累了,不想帶蘇木,可以轉給我們帶嘛,我們不怕累。”

“還是讓我來幫你分擔這份苦差吧。你也不用謝,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幫助別人。”

“老文,你和徐月既然心累,就好好休息,別累壞了自己。蘇木這樣的學生,交給我們來教就行了,你不用操心。”

文武斌氣的直咬牙:老子裝個逼容易嗎?你們不配合就算了,還要拆我的臺,挖我的角?

他氣急敗壞的說:“我不用操心才怪!你們這些老家夥,都不是好東西,一天到晚就知道惦記我的人,滾滾滾,都滾!”

會議室裏爆發出一片鬨笑,空氣中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費鈺青在這個時候,幫文武斌解了圍。

“我剛纔查了一下,發現蘇木今天有從圖書館裏面,借閱《觀想法理論基礎與技巧詳解》,以及另外一些與日月觀想法有關的書籍與資料……”

他手一揮,一片光幕出現在了衆人眼前,列出了蘇木今天借閱的書籍與資料名稱。

看到這些,衆人一愣,哄笑聲隨之停歇。

一位副校長微微皺眉,遲疑的說:“老費,你不會是想說,蘇木是今天才開始學習日月觀想法吧?”

“這不可能吧?”

一個系主任提出質疑:“觀想法我們都學過,也都教過,應該知道,初學者是不可能在一兩天內就入定觀想成功的,更不要說是引發共鳴、化身日月了。”

衆人齊齊點頭,都很贊成這位系主任的話。

觀想法雖然不算太難學,卻也不是一天內就能學會,並且做到這種程度的。

唯有文武斌搖頭道:“你們懂觀想法,但是不懂蘇木。我可以肯定,在今天之前,蘇木是不會觀想法的。”

衆人來了興趣,知道文武斌雖然有時候會表現的不靠譜,但在這種事情上面,卻是不會亂來的。

“說說你的理由。”

作爲頭號蘇吹的文武斌,當然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幫着蘇木裝逼的機會。

“你們會覺得不可能,是因爲沒有見過蘇木的學習速度。

我告訴你們,蘇木之前學法術、丹方和毒藥知識,再複雜深奧,也是一學就會。連結丹法也是自學掌握,還不用專門的結丹室,直接在大巴車上就結丹成功,當真是又快又好!

而且蘇木對修真理論知識的掌握程度非常高,有理論支撐,他學什麼都能無往而不利!

你們再看他借閱的書籍、資料,從理論到實操,從基礎到進階,剛好是由入門到精通的一整套。如果他以前學過觀想法,何必這麼麻煩,直接從進階開始學起,不是更好?

綜合種種因素,我斷定蘇木確實是在今天,才學會的觀想法,並且是一學會就巔峯!”

衆人在聽了文武斌的話後,陷入沉默。

片刻後,聶隱娘率先頷首感嘆:“文副校長的這番說法,不是沒有道理。”

費鈺青補充道:“從蘇木在圖書館裏借閱藏書的記錄來看,在今天之前,他確實沒有借閱過與觀想法有關的書籍。”

一個副校長感慨道:“如此強悍的學習能力,實在可怕!用現在年輕人的話來講……叫什麼來着?哦對,開掛。”

廖叔安點頭贊同:“或許蘇木這小子,真的是開掛了。”

對於‘蘇木開掛’,他比這裏許多人都更有體會……剛剛結束的任務,蘇木不僅立下大功,更是力挽狂瀾。

有人看了眼文武斌,開玩笑的說:“那要不要把蘇木解剖了,做研究,看看他到底是開的什麼掛?”

衆人齊齊笑了起來。

“解剖蘇木?你不怕老文跟你拼命啊?”

文武斌配合的撩起衣袖,露出了肌肉。

那人見狀也笑了,說道:“只要老文不用毒,我還是不怕他的。”

文武斌不屑的說:“你以爲不用毒,我就沒有攻擊手段了?告訴你,我們丹醫怎麼說也是拿刀混飯吃的。我們的刀能救人,也能殺人。”

那人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從古至今,好多丹醫不僅能夠當奶媽,同時還是主T、輸出……比如寶芝林的黃師傅。

他果斷的不吭聲了。

費鈺青嘆道:“學校裏面有了這樣的好苗子,誰要是敢打他的壞主意,別說是老文,我們也要跟丫拼命!我們老了,青城山乃至這方世界的未來,都得靠這些好苗子。”

這話引得一干學校高層齊齊點頭。

當然也有不服老的。

但不管服不服老,有一點卻是他們都認可的——青城山乃至這方世界的未來,都是寄託在了蘇木、林劍娥等年輕一輩的好苗子身上。

他們這些老家夥能做的,就是讓這些好苗子,儘快盡好的成長起來,爲他們保駕護航。

所以誰要是敢打蘇木、林劍娥等好苗子的壞主意,真可能會惹得他們去跟丫拼命。

而在聽說,蘇木打算在輔導班裏開設觀想法的課程,這些學校高層也動了心。

“他要真在輔導班裏,開設觀想法的課程,我都想要去聽一聽,看看他到底是用的什麼方法,將觀想法學的是又快又好!”

“我還記得當初他築基成功,寫了幾篇關於築基和修真理論基礎的文章。那幾篇文章寫的是相當精彩,讓我看了後大有收益。老文能夠晉升半神境界,這幾篇文章也是幫了不小的忙吧?”

文武斌點頭道:“確實如此,那幾篇文章讓我悟通了好些問題,爲突破打下了堅實基礎。說起文章,蘇木之前給我提過,他會把自己結丹的經驗也總結成論文,到時候大家可以多多關注。”

這一刻的文武斌,儼然是化身成爲了蘇木的忠粉,在幫他的‘新專輯、新作品’,安利打榜做宣傳……

而學校高層們一聽,都動了心。

蘇木之前的文章,他們都有看過,確實寫的很不錯,讓他們得到了一些收穫。

這一次蘇木要寫關於內丹的文章,再結合觀想法的輔導課程……說不定,能讓他們得到更大的收穫。

於是紛紛議論了起來,讓會議的話題徹底跑偏。

老校長不得不親自開口,把跑偏的會議拉回到正題上:“好了好了,先開會,把議題討論完了後,再聊這些也不遲。”

頓了頓,他又扭頭,衝文武斌說:“蘇木的論文,你要催着點。寫出來後,記得在第一時間拿來給我看。”

“還有我。”

“老文,到時候記得拷貝一份給我啊。”

“我們這麼好的交情,不可能沒有我的一份吧?”

“我對結丹很有研究的,說不定能夠給他的文章,提供幫助。”

衆人紛紛開口套近乎,讓文武斌驕傲、得意的不得了。

有蘇木這樣的學生就是好,時刻可以裝逼。

雖然蘇木還沒有正式成爲他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