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想學啊?報班吧!

香爐裏面的凝神定魄香早已燃盡,只剩一爐香灰,這讓蘇木有些詫異。

因爲在以前,無論是阿米婭,還是菜貓或者塗山冪冪他們,都會在藥香燃盡之際,及時的更換上一根新的藥香。

怎麼今天,他們沒有來及時更換藥香?

這個態度不積極呀。

好在沒有給蘇木觀想日月拖後腿,他也就沒有多想,也沒詢問,擡手給自己放了幾個檢測檢驗法術,同時用內視法,查看神魂。

蘇木高興的發現,因爲以身試蟲而受損的神魂,在觀想過日月後,有了明顯的修復,相信再來幾次,便能徹底痊癒。

到了那個時候,再練觀想法,對神魂就是淬鍊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事情,也讓蘇木非常驚喜——他的內丹居然也在觀想完了日月後,得到了強化與提升。

全新版本的日月觀想法,不僅可以淬鍊神魂,還能養煉內丹!

這可是意外之喜了。

再看檢測檢驗法術給出的各項數據,都非常不錯。

蘇木滿意的點了點頭,撤去了這些法術。

扭頭卻看到,在新鳥窩所在的院角,不知什麼時候居然是出現了一個竹籠。

不僅如此,在竹籠上面,還覆蓋有好幾個防禦類的法術。

“這是什麼情況?”

蘇木有些驚訝,再看院子裏,一個人也沒有,便叫道:“菜貓,毛筍,你們人呢?”

‘嘩啦’一聲,竹籠打開,覆蓋在上面的防禦法術也被撤去。

菜貓、塗山冪冪還有毛筍他們,都從竹籠裏面冒了出來。

蘇木皺眉,不解的問道:“你們不幹活,弄個竹籠躲裏面做什麼?跟人玩躲貓貓呢?”

塗山冪冪哼了一聲,委屈地說:“還不都是你害的。”

蘇木詫異道:“我害的?這關我什麼事?”

塗山冪冪解釋說:“你剛纔一會兒變太陽一會兒變月亮,搞的我們忽冷忽熱,實在難受。菜貓老師和毛筍,怕我們與比翼鳥的孩子被你搞出病,才弄出了這麼一個‘安全屋’……”

蘇木聽完,既驚訝又難以置信,問菜貓他們幾個:“我剛纔觀想日月,真搞出了那麼大的動靜?”

“真的。”菜貓點頭,言簡意賅。

“我還以爲您剛纔,是真的化身爲日月了呢,真的是太厲害了。”

毛筍這話就說的就有水平了,既描述了剛剛的實情,又誇了蘇木,拍了馬屁。

蘇木嘖嘖稱奇:“看來這個全新的版本,真不是一般的厲害啊……”

他們正說着,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蘇木沒有着急開門,而是問:“毛筍,外面是誰?”

毛筍的身體雖然在院子裏,卻留了一片竹子和竹筍在院子四周,這些便是他的‘監控天眼’,讓他能夠隨時看到外面的情況。

“敲門的是幾個老師,但在院子外面,還圍了一大羣同學。”

毛筍把外面的情況,簡單的講了一下。

蘇木眉頭微挑,大概猜出了原因。

“看來我剛纔鬧出的動靜,比想象中的還要大,連老師們都驚動了。”

“毛筍,開門。”他吩咐道,起身走向了院門。

院門“嘎吱”一聲開了,蘇木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幾個老師,以及不遠處,圍聚着看熱鬧的同學。

敲門的人,是蘇木他們這一屆學生的輔導員楊琳。

她看着蘇木,目光有些複雜。據她所知,蘇木的修爲已經到了三級,跟他不相上下。

想想剛入校時的蘇木……

才短短幾個月而已,這小子的修爲,就跟大母豬吃了增肥劑一樣,蹭蹭蹭的漲,太他喵的嚇人了!

而今練個觀想法,居然也搞出這麼大動靜,引動日月共鳴。

想想自己,雖然也學過觀想法,卻從未得到這樣的效果……

人與人,真的是沒法比!

幸虧楊琳還不知道蘇木已經突破到了四級,煉出了內丹,否則心情會更加難受。說不定,就會像當年的林君傑對她一樣,對蘇木避而不願見了。

深吸一口氣,穩定了心神的楊琳,開口問道:“蘇木,剛纔是你在觀想日月?”

“嗯,是我。”蘇木有些不好意思,道歉說:“楊老師,還有各位老師和同學,影響到你們實在不好意思,我也沒有想到觀想日月的動靜這麼大,以後我儘量不在宿舍區裏練這個功法。”

然而,老師和同學在得到了他的確定答覆後,並沒有怪罪他的意思,都在嘖嘖稱奇:

“真的是你在觀想日月?”

“剛纔驟冷驟熱的動靜,真是你搞出來的?臥槽,牛逼啊!”

也有人試探着問:“那個,我買製冷服務的錢,你看能不能給報銷一下?”

更有人在感嘆:“看來你的綽號,還得再變一下。青城第一快男,已經不足以形容你了,應該改成:青城山精通冰火兩重天的第一快男!”

蘇木聽到這個綽號,臉都黑了。

師姐呀,你說的這個綽號,是認真的嗎?我怎麼感覺這像是牛郎的綽號呢?青城山是哪裏的會所?

除開這些外,還有人發問:“蘇木同學,能給我們講講,你是怎麼在觀想中,引動了觀想物的大共鳴嗎?”

發問的這些人,本來沒有抱希望蘇木會答覆。

這種技巧,說是祕法也不例外,誰會輕易告人?

沒見蘇木對要求他報銷製冷費用的話,都置若罔聞嗎?

這些人不過是抱着‘萬一呢’的念頭,隨口一提,想要碰碰運氣。

萬萬沒想到,蘇木在聽到了他們的話後,竟然笑着點頭:“當然可以。”

嗯?!

院門外的師生,聽到這句話後,瞬間一靜。

蘇木說他願意講?

臥槽,真的假的?

大家都覺得不敢相信,正想追問,蘇木已經講了起來:“先這樣……再那樣……然後這樣……就行了。”

蘇木雖然沒有細說,卻拋出了好幾個乾貨。

在場的師生都是聰明人,自然聽得出好壞,知道蘇木講的這幾個內容,都是非常有料的。

完了後,蘇木還問:“怎麼樣,聽懂了嗎?”

“懂了懂了。”不少人都在點頭,感覺蘇木剛剛講的那些內容,聽上去很簡單嘛。

甚至還有人,迫不及待的就開始嘗試,想要按照蘇木所教進行觀想。

然後……他們全都失敗了。

並非蘇木講的內容不對,而是他們沒有學到、學會。

這些內容看似簡單,實際上很有難度。在場的師生們覺得自己好像是學會了,但真實的情況,卻是差得甚遠。

蘇木早就料到了這一情況,要不然,也不會答應的這麼爽快,直接就把乾貨拋了出來。

見師生們嘗試失敗,他安慰道:“這幾個知識點是有些複雜,我想給大家細講,卻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講清楚的。大家下去後,可以多找幾本觀想法的理論書籍看看。只要理解了它們,在觀想法上必定能有大進步。”

衆人齊齊點頭。

雖然沒能真的理解、掌握這幾個知識點,但他們都是識貨的,知道這幾個知識點非常核心,屬於必背考點的那一種。

同時他們也覺得,蘇木能把這幾個知識點講出來,已經是殊爲不易。

他們也不能厚顏無恥的,要求蘇木把這幾個知識點,掰開揉碎了細講……真要那樣,就太不要臉了。

所以,在記下了蘇木的話後,他們便紛紛感謝。

蘇木擺手,笑着說:“不用謝,大家都是一個學校的。”

頓了頓,他又補充道:“如果大家實在理解不能,可以報我輔導班的課程,我會開幾個觀想法輔導課的。”

師生們又是一愣,甚至有些懷疑:蘇木該不會是故意拋出這幾個知識要點,好吸引他們上鉤,去報輔導班的課程吧?

不過蘇木的輔導班,名聲已經打出來了,絕對的貨真價實。所以他們倒也不生氣,反而還在琢磨,如果真的無法理解這幾個知識點,或者理解不好,就去報個班……

花錢就能學到真本事,是很良心的了。

蘇木打了一波廣告後,就問衆人還有沒有別的事。

大家也不好意思說有……

蘇木都教了幾個知識要點了,還想怎麼樣?

連那幾個之前嚷嚷着,想讓蘇木幫他們把製冷費用給報銷了的同學,也不再提這個事。

相比一點兒製冷費用,蘇木講的這幾個知識要點,無疑是要貴重的多。

楊琳說:“沒事了,你好好休息。以後如果再要觀想日月,別在院子裏。學校裏面有專用的觀想室,裏面布有法陣,能讓人更好的進入狀態……”

說到這裏,她想起了蘇木搞出來的大動靜,尬笑道:“當然,這對你而言,可能沒什麼幫助。”

蘇木態度極好,點頭應道:“謝謝老師,我知道了,以後我會去觀想室,不給大家添麻煩。”

看到他這樣子,老師們感慨萬千,都覺得這真是好學生的典範:

天賦高、成績好,偏偏還非常的謙虛,最關鍵的是很聽老師話。

簡直就是老師們夢寐以求的好學生模板啊!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蘇木這會兒,正在心裏面想着:“確實不能在院子裏面觀想日月,搞的菜貓他們都不能下廚,得損失多少錢啊?很虧的好嘛!”